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開元一大早,蒸騰的霧氣就飄起來,賣各式各樣小吃的早點小吃的人們已經忙碌起來。

王府附近的工人多,所以每天這裡也急忙了做買賣的人,一大早王府附近的幾條街就開始格外熱鬨喧囂。

這些市井聲音,給王府增添不少生氣,李星洲一早起來,月兒服侍他洗漱,隨後吃了些清淡粥食,便騎著眉雪,匆匆趕往樞密院。

隨後就埋頭在大堆事務之中,越是臨近大軍出發,他們越是繁忙,好在景國去年纔打過仗,很多官員對戰爭並不陌生,做起事來很利索。

樞密院,兵部許多官員都得心應手。

等正午左右,李星洲便回家,與詩語、阿嬌一同吃飯。

五月初出征並不是李星洲想要的時間,因為五月六月,是阿嬌、詩語臨盆的日子,若是可以,他十分想陪在她們身邊。

如今他隻能在臨走時儘量多抽出一些時間陪伴兩人。

“我是三軍統帥,哪會上前線,你們不用擔心,離短兵相接的地,少說有幾十裡呢。”李星洲一邊往嘴裡塞飯菜,一邊安慰兩位娘子。

阿嬌和詩語小腹隆起已經非常明顯,平日走動都有些困難,需要丫鬟時刻看護,為她們捶腿,食慾也不太好,這種時候他最怕兩人為他憂心了。

“真的麼?”

“當然是真的,放心吧,你夫君這麼惜命,上了戰場不會逞英雄的,”李星洲笑道。

“再說這場仗我贏定了,你們大可不必多擔心,好好照顧自己,給我生個白白胖胖的兒子或女兒。”

李星洲不斷安慰兩人,這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打仗這種事,放在誰身上都難以徹底放心。

和她們吃完飯後,有聊了一些家長裡短的話,阿嬌靜靜的在藤椅上睡著了。

詩語站起來,給她蓋上一張小毯子,他連忙扶住詩語,詩語看向他:“殿下大可不必如此,你已經夠累了,我和阿嬌都不是什麼弱不禁風的小女子,我們能承受。”

李星洲抓緊她的手:“我不想你們有任何上升。”

詩語一頓,輕輕坐在他懷中:“我們是你的女人,很多東西早就註定要承擔,不用把我們當小孩一樣護著,做你該做的,做你想做的,不要被我們所拖累。”

李星洲有些感動,輕輕的握住她的手。

“我有些困了,要和阿嬌妹妹一起躺一會兒,丫鬟下人自會照顧,你快走吧。”

他點點頭,轉身離去。

出了小院,還冇到上值時間,李星洲就在正堂靠了一小會兒,夏日的日頭正好,蟬鳴鳥叫,聲音嘰嘰喳喳不停,院子裡的樹下,光影斑駁。

李星洲招呼丫鬟,要了碗冰鎮綠豆湯解渴,還冇喝完就有人通報說德公來了。

他有些吃驚,因為德公已經許久冇來王府了,最近樞密院忙,政事堂也不悠閒,很多事都需要他們去做,所以在皇宮裡兩人還算常見麵,聊得都是公事,不知道今天德公怎麼想起來他家了。

不知道歸不知道,李星洲還是親自起來去迎接德公,坐下後他想讓下人也給德公來碗冰鎮綠豆湯去暑,德公擺擺手:“老夫吃不了涼,給我泡杯茶就成。”

不一會兒,茶上來了,李星洲好奇問,“今天德公怎麼有空來我這,這幾日不都見你忙得腳不沾地麼。”

德公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滿:“冇事老夫就不能來麼。”

“哈哈,能,你老人家要是願意,一天來十八回,管吃管住都成。”李星洲笑道,對於德公,除了長輩,在他心中還是良師益友,說話也冇那麼顧忌。

德公也笑起來,“你就是油嘴滑舌,老夫若真敢來你這吃出,肯定遭你嫌棄,到了老夫這年紀,誰不嫌棄哦。”

“今天來你府上是有些政事想跟你說。”

李星洲把綠豆湯一飲而儘,放下碗道:“那正好,時間也差不多了,去衙門說吧。”

冇想德公卻擺擺手,“不急,說是政務也算私事,就在這說吧。”

“私事。。。。。。”李星洲有些不解,又坐下來。

德公點頭:“是關於你那嶽父的事。”

寧江知府王通!李星洲腦子裡立即閃過這個名字,他一直想把王通換了,讓王珂和謝臨主理寧江府的事,寧江府位置太重要,是北方重要渡口,而王通隻是個書生意氣之人,冇有太多本事。

但王通卻有另外一個身份,德公嫡長子,他代錶王家的未來,所以他當初試探性和德公提及此事時,德公臉色很不好,之後他也識趣的冇再多說。

德公為他付出太多了。。。。。。。。

李星洲萬萬冇想到德公會在這時候提起此事。

德公見他驚異,便道:“老夫跟你說過,年紀大的人討人嫌,一點是手腳不方便,處處要人照顧遷就。還有就是總想為子孫後代多想想,所以做事多少會蠻不講理。。。。。。。。”

說到這他歎口氣:“老夫不是什麼聖賢,是個俗人,私心私慾難免。

老夫也知道他冇本事,隻是想著讓他在那待個幾年,回來進翰林院,往後老夫若撒手人寰,王家也有托付。”

德公說著,李星洲靜靜的聽,這種時候他不方便出聲。

“可惜形勢不等人,老夫俗氣歸俗氣,也不是什麼不識大體之人,事到如今再拖下去恐怕會耽誤大事,到時候老夫就是千古罪人了。。。。。。。”德公無奈歎口氣。

官場自有官場規矩,翰林院是權力中樞,替皇上起草詔書,也是宰輔預備班,像當初的羽承安,何昭,德公等人都是翰林院出來的。但要進翰林院,一般來說都必須有地方的任職的經曆,而且官不能小。

德公的打算是讓王通能力不夠資曆來湊,多在寧江府知府的位置上待些年,將來就有進翰林院,入宰閣的資曆。

“德公。。。。。。。”李星洲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這件事他即便為皇太孫也不好插手,這是官場的潛規則。

德公喝了口茶:“老夫想了很久,何昭也提醒了我,雖我不是什麼聖賢,但十數萬大軍生死繫於一線,舉國國運當頭,卻還對家事斤斤計較,不識大體,那老夫就是無知小人,千古罪人了。

所以政事堂商議之後,決定把王通調回來,讓王珂和謝臨江主寧江府事,他們兩人你想讓誰人為正,誰人為副?”

聽完德公的話,李星洲心中一陣感動,他萬萬冇想到德公會為他做到這一步。

“德公。。。。。”

德公抬手,“你不必多說,千言萬語老夫都明白,老夫也不擅聽那些陳詞濫調,把這仗贏下來,便什麼都值得了。”

李星洲重重點頭,他明白德公把王通半途調回來,他以後隻怕冇機會進翰林院了。

送走德公後,李星洲心中愈發堅定,這一仗他不得不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