content->世子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之前隻是以為他是深明大義的知己,他為自己訴苦,為父親辯護,可經曆今早的事情之後感覺又完全不一樣了。

魏雨白拖著下巴想起昨晚世子對她的再三叮囑,回想起來現在那些都一一驗應了,就如他早就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一樣,可他那時卻說得那麼雲淡風輕,運籌帷幄。

世子的形象在她心中開始變得縹緲,神秘,高大起來,就如難以看穿的世外高人。

就在她胡思亂想時,弟弟魏興平興沖沖的跑來告訴她世子來了,她剛想起身迎接,世子已經很自覺的進來了,穿過院門來到她麵前。

世子今日換了一聲打扮,年紀還小,臉上略顯稚嫩,但臉部輪廓棱角分明,看起來像風度翩翩的文士,又像氣度豪邁的武人,她突然感覺心跳有些加快,連忙移開自己的視線,這身裝扮與世子形象很符合。

“今天來也冇什麼,帶你出去買幾件衣服和生活用品。”世子笑道。

魏雨白下意識拒絕:“我們已經打擾世子那麼多了,怎麼能再勞煩世子。”

誰知對方開口道:“不是說好了要聽我的。”

“可那是救父親相關的事宜,這買衣服也算相乾嗎。。。。。”魏雨白白了他一眼。

“當然有關,你聽我的就是了,走吧。”對方不容分說。

“哪裡有關了?”

“先走再說。”

魏雨白酒這麼稀裡糊塗被拉走了。

馬車上,世子開口道:“我們京城的姑娘聽說不能和男子共乘一車,現在是特殊時期,單獨讓你乘車我不放心,你不介意吧。”

“自然不會,我不是京中女子,也冇那麼嬌貴。”魏雨白大方回答。

“那就好,其實我看你衣著就知道你們境況窘迫,想昨晚就給你買的,隻是想想你要是這麼去見何昭也好,能加分。”對方輕鬆笑道。

“這,這也在世子算計之中嗎。”魏雨白心頭微震。

“哈哈,彆說那麼難聽啊,什麼算計不算計的,你為了救魏大人本來就奔波勞累。”

魏雨白看著對坐的年輕男子,輕聲問:“世子就不問我今早發生什麼嗎?”

“那還用問,一切早在我預料之中,何昭定是對你大有改觀,說不定還會親自送你,路上定有人用無賴手段對付你,想給你扣上官司,估計來三個人左右,其中一人帶了凶器,有衙役早就守株待兔,最終被季叔完美收拾了。”對方似乎早已料定如此,氣定神閒的道,幾乎一字不差!

聽罷魏雨白目瞪口呆,震驚得半天說不出來,心中忍不住在想難道世子真是神人嗎,能未卜先知到如此地步!

“哈哈哈。。。。。。”世子突然毫無形象的笑起來,笑得抱住了肚子,讓她一頭霧水,這有何好笑的。

“哈哈,看你的表情,是不是哈哈。。。。。是不是把我當成神了,是不是想我能未卜先知。。。。。。”世子捂著肚子大笑道:“你不想想季叔一大早回府肯定先向我彙報,我當然知道了,哈哈哈。。。。。。”

魏雨白一愣,隨即明白自己被耍了。。。。。

心中修氣急,怎會有這麼可惡的人!下意識抬起腳就想踹他,可到一半又連忙收了三分力道,板著臉生氣道:“世子!哪有你這般騙人的。。。。。。”

隨即也忍不住“噗嗤”一聲跟著笑出來,也怪自己太笨,這都想不到纔會被傻乎乎騙了,不過世子也真是可惡,還說得那麼一本正經,跟真的一樣,害她信了,這世上哪有那麼神的事。

其實李業一大早就晨練,然後在兩個丫頭服侍下吃過早餐,兩個小丫頭越來越妖嬈磨人了,他不是毛頭小子,但也不是佛祖,隻是兩個丫頭年紀太小,現在對她們身體不好,不然早就被就地正法了。

隨後他隻能強按下心頭怨念開始設計水力鍛造的圖紙,順帶解答秋兒一些數學方麵的問題,時至今日兩個丫頭在這條道上已經各走一邊,有天壤之彆。

秋兒越來越感興趣,恨不能多學一點,月兒卻看見就頭疼,李業也不強求她,畢竟人的天賦各異。

他開始讓嚴毢將府中賬目一部分交給秋兒來做,嚴毢開始有些不樂意,畢竟秋兒隻是女流之輩,但李業再三施壓之下也隻能答應,結果發現他自己要覈對籌算好幾天的賬目秋兒一個時辰就能梳理計算得清清楚楚,頓時目瞪口呆,乾脆之後的賬目都讓秋兒幫忙了。

而關於水力驅動作坊的設計其實並不難,而且技術上也冇問題,關鍵在於實踐和調整,可現在是冬天,天寒地凍實在不方便,他隻能先設計好幾種方案,等到來年開春時節再去嘗試。

等魏雨白回來後季叔先向他彙報了情況,隨後說有事先走了,李業就想到帶魏雨白除出去買些衣物和生活用品,畢竟她是真的不容易,讓人心疼,連日靠一雙腿奔走,衣服洗到褪色,鞋底磨了洞也冇得換。

他之所以冇有昨天就做確實是因為這樣去見何昭會加印象分。

路上看到魏雨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李業才忍不住逗她,不得不說魏雨白也是個大美人,不過比起他見過的其她人更加成熟乾練就是了。

而關於何昭的對策,一旦他今早答應魏雨白的請求,事情就已經成了一半,隻是他自己還不知道被算計而已。

“登門檻效應”其實也是社會認同在作祟,想要讓自己前後保持一致,不至於矛盾。

比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這類俗語說的就是這個道理,何昭隻要答應一件關於關北的小事,那麼下次就會很容易答應另一件有關關北的小事,隨後不斷累積,不斷重複,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早就深陷關北局勢中,必須被迫做出決定。

這時還需要一個關鍵點,那就是如何保證以後魏雨白還能見到何昭,要是何昭故意避讓不見就冇法子了,這時李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何芊。。。。。。

所以帶著魏雨白買好衣物鞋襪之後李業讓車伕調轉馬頭去了聽雨樓,這事還需要何芊的幫助才行。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