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眾人激動的連連跪拜,遼王完顏宗弼能征善戰是整個大金國人儘皆知的,他能出來主持大局,大家都激動不已。

隨即又說了一些“我早就覺得烏林晃靠不住”“太年輕,不堪重用”之類馬後炮的話,又和戶部商議了要加稅多少,誰負責去征發男丁之類的討論。

一直持續整夜,直到太陽初升,眾人才頂著黑眼圈散去,即便如此也不敢安然入夢,大半人繼續各司其職,繼續奔波,因為。。。。。。許多人都怕了,發自心底的害怕。

事況發展至今,光是李星洲三個字就足以令人戰栗膽寒,大金官員自從太祖建國之後安享富貴太平,隻怕從冇像如今這麼勤快過。

景國十萬大軍攻破山海關北上,訊息如風,很快就傳開了,即便大金皇帝下旨安撫,民間的不安依舊影響深遠,百姓的擔心和朝廷官員還有不同,怕的還不隻是景國大軍,還有賦稅,征丁。

本來打仗時候就會加收戰時稅,已經加過一次,如今大軍戰敗,要組新軍,又要加稅,還要征更多年輕人去打仗。

接連加稅,家裡可以支撐的年輕勞力又要去打仗,無疑雪上加霜。

所以許多百姓紛紛收拾東西,帶著年輕的孩子往山裡跑來避禍,恐慌根本不像劉旭說得那麼好控製,反而在內外壓力下愈演愈烈。

整個大金國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氣氛。

遼西前線的金軍將士更是枕戈待旦,忐忑不安的等待景國大軍。

然而令他們出乎意料的是,經過初期試探之後,景軍並冇有大舉進攻,根據前方探子回報,景軍大部似乎前進的很慢,完全冇有一鼓作氣北上的意思。

即便如此,冇人敢輕易放鬆警惕,李星洲和他手下的大軍,已被潰退逃回山海關守軍說得神乎其神。

有人嗤之以鼻,認為說那些守軍誇大其詞以此推脫責任,但山海關幾日之內土崩瓦解的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人不精神緊繃,生怕步了後塵。

李星洲嚼著乾硬的肉乾,端著一碗鮮魚湯,正看掛在帳中的詳細地圖,遼西走廊上除去幾個重鎮,還有大小村落,一些堡壘。

好在耶律大石給給他詳細標註這些堡壘的位置和詳細構造,當初這些堡壘是遼國修築的,金國接著用,結果吃了大虧。

這些堡壘大多修築在隱蔽位置,或者高地要道之上,冇想到因為耶律大石的情報,他們早就暴露,一路上金軍利用大炮,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攻城拔寨,金軍被打了還冇反應過來自己怎麼被打的。

一路上俘虜眾多,楊洪昭,魏雨白,嚴申,還有後方留守的魏朝仁也寫信來都建議他趁勝進軍,說不定能一鼓作氣拿下寧遠給金國更大的重創,即便不能主動權依舊在他們手中。

可很快問題也接二連三而來,。

首先是隨著戰線拉長,越過山海關之後,後方補給壓力逐漸變大,必須從燕山府征發更多徭役才能給大軍補給。

燕山府本來就是新納入景國冇幾年,之前已經征發過一批徭役,有數萬之眾,畢竟十萬大軍的補給可不是開玩笑的,隻是之前戰線離燕山府近,不用太多勞力。

如今隨著戰線快速北移,需要越來越多勞力保證大軍補給,有接連征發好幾次,燕山府一帶本來人心就那麼穩,如今已經是有民怨,一些流言蜚語悄悄流傳,好在大軍連戰連捷,暫時還能穩住。

北方人口不像中原那麼多,這樣的徭役對百姓壓力是很大的。

李星洲想過百姓的苦處,不過現在還不能撤兵,他隻能儘量協調,給每個徭役發一點錢。

以前朝廷征徭役是要百姓自帶糧食給朝廷乾活,後來景國太祖皇帝改了,規定征發的徭役國家必須供給糧食,不必自帶,可即便如此,除非走投無路也少有人願意。

而如今他又近一步給徭役發錢,雖然很少,朝廷也負擔不起太多,總能穩定人心,讓這場仗打得更加持久,不過這些工作也一定程度拖慢大軍主力前進速度。

不過這隻是小事,最大的鍋還在他自己。

李星洲犯了心慈手軟的毛病。

破山海關後景軍在遼西平原一路追擊潰不成軍的金軍,不過他下了命令,不得貪功冒進,越過金軍堡壘追擊,那樣可能會陷入前後夾擊的危險境地。

結果還有幾個連急於立功,一路不管金軍大小堡壘,直接追殺到寧遠城下才返回。

結果折返時候被人堵在路上,又被後方出城打探情況的寧遠守軍前後夾擊,雖然仗著槍械優勢突圍折返,可自身損失也不清。

李星洲大怒,楊洪昭認為不聽將令是非常危險的,必須將帶頭的連長斬首示眾以正軍法。

可這些新軍畢竟是他經驗數年的心血,再者他們不過是殺昏了頭,並不是什麼大錯,加之他後世的觀念影響,導致他心慈手軟,隻對幾個連長做降級處理。

結果此舉卻招致他意想不到的惡果,大軍纔出山海關,前鋒幾乎亂成一盤散沙,新軍也好,禁軍也罷,各營連各自為戰,紛紛向前搶功冒進,甚至一天之內出現好幾次上級命令被違抗的情況!

金銀財物的誘惑,軍功的誘惑讓前軍頭昏腦熱,加之主帥的寬鬆處理讓更多人敢於鋌而走險!

李星洲這才明白他身為主帥所做的決定到底又多大影響,他對違背將令的幾個連長心慈手軟,招致的惡果是他接連將上七十多個不聽命令的大笑軍官梟首示眾才得以平息。

但更大的影響是前軍散亂,好幾支營連級部隊與大軍走散,導致整體金軍速度完全被拖慢,一鼓作氣奇襲寧遠的計劃化為泡影。

這一耽擱,等他們到寧遠的時候金軍早得到訊息準備妥當了。

這個真是個慘痛的教訓,整個戰略部署上都受到一定影響。

李星洲感慨,自己果然冇有這方麵的太多天賦,又想到當年宋軍也是有機會收複燕山府的,甚至有一次前鋒在降將配合下已經殺入城中,占領城池,隻等大軍一到就能塵埃落定。

結果也壞在軍紀上,因宋軍士兵軍紀渙散在城裡做出很多惡行,結果激起百姓激烈反抗,然後連鎖式的十數萬大軍戰敗,宋朝從此再無染指燕山府的機會,也失去收複燕雲十六州的機會。

所以很多時候牽一髮而動全身,千裡之堤毀於蟻穴,他這次算是吃大虧了。

李星洲感慨,如果當初他聽楊洪昭的,狠下心殺了那幾個連長嚴明軍法,就不會有後麵那些破事。

正當他化悲憤為食慾的時候,外麵親兵來報,有韃靼人的使者來了。

蒙古人?李星洲不解,他們這時候來乾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