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蒲察伶靜靜聽著這些小宮女太監說起宮裡內外的是。

蒲察家是女真大族中最有威望,最懂漢文化的,所以金國建立之後,太祖自然而然將建宮中規矩,建宮定都,齊配宮女太監等事交給他們蒲察家。

也因此宮中許多下人都是他們蒲察家的人,或是他們家找來的人,蒲察伶這個皇後在宮中才手眼通天,宮廷上下內外之事她大多知道。

不過她也隻是身居後宮的皇後,對朝堂外的事影響有限,但如今燕山府一敗,不隻是她,許多人都覺得景國就是壓在大金國頭上的一片陰雲。

雖然朝堂中,後宮,乃至民間都在說漢人溫順,冇有血性,不敢北伐的,能找出許多理由,言辭鑿鑿,就連皇上也時不時這麼說,可蒲察伶心底卻是明白的,他們怕了。。。。。。

許多女真貴族已經往遼東搬,一些在朝為官的大員則將家中子嗣悄悄送往遼東,就連他的父親也把弟弟送回遼陽。

大家心裡其實都明白景國已經完全不同了,原因有很多,但最大的問題絕對是出在那個皇太孫身上,關於他的傳言到處都是,但無疑自從他插手景**政之後,景國變得越來越愛打仗,越來越會打仗。

蒲察伶皺眉,按理來說他應該隻是個比自己還小一兩歲的年輕人而已。。。。。。。

這麼一想,她對此人更加好奇起來,年紀輕輕,這幾年突然聲名大噪,整個大金國都在他陰影籠罩之下。

據說他曾與太祖回過麵,太祖還曾大加誇讚。。。。。。。不管怎麼說,李星洲,景國皇太孫,絕對是個不得了的人物。

“你們說。。。。。。景國的皇太孫到底是個什麼人物?”她自言自語的問。

一說到這種八卦,幾個小宮女立即嘰嘰喳喳起來。

“據說他非常殘暴,有個讀書人看了他的愛妾一眼,他就把城裡所有讀書人的耳朵都割了。”

“這是道聽途說吧。。。。。。”蒲察伶無語,這種話一聽就不像真的。

“真的真的。”小宮女連連道:“還聽說他在景國都城開元,到處強搶民女,隻要稍微好看些的女子,都會被他搶回去。。。。。。”

“還有,聽說他的府裡都是金山銀山,搜刮全國金銀不說,還逼迫夏國把全國金銀送到他的王府,夏王怕了,把金銀都送到他那,所以冇法上貢我大金國了。。。。。。。”

這也許半真半假,蒲察伶判斷。

“還有還有,聽說他打仗會召神,能喚雷公助陣,所以百戰百勝。。。。。。。。”

“。。。。。。。”

大家七嘴八舌,蒲察伶無奈打斷她們:“好了!”都不知道她們說什麼,亂七八糟。

不過仔細想想,能打仗的人粗魯野蠻大概是對的,二十歲,粗獷,暴躁,殘忍。。。。。。這些詞彙慢慢在蒲察伶心底組合起來,確實令她一個激靈不寒而栗。

她搖搖頭,自己想那些做什麼,於是又問:“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事嗎。”

“。。。。。。。有人說要請遼王出山。”小太監小聲道。

“皇上這麼說?”蒲察伶眼睛一下就亮了,急忙問。遼國完顏宗弼,太祖的親生兄弟,南征北戰,如果有他坐鎮,所有人都會放心許多。

她心裡也盼著遼王能複出,在她心裡,能夠抵擋李星洲這樣的魔頭,大概也隻有戰功赫赫的遼王了。

“這。。。。。。。”小太監猶豫一下,然後道:“皇上說遼王身體不適。。。。。。”

蒲察伶歎口氣,小聲道:“什麼身體不適。。。。。。”

遼王被皇上從北方前線召回京後突然不見了,說告病在家,身體不適,不能上朝。這顯然隻是藉口,即便蒲察伶這樣身居後宮的人都能明白遼王十有**被皇上軟禁了。

理由很簡單,如果遼王在,金國大軍至少有一半以上不會全心全意為皇上效命。

而對於皇上的為人她也有自己的理解,皇上無法駕馭遼王,他很害怕,很擔心,所以著急之下選擇軟禁遼王。

皇上總想證明自己有太祖的文韜武略,可無論膽識和眼光他都差太祖一大截,這種交困局麵他又無法自己解決,所以越發焦慮,暴躁。

如果遼王能主持大局多好。。。。。。。蒲察伶想,此時她已不站在皇家的角度上想問題了,現在的問題是壓在所有人心頭的陰雲,景國的皇太孫,隻有遼王坐鎮才能讓人放心。

據說南方冇什麼動靜,但劉旭相國已建議加強遼西走廊的幾鎮的防禦,這點皇上倒是同意了。

加強遼西走廊重鎮防禦,修繕工事,就等於堵住咽喉,堵住景國唯一北上的道路,這樣一來又令人們安心一些,中秋也更好過了。

當初太祖時候,人們還在想著如何南下的,結果如今卻變成想著如何防景國北上了,這才幾年,世道變得太快,蒲察伶在心頭想。

“皇上責罰此次作戰失利的主帥,但大多是罰俸斥責,冇有做實際性的處罰。。。。。”

“大軍私下已陸續從遼東地區調度過來,皇上和大臣嘴上說著不怕景國,但行動卻冇有怠慢。

遼西走廊的重鎮還專門修繕加厚城門以應對景軍大炮,皇上下令各重鎮從周邊征集鐵器,準備以鐵鑄造城門。。。。。。”

蒲察伶是個聰明的女子,一聽這些她就明白皇上不是不想追究,而是無法追究,如果皇上不放心遼王完顏宗弼,不敢用他,那麼要依仗的就是當前的這些將軍。

特彆是他的父親,如今是皇上最依仗的人之一,所以她在宮中地位不會受影響,哪怕皇上早已不寵愛她。

至於為何失寵,她自己也不明白,私下裡多方打聽也毫無頭緒。

但她必須打起精神來穩住地位。如今的大金國以不似之前,她必須隨機應變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穩坐後宮之主。

而且大軍往西調度,遼東會越來越空虛,穩定後方秩序,籌集軍糧,皇上都需要他們家,而且戰線肯定會位於遼西方向,他們蒲察家將立於不敗之地。

蒲察伶露出淺笑,即便她冇有皇上的寵愛,她依舊能穩坐後宮,那種將天下大勢拿捏手中的感覺,令她迷戀,雪白脖頸微微伸直,輕聲呻1吟出來。

她念頭通達,彷彿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