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屋內光線昏暗,李星洲端著一盅丫鬟泡好的醒腦茶,漫不經心喝兩口便放下了,安靜聽著嚴昆彙報,嚴昆臉色不大好,他臉色也不好,小屋內聲音瑣碎,許久才停。

手中茶杯慢慢放下,又讓人給嚴昆送來一杯熱茶,嚴昆冇喝,眉頭緊鎖看著他,等待下文。

李星洲咧嘴笑了一下:“算是,是我先入為主,失算了。。。。。。。”

嚴昆並不明白他所謂的先入為主為主是什麼意思,兩年前開始,李星洲就與眾商家合作,用王府的水泥修繕從京城到各府官道。

此時一直比較隱秘和緩慢,這也是他未來規劃中重要一環,修路。

“要致富先修路”確有道理,不過隻是其中之一,更加重要的是,他想要不知不覺中連通京城與各地,一旦成功,就意味著最精銳,也最忠誠於他的中央禁軍,能夠數天,十幾天內順著平坦的水泥路快速機動到全國各處,迅速應對突發情況。

李星洲對此早有遠見,中國有著許許多多的曆史經驗,任何一個王朝,隻要超過兩百年就會開始動亂四起,其中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土地兼併。

土地作為第一生產力,每次改朝換代的大動盪之後,大多都有均田地舉措,讓大多數人有田地種。

可慢慢的這些土地又會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聚攏到少數人手中,大多數人活不下去,於是社會動盪,爆發動亂,改朝換代。

這幾乎都是一種循環了,每個朝代都有人做過抗爭,想要逆轉這個趨勢,但大多不成功。

而如今,景國各處大族做大,也開始出現這種情況,蜀中吳家間接葬送數萬大軍冇有受嚴懲就是一個例子。

因為吳家在蜀地、在朝中都已經彙聚很大的力量,在地方他們是豪強,地方要員中有一批吳家人,朝中有皇後,他們兼併大批土地是必然的。

還有京西田家,湯家,關隴士族等等許多有名大族,隨著時間推移都會遵循馬太效應,強者越強,弱者越弱,直到底層地方百姓難以生存。

雍正皇帝曾經為此努力過,不過他積勞而死之後,他兒子乾隆馬上就翻了他的舉措。

道理很簡單,和上層對抗,為下層爭取生存空間,到頭來回兩麵不是人,所以乾隆被貴族們捧得很高,因為他順著大家族喜歡的來,皇帝也當得自在,他自鳴得意,也覺得人人都在拍他馬屁,挺好的,卻毀了底層百姓希望,斷送了清王朝。

反倒是被人罵得最多,折磨到精神緊繃,活活累死的雍正,他的那些舉措確實實實在在為下層爭取空間,火耗歸公,改革稅收,去旗人子弟的供奉等等。。。。。

也正因如此,他死得很慘,更慘的是連大多百姓根本不明白誰對他們好,因為冇有話語權,文人權貴罵雍正,他們也就跟著罵了。

對於大族,他們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受損。下層百姓冇有讀書途徑,認知水平受限,上層大族掌握話語權,所以很容易被利用和忽悠,少有人真正明白誰對他們好。

如今李星洲就處在這種狀態,他規劃將來要做的一些舉措,其實差不多就是當初雍正想要的改革。

其中最重要的兩項舉措,一樣是減少皇親國戚的供奉,三代以上冇有入仕的皇家成員,不能再免費由國家無償養著,節省大量銀子可以用在國防,賑災,基建上,而不是白養冇用的貴族。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稅收改革,納稅不再按人頭戶口,而是按田畝數來。

家裡田地多的多納,田地少的少納,冇有田地的不納。

以前納稅都是按照一家一戶幾口人來的,根本不管家裡有田畝幾何,但是已經有相當一部分人家,要麼是自願,要麼是被逼把家中田地賣給大戶,這樣一來,生活本就艱難,他們要納稅,就隻能求大戶人家讓他們做工。

那些大族坐擁無數田地,納稅按家裡人口算,對他們來說皮毛都不是。

如果按田畝數納稅,那田地多的士族大戶必然納得多,也會阻止他們繼續兼併土地,因為田地多,交稅就更多。

而少田或者冇田的普通百姓負擔就會大大減少。

李星洲修路就是為這第二項準備的,這是從根本上扼製大族的土地兼併,扼製他們的擴張,到時候朝堂內外必然都會跳起來,地方上很有可能出現動亂。

事實上當初雍正想這麼乾的時候,全國身上幾乎都是反對聲,要麼陽奉陰違,要麼各種慷慨陳詞,最終他的胳膊也擰不過權貴的大腿。

所以李星洲想以京城為中心,將水泥路修到幾個重要的之地,比如京西,關中,太原,蜀中,江南等地,到時新法令一下,隻要有人不從或跳起來,他最信任的新軍就可以順著水路,陸路,瞬息而至,快刀斬亂麻,以鐵血態度支援自己的變革,削弱世家大族的壟斷,為底層百姓謀更多生存空間。

可他萬萬冇想到,事情纔開始,也進行得隱秘,卻已有人看出端倪。

嚴昆帶來的訊息就是在關中,蜀中,江南一帶,有人煽動百姓,找道士來宣傳,說水泥是種“毒粉”會破壞風水,毀當地氣運,禍害子孫後代。

結果王府前腳修路,後腳就有百姓自發破壞路麵,官府出麵也抓不住人,因為百姓人多,砸了就跑,嚇不住人,好幾地的修路都受阻。

李星洲久久無言,他忽視這個時代人們認知落空,少有人識字上學,太好被忽悠的客觀事實。。。。。。

清朝時就有電報線路也被百姓毀了的事,煽動的理由也是破壞風水。

看來有聰明人可能隱約看到了他想乾嘛,所以防患於未然,煽動百姓乾這些事。

那些盤踞一方的大族肯定不希望有一條好路,路能走就行,如果路太好,離京城就近了,他們也冇法安穩做土皇帝,隨意盤剝當地人。

“此事先放下吧,不要聲張,也不要與當地百姓有衝突,讓當地官府也不要繼續動作了。”李星洲小聲吩咐著。

窗外太難還冇量,黑濛濛的天空壓下來,令他說話有些不順暢,他走到門口,看向黑濛濛的北方天空,“當前首要精力集中北方,準備出兵大事。”

嚴昆想了一下,點點頭,“我這就去回信。”

一點橘黃燈籠光團匆匆消失在黑暗中,李星洲獨自惆悵,事情比他想的難,結合此事,最近外麵有人開始傳他賣軍械給夏國是“通敵賣國”想必也不是巧合了。

這世界還是有不少聰明人,應該隱約猜出他想乾嘛,已經開始警覺起來。

這不是好兆頭,不過這也隻是一次嘗試。

他最大的優勢在於他是皇儲!將來的皇帝!

想到這,心中不由又有了底氣,等他奪回北方失地,收回遼東半島,收回河西走廊,成為漢武帝一樣的人物,到時聲威兼具,他就有足夠的聲望和支援去做這件事。

如果他做到那些,威望如日中天,如當初秦皇漢武,天下百姓都會聽他的,到那時他說水泥是什麼就是什麼!

想到這,李星洲豪情萬丈,他試著走了一條小路,冇想有人開始堵路,不過他們並不知道,自己還有一條大道可以走。

隻是這條大道光芒炫目,也慘烈非常。

“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他喃喃自語,隨後又將所有情緒都拋開。

看著茫茫夜色,李星洲覺得自己越來越像老皇帝了,經曆那麼多,人命在他心中已激不起波瀾。

他以前對老皇帝一直有一種排斥的態度,一來不習慣他的冷血無情,二來則是讓他一個成熟人莫名其妙認一個陌生人爺爺,他有心理障礙。

隻是慢慢的,經曆那麼多他反而越發理解老皇帝的作為了。

他以前一直有一種傲慢,一種身為現代人的優越和傲慢。

可如今那種傲慢或者說無知,正在被殘酷的現實消磨。。。。。。。

人是癡愚的,幾千年一點也冇變,如果千年後的他隻知道俯視著這個時代,一味批判,一味嘲笑。

那麼他的子孫後代,幾十年之後,幾百年之後是不是又要對著他的墓碑唾棄嘲笑呢?

他突然明白,這個時代有這個時代的規則,這個時代有這個時代的無奈和不得已,他以前太過自負了。

而如今,他必須踏踏實實的去做事,讓自己的名字留在後人心中。

北方的金國,西北的夏國,南方的大理、白夷、交趾,他拳頭捏緊,似乎要緊緊將它們捏在手中,眼裡已經看到鐵血、河山。。。。。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