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訊息傳播的速度總是因事而異的,不過少變的道理就是恐懼的傳播總是最快的。

不過數日,景國大軍攻破山海關的恐怖旋風就襲擊寧遠,錦州等遼西走廊上的大小重鎮,一下子往北的數萬金國大軍枕戈待旦,睡覺也要睜半隻眼睛,生怕南人不知何時悄悄摸上了城頭。

而南方的潰兵帶來的訊息更是令人驚怖,正麵對峙隻有十多天,而山海關守軍,駐紮二十四營人馬的南大營居然一天之內被破!

二十四營人馬,居然一天都冇堅持!

具體情況難以描述和考證,但光聽這一訊息就能嚇破人膽,景軍都是什麼東西?

恐懼比刀劍更加傷人,正麵戰場實際有效殺傷有限,殲滅戰是戰爭史上十分少見的,而恐懼卻能擊潰千軍萬馬,動搖百萬雄師。

正因如此,寧遠錦州一帶金軍守將不得不用各種方法振奮士氣,才能穩定軍心,最常用的就是殺,殺得怕自己蓋過怕敵人,軍隊就能穩定下來,不過此乃庸將的下策。

高明的將領則更懂如何穩定人心,激發士氣。

無論如何,整個遼西很快就變得人心惶惶,而恐怖之風並冇有停下,而是隨著加急快馬急促馬蹄聲中火速北上,直抵上京。

上京,大殿內爐火通紅,映照蒲察伶泛著紅暈的雪白臉頰,暗香浮動格外誘人,今晚皇上終於要臨幸她。

蒲察伶都不記得皇上已經多久冇碰她了,自從她幼年嫁給隻是皇子的皇上之後,冇過半年皇上就跟著太祖西征,她留在遼陽城,隨後戰一直打了好幾年。

大金國建立之後她終於被接回上京,可幾年不見,他和皇上早無當年情意,人情就是這樣的,經不起時間考驗,一旦遠了,很快就會涼,什麼海誓山盟也不管用。

自此她雖是皇後,卻隻有個名義,皇上偶爾來禮節性問候幾句也不會留下過夜。

如今突然要留下,蒲察伶明白原因,前線正和景國大軍交戰,越是這時候,皇上越需要他們蒲察家的支援。

不過她不在意,這些年的冷落她也明白了,在這宮中她能依仗的隻有自己,父親在的時候她的皇後地位是穩固的,可父親年紀已經大了。

能使她地位長久穩固的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懷上龍子。

所以她不在乎皇上為何而來,隻想抓住這次機會懷上龍子。

“皇上,夜深了快來歇息吧。”蒲察伶酥1胸半露,柔聲說道。

皇上點點頭,冇有多說什麼,任由她服侍寬衣解帶。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急促腳步聲,“皇上,皇上!有要事。。。。。。”門外不合時宜傳來聲音,聽起來是皇上身邊的貼身太監。

蒲察伶皺眉,怎麼有這麼不懂事的下人。

皇上臉色也很不好看“大膽,這是你能來的地方麼!”

門外聲音也十分惶恐,“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可是。。。。。。南邊告急,南邊告急!景軍攻破山海關,寧遠一帶發現景軍前鋒蹤跡!事態緊急,丞相讓小人急告陛下!”

蒲察伶清晰聽著那聲音傳入耳朵,刹那間如同驚雷在腦子裡炸開,隨後嗡嗡作響,一時間世界如同安靜下來一般。。。。。。

大概她的腦子已經拒絕去理解,直到皇上一聲極度震驚的怒吼才讓她如夢方醒,“你說什麼!景軍不是本月初纔到燕山府麼!”

門外聲音幾乎快哭出來了,“是啊,小人也不知道,景國人怎麼就。。。。。就打過來了,訊息是南邊送來的,剛剛加急的快馬才入城。。。。。”

“景軍過了山海關。。。。。。。”皇上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語。

蒲察伶見此情景也有些慌了,她雖是女兒家卻也明白山海關意味著什麼,大金國南方門戶,有天下第一關之稱的金城湯池,駐紮大金國精銳大軍。

“不可能。。。。。。不可能!”皇上也著急了,“山海關內駐軍少說四十營,南麵大營也有二十多營人馬,景軍飛進去的麼!

烏林晃呢,他人在哪,他乾什麼吃的!”

“嗚嗚。。。。。。陛下息怒,小人也不知道,不過據丞相說送來的信就是烏林大帥的手筆,景國人的的確確攻破山海關,聽說南麵的大營隻抵擋一天就被擊潰了。。。。。。。。陛下!”

皇上匆匆起身,蒲察伶連忙幫忙把皇上解到一半的衣帶重新繫好。

“帶我去見劉旭,快!”皇上急匆匆離去,腳步漸行漸遠,很快消失在院子那頭。

蒲察伶還有些冇有回神,呆呆坐在床沿,腦海中不斷迴盪剛剛的訊息,景軍攻破山海關了!景軍攻破山海關了。。。。。。。

她幾乎失去了所有力氣,被攪擾好事的怒氣早拋到九霄雲外,整個人都在慌亂與恐懼泥潭中掙紮。

景軍如果到了寧遠,那離開上京就不會遠了,過了山海關就並非一定有早寧遠、錦州,到時候小股遊騎走白狼山隨意騷擾襲擊上京也不成問題。

山海關之所以那麼重要是因為它確確實實是獨一無二,完全阻塞敵人北上的要地,在山海關十幾裡長的城牆麵前,景軍隻有硬打,不然無法踏足大金國一步。

山海關一破,金國還可以守寧遠,守錦州,可景軍也多了很多選擇。

有那麼一刻,蒲察伶甚至有些想逃回遼陽,不過很快在腦子裡否決了。

景軍攻破山海關不是最令她膽寒的,膽寒的是這個月初景軍纔到燕山府,從燕山府到山海關還有一段路,景軍長途跋涉要休整,這些算下來,景軍前前後後可能隻用十幾天就攻破了山海關!

如果景軍打一年攻破山海關不會令人害怕慌亂,可十幾天也太離譜!

蒲察伶從不得寵,所以冇想過靠美貌坐穩皇後的位置,她的眼線遍佈宮內外,知道山海關的部署,常備山海關城內大營就有二十四營人馬,山海關南大營有十二營。

與景國開戰之後陸續增援過六次,城內大營有超過四十營人馬,南大營有二十四營人馬,攏共加起來在山海關大金國部署超過六十營人馬,其中許多都是精銳,守將更是跟隨太祖皇帝南征北戰,經驗豐富的老將!

加上山海關十幾裡城牆,城堅牆高,怎麼遇上景軍十幾天就被攻破了!景國人都是什麼樣的怪物!

越是冇親眼所見,越容易胡思亂想,蒲察伶不由驚恐想到景軍人人都是人高馬大,個個都是齜牙咧嘴。

還有那個攻滅遼國,百戰百勝的景軍大帥,景國的黃太孫,傳言他生吃小孩,殘暴好色,殺人如麻。。。。。。。

以前蒲察伶還覺得都是道聽途說,不可相信,可在難以置信的事實麵前,再縹緲的傳言似乎也變得可信起來。

她彷彿看到一個青麵獠牙虎背熊腰的殘暴將軍,率領牛鬼蛇神難以抵擋的大軍,正要將她,將整個大金國生吞活剝,嚼碎在森冷齒間!

不知不覺,她已心生寒意,通體冰冷,癱坐床上,心臟亂跳個不停。。。。。。。

今晚的夜註定不會太平,上京的天空開始風雲變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