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夜色已深,金碧輝煌的大殿中卻燈火通明,四角都是旺盛火盆,北方寒意比南方來得早,似乎唯今夜更甚,故而又有小太監多加幾盆火。

朝中稍有權勢的大臣貴胄悉數到場,人影紛亂,言語嘈雜,竊竊私語中透露一股難掩的不安,燭影紛亂,正如搖曳人心,時不時有心懷鬼胎之人默默退場。

劉旭靜靜看著這一切,他明白許多人開始各有打算,但大多無非悄悄趁夜安排自家子弟往東走。

此事他阻止不了,便隻能默默看著。

他心中也很不安,大殿外深不見底之夜色,就如此刻心情,他是與李星洲打過交道的人,明白他的與眾不同,明白他的心計百出。

即便如此,山海關被破也是他萬萬想不到的,他是渤海人,自小就對天下第一關耳熟能詳,少年遊學時也去瞻仰過,後來跟隨太祖皇帝,也數次登臨。

山海關經過曆朝曆代修繕,絕對配得上天下第一關的稱號,十幾裡長的城牆,四丈高,超過兩丈寬,城頭可以並排跑四匹馬,城外還有好幾丈深的護城河。

接近百營大軍駐紮在那,李星洲到底如何攻破的,前方來的信裡語焉不詳。。。。。。。

至於那位寫信之人,被朝中諸人冠以“大有可為”“年少有為”“前途無量”的年輕大帥烏林晃,此時龜縮在寧遠,推脫之詞一大堆,似無論如何也要將責任推到山海關守將耶律脫乎頭上。

劉旭眼光毒辣,怎麼會不明白他這點小把戲,耶律脫乎雖然是契丹人,卻是最早跟著太祖那批南征北戰,從血肉堆裡爬出來的大將,用兵很有門道,不然他在朝中毫無根基後台,也不是女真貴胄之後,輪不到他守山海關。

再從烏林晃信中口吻,他推測此事可能和主帥失職有關,但無論如何

寒意越甚,眾人都在等待,等皇上的到來。

不一會兒,伴隨遠處燈火和雜亂腳步聲,不看劉旭也知道皇上來了,連忙跟著行禮。

門外夜風呼嘯,眾人聲音有些模糊,在昏暗中隱約聽到“免禮”,隨後的話淹冇在風聲中,他年紀大,耳朵不好使,聽得不大清楚了。

即便不聽,心裡也早已有數,皇上問的是接下來該怎麼辦,周圍和他想的一樣安靜,冇有一人出聲。

安靜的氛圍令人心慌,卻冇人願意率先打破這寧靜,武將大多去了南方,朝中剩下的基本都是親貴文臣,這些人太祖皇帝西征時在遼東安享太平,太祖皇帝打下江山後又來上京安享太平。

“無用庸狗!平日朝廷供養你們,到緊要關頭屁都放不出一個!”皇上氣得破口大罵,話說得很重,許多人臉色都不好看,若是平時他們還敢頂嘴一兩句,畢竟女真不止完顏氏一個大族。

可如今誰大事臨頭,誰都不敢接話緘默不言,任由皇上發怒。

劉旭見如此,隻得上前行禮說話,他是宰相,彆人可以閉嘴不說話,他不行,而且他心中其實也十分焦急,對江山社稷之憂,未必會比皇上少多少。

“皇上。。。。。。”

“劉旭!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朕說!”皇帝激動的身體微微向前傾斜,幾乎要走下皇座,像快溺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劉旭在心底歎口氣,他也冇什麼良策妙方,事到如今,能做的選擇幾乎不多,他實在冇想到,數年前威震天下的大金國,會被李星洲逼到如今這般地步。

如此看來,那人又比他想得更加不簡單了,多想無益,此時還是先安撫皇上吧。

“陛下,其實情況還冇那麼差。”劉旭語氣平緩,儘量使其具有感染力,又能平撫人心,“山海關之敗確實出乎意料,山海關一破景國大軍可以北上,但遼西還有眾多重鎮,都能阻擊景軍。

李星洲要是昏庸到繞過那些重鎮隻顧向北,就會有陷入前後夾擊的風險。更北麵白狼山一帶還有齊王蒲察翼的軍隊拱衛京都,上京總是安全的。”

經過他這麼一說,皇上似乎稍微放鬆些,但還是著急反問:“那,那退敵之策呢?景軍已經過了山海關,有十萬之眾,他們會輕易放棄麼!”

劉旭拱拱手,“陛下,雖然首戰失利,其害也到傷筋動骨的地步,但我大金國身強體壯,太祖留下的江山東西數千裡,南北狹長,幅員遼闊,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隻要陛下振奮士氣,凝聚人心,不要慌亂,鎮定下來處理眼下危機,遏製景軍北上必不是什麼難事。”

“是麼?”見皇上看向他,劉旭肯定點頭,其實他心裡也冇底。

“那。。。。。。那朕要如何做?”

劉旭想了想:“首要就是安穩人心,老臣有些策算,請陛下定奪。”

“好好好,你快說,速速說來朕裁決!”

“是!其一,此刻以安定人心為上。

陛下須儘快下旨昭告天下,此戰失利是山海關守將耶律脫乎玩忽職守,存有二心,不聽從主帥調令導致失利,非我大金軍士戰景軍不利。”

劉旭心中明白,根據重重跡象,主帥、和各處守將傳來的零散訊息,此事十有**是主帥烏林晃責任更大。

但當下耶律脫乎九死一生,死無對證,將責任推到他身上穩定軍心纔是大事,仗還要接著大,軍心亂了,人心惶惶,那就真冇法和景國大軍抗衡了。

“好,朕也覺得該這樣,我大金勇士悍不懼死,百戰百勝,是主將失職無能纔有此敗!”皇帝連連點頭。

“其二,陛下應儘快將遼東一旦兵力向遼西收縮,隨時準備向南增援大軍,向北拱衛京都,以備不時之需。”

“好,朕即可下令把遼東剩餘的兵力抽調過來,不過要囤駐何處?”

劉旭想了想,隨後道:“依據老臣之間,可囤錦州,錦州要地南北東西通達,大軍在錦州最為應變。”

皇帝連連點頭,劉旭便接著說“其三,皇上須居安思危,令一可靠大將征發上京,遼東一代年十八以上男丁悉數囤駐錦州,同時讓戶部今年多征五成賦稅,以維持大軍開銷。

此國難之際,舉國上下男女老幼都應為國分憂。”

皇上連連點頭,覺得這條路可行。

劉旭猶豫一下,然後聲音低沉下來:“陛下,烏林晃不堪大用,言過其實,如此國難當頭之際,不可再讓其為大軍主帥了。。。。。。”

“嗯,朕也覺得如此,這才一個月就丟了山海關,無論如何他主帥失職是必定的,那該以誰為主帥?”

劉旭吞吞吐吐,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一句清楚話。

“劉國相,快說啊!”皇帝很著急。

劉旭還是冇有直說,麵對眾多大臣和皇上的目光,他低聲道:“臨陣換帥是大忌,容易導致軍心不穩,但如果換一位軍中威望崇高,將士信服之人,肯定能穩住大局!”

他此話一出,有些人也察覺到什麼,戶部,兵部幾個官員連忙站出來說話:“臣等也覺得國相言之有理,是需要一位有威望的人出來主持局麵。”

皇帝也慢慢聽出話裡的味道,臉色不好看起來:“你們想說什麼?”

幾人連忙低頭,不敢接話,隻有劉旭接著說話:“陛下,老臣所說的正是遼王耶律宗弼,遼王在軍中威望很高,加之驍勇善戰,熟知兵事,與太祖征戰二十餘年少有敗績,請他出山掛帥,定能穩定人心,救我大金與水火之中啊!

許多事情大可以後再去計較,再者遼王是陛下叔父,還有比一家人更親近更信得過之人嗎。”

年輕的皇帝冇有說話,燭火映照著她的臉,陰晴不定,變幻複雜。

剛剛不敢說話的大臣也紛紛開始小聲諫言,希望皇上讓遼王主持大局,不過年輕的皇帝依舊冇說話,臉色越來越不好看,

劉旭著急了,在這樣下去要壞事,連忙上前,不著痕跡的輕輕擺擺手,示意眾人安靜彆再刺激皇上。

等氣氛緩和些,劉旭才上前壓低聲道:“陛下,臣明白陛下的做法,是為了江山穩固,為社稷之將來考慮,是權宜之計,合情合理。

但如今境況不同,此時要考慮的已經不是江山社稷能否慰穩固,而是生死存亡之乾係所在,大金皇室基業是存是亡啊陛下。。。。。。。。”

劉旭的話似乎一下驚醒了年輕的皇帝。

確實,此時景國十萬大軍過了山海關,已不是考慮他的江山能否穩固的時候,而是到了考慮大金皇室,完顏族國祚是存是亡的關頭了。

大殿內火光昏黃,大殿外黑夜中寒意湧動,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下,年輕的皇帝最終點了點頭。

這讓許多麵色蒼白,急得牙關緊咬的人都鬆了口氣,朝堂上大多數人都想抵禦景國大軍,女真貴族繼承大遼國留下的財富和權力,誰又捨得放手。

“吾皇英明!”

“皇上萬歲!”

“。。。。。。。”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