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蒼白冷月高懸天際,天穹之下萬籟俱寂,今夜月光皎潔迷離,大約與戰前的氛圍有關,原野中到處是不知名蟲子發出的聲音。

寂靜顯得不同尋常,前方的原野中,蟄伏著一個師的兵力靜待黎明,這樣恐怖的紀律性確實讓李星洲自己也驚訝,他卻有這樣的願望,萬人如一,令行禁止。

但冇想到劉季真能做到,他寫過訓練大綱,可具體執行的還是狄至、嚴申、劉季、參林,魏雨白他們。

事已至此,開弓冇有回頭箭,他從來不是優柔寡斷之人,隻盼劉季能給他更多驚喜罷。

李星洲看著天空的冷月,一旦安靜下來,就發覺空氣有些冷,擾人思緒,他咬牙堅持。

此地距離城牆足有四五裡之遙,若是往昔的新軍絕無法精準打擊城牆,現在情況不同了。

在一片死寂中等待黎明,李星洲匍匐在一叢灌木後麵,眺望遠處月光下穿過群山的蜿蜒巨龍,半夜三更時不時能聽見北方響徹天際的炮火聲隆隆。

千頭萬緒湧上心頭,世界的東方,天下的形勢都會在今日黎明中揭曉,隻是勝敗還未可知,他並冇有必勝的把握。

當炮彈撞上兩丈厚的城牆結果將如何,李星洲心中冇有十成的把握,但他的猜測就是毀壞外層磚石之後,內部的土質結構能被開花彈輕鬆炸開,向外坍塌,而不是像實心彈那樣越打越緊。

相當於威力更小的爆破。。。。。。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李星洲在寒冷中周身痠疼麻木,但潛伏還在繼續,他們要直到黎明。

無聲的等候中,月亮逐漸太天空平移,山巒的巨大影子緩緩挪動,呼嚎冷風逐漸平息,周圍的草木凝結白霜,四周越來越冷。

黎明就要來了。

大多數人都屏住呼吸,等候血火噴湧的時刻,第三師並不是所有人都上過戰場,好在老兵數量也不少,他們的存在能大大減緩新兵的壓力,在生死麪前,能做到從容之人少之又少。

所以新軍的將士其實也就做的很好了,一夜的潛伏,萬人的散兵,冇有一點聲響,冇有慌亂和失誤。

接下來的生死考驗會更加嚴峻,隻希望他們之中活下來的人越多越好。

遠處天邊,在海的那邊,暗紅的光芒蠢蠢欲動,努力想要突破漆黑大海的帷幕,天際幾朵雲彩被染成炫目血紅,南岸驚濤狂舞,惡浪滔天,似乎昭示這必將是血流成河之日。

李星洲本不是什麼迷信之人,不過此時此刻,這些景象居然也變成一種無形的壓力,說不清道不明,壓在他的心頭。

但月光黯淡,朝陽冇有突破黑暗的帷幕,大地並進入了最壓抑的極暗時刻。

“殿下,要不你到後方去吧。”劉季在黑暗中開口。

李星洲搖頭:“不用,我就在這看著。”此地尚有風險,有眾多種可能危及他,最有可能的就是金人見形勢不妙,魚死網破,他們的精銳鐵騎出城決一死戰,到時方圓幾裡都不安全。

不過這隻是一種可能,概率微乎其微,如果他連這種危險也不敢去賭,那便不用打仗了,戰爭本事就是最大的賭博。

劉季拱拱手,“殿下,屬下去了。”

“去吧,好自為之,不要讓我失望。”

“是!”

簡短對話之後,劉季上馬消失在黑暗中。

遠處的蜿蜒城牆已看不到輪廓,隻見點點火光閃爍,那是金人還在值崗的證明,北方已經打起來了,他們這邊無論如何也不敢怠慢。

但也僅僅隻是不怠慢而已,誰都知道主戰場在北麵,南邊無須太過重視。

靜待中,黑暗逐漸散去,海那邊橘紅太陽終於突破黑暗天幕,灑下火紅日光,最黑暗的時刻過去,點點光芒緩緩照亮大地。

光照條件已經足夠炮兵瞄準了,刹那間,李星洲腦海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幾乎同時,腳下大地瞬間顫動,隨後炸裂的聲響此起彼伏,腦袋就像被捶打了一下,嗡嗡作響。

炮擊撕裂黎明的寂靜,橘紅色的火焰在遙遠的城牆上不斷綻放,閃爍,具體的細節在微弱晨光中看不清楚。

炮擊一直冇有停下,寧海堡外的大地一直在顫抖。

李星洲騎上眉雪,匆匆往前趕,周圍親兵紛紛跟上,穿過雜草和灌木,大約走了一裡,遠處的城牆更加清晰了,晨光越發明亮。

李星洲屏住呼吸,他拉開望遠鏡,稍微看清了炮火中城牆的狀態,城牆中部被炸開一個大坑!

外麵的青磚和石塊就像皮膚,早被撕扯開,露出裡麵的猩紅血肉。

每次炮擊,炮彈幾乎在誤差不超過十米的範圍內爆開,大量的土石被炮彈爆炸的威力拋灑出去,中斷的彈坑越來越深!

可行!

李星洲大喜過望,如此下去,遲早城牆會坍塌,打開一個缺口!

炮火的轟擊一直冇有停,很快寧海堡燈火通明,亂成一團,望遠鏡中人影來來往往。

金軍顯然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樣的情況,如此情景,在金兵前半生中肯定是冇見過的。

無法應對大概實屬正常,這個時代,誰能應對來自四五裡之外的雷霆打擊呢。

李星洲登上一處小丘,注視前方廣闊戰場,當太陽越來越高,橘紅的光芒變成黃色,逐漸明亮之時。

伴隨擠壓摩擦的轟隆巨響,寧海堡北段被視為堅不可摧的城牆,終於支撐不住開始坍塌!

長層垮塌向外傾斜,大量紅土和磚石向外灑落,堆積成傾斜的土坡,揚起的灰塵瀰漫,金人驚恐的想要衝到缺口搶修,但迎接他們的是炮擊。

隨後炮身停了,在原野雜草和灌木中潛伏半夜的士兵紛紛起身,密密麻麻向著開口處壓過去。

伴隨城牆倒塌,李星洲心裡一塊大石也終於落下,隻要越過那道城牆,金人肯定擋不住新軍的火力。

不過大概是前所未見的散兵陣列給了金人希望,以為他們的軍隊雜亂無章,冇有士氣,於是南麵寧海堡乾脆打開厚重城門,眾多鐵騎一湧而出,想要要在城外平原上將他們這些雜亂無章的散兵殺散。

不得不說,金人的戰鬥意誌很強!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