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龐大的部隊在草原上是個大目標,不被髮現也是難的,金軍前鋒有六營人馬,三千多人,為了追擊都是騎兵,所以很快,對方就發現了他們

韃靼人,是中原和其它南方地區對漠北草原上的各部人的統稱,白韃靼指突厥人,黃韃靼指蒙古人。

完顏宗弼發現大量韃靼騎兵的時候,就明白是乞顏部,克烈部的人到了,而他們這麼多人馬,對方也很快發現了他們。

不一會兒就有人過來,不過大部依舊冇動,還在遠處清點戰利品。

“見過大國將軍,我們是乞顏部特木鎮可汗部下,奉大國命令,正在討伐塔塔爾人。”

對方說一口略有彆扭的女真話。

完顏宗弼點頭:“辛苦你們了,我代表大金國皇帝,謝謝你們可汗鐵木真,希望你替我轉達。”

“大國天言,我會告訴可汗的。”使者手放在胸前行禮。

“嗯,跟我說說這次戰況,你們有多少人?”

“我們是前鋒千戶哲彆將軍的部下,一共五百二十多人,今天正午遇上塔塔爾人,他們又疲憊又饑渴,應該已經逃了一夜,將軍帶我們直接衝殺,將他們擊潰,剩下的塔塔爾人向北逃走了。”使者道。

“將軍說這都是大國天軍的功勞,讓敵人疲憊不堪,所以我們纔有機會擊敗他們。”

完顏宗弼對他的吹捧冇有評價,心底十分驚訝,他對塔塔爾人的部落有瞭解,之前很多小部落叛逃,但最終和他們的對峙的時候,對岸還有超過萬數的人。

除去老弱病殘,能打仗的少說也有數千人,可這乞顏部的前鋒,隻帶了五百多人,就敢和他們交手,而且看戰場情況看,他們還大獲全勝了。

雖然塔塔爾人逃命一夜,又累又餓是真,但這樣以少勝多,敢於出擊的前鋒肯定不是庸人。“我想見見你們將軍可以嗎。”完顏宗弼道。

信使猶豫了一下,完顏宗弼道:“我以金國王爺的名義保證,絕不傷害他。”

信使這才點頭,回去傳話,金國對韃靼人實行的減丁政策,讓漠北草原上的諸部對金人及其不信任,同時抱有敵意。

完顏宗弼總覺得這個叫哲彆的乞顏部千戶不簡單,五百人敢對萬餘人的塔塔爾部發起進攻,還能取勝,哪怕塔塔爾人疲敝不堪也十分不尋常,所謂人過一萬,無邊無垠。

他非常清楚一萬人是個什麼概念,普通人光是見著,估計腿都嚇軟了,除非有同夥壯膽,而五百多人就敢打一萬多人的隊伍,更是聞所未聞。

當初從遼東來的時候,他們卻時有三千多人,擊潰兩萬餘遼軍的戰鬥,但他們是三千多人,陣仗擺開,足足二三裡地,左右都是自己人,對方想要包抄他們幾乎不可能。

可他們五百多人,塔塔爾人隨便就把他們包圍,結果卻是塔塔爾人大潰,看地上屍體,至少戰死千人以上。

雖未見過程,但光如此戰績,就不是運氣之類的東西能解釋得了的。

完顏宗弼心中起了殺心!

他們之所以對韃靼人實行減丁政策,就是怕控製不了草原上的勢力,如今又出了一員這樣的悍將,以後怕會成為大金的威脅。

此時他們有三千精銳,對方隻有五百餘人,才經過一場酣戰,如果等他過來見麵,趁機殺了他,對法也無法如何,而且他隻是個小小前鋒,自己完全有各種理由能夠向乞顏部可汗交代。。。。。。。。。

可。。。。。。可這樣做太不厚道,乞顏部本就是為他們而向塔塔爾人開戰的,再者他身為金國大將,不再戰場上取勝,卻靠這陰謀詭計害人,完顏宗弼自己都感覺不恥。

他臉色陰晴不定,心中不斷鬥爭。。。。。。。。

很快,對麵過來十餘騎,饒開戰場上的騎兵,向著這邊過來。

來著穿著的都是請便皮甲,少有皮甲,人人帶弓刀馬槍,為首的將領骨架寬闊,手臂很長,上揹著一把大弓。

對方在離他六七步的地方停馬,然後行禮說話,旁邊的人連忙翻譯過來。

“乞顏部千戶哲彆,見過大國王爺。”

完顏宗弼心中還在猶豫不決,要不要趁機殺了麵前的哲彆,“能給我說一說你是如何打敗塔塔爾人嗎。”

翻譯之後,對方開始回答。

“我和手下八百多兄弟從五天前開始就奉命在這一片巡邏,防止塔塔爾人西逃,今天中午,塔塔爾人果然從這經過,不過我發現他們人困馬乏,就假裝敗退吸引他們往西麵山坡上跑,等他們的馬累得跑不動,就折返擊敗他們。”

“剩下的塔塔爾人呢?”

“向北麵逃竄了,不過王爺不用去追了,王汗的部隊就在北麵,很快塔塔爾人就會撞上。”哲彆道。

完顏宗弼點點頭,然後試探性的問,“你不怕本王嗎。”

哲彆搖搖頭:“當然不怕,上國大王是軍人,本將軍也是,再者我們奉上國之命討伐塔塔爾人,取得大勝,大王這樣是非分明的人應該會嘉獎我們,我為什麼要怕。”

完顏宗弼聽完翻譯大笑起來:“哈哈哈,好氣魄,好膽識,雖然冇追上那些叛徒,本王心中不快,但能認識你這樣的人,這趟也冇有白跑。

你說得不錯,本王是該嘉獎你,隻不過這次追擊叛軍,身上冇有帶什麼好東西,但有一樣。”他說著解下腰間的寶劍,讓親信遞送過去。

眾人都驚了,因為很多人都明白這把劍的意義。

“此劍是景國晉王當初送給我侄女的寶劍,她又轉贈給我,保佑我在外征戰平安,真正的削鐵如泥,就是號稱天下第一劍的夏國镔鐵寶劍與之相比也不堪一擊。

我知道你使不慣劍,但漢人有句俗語,叫寶劍贈英雄,今天我身無他物,就把這把劍送給你。”完顏宗弼道。

“多謝上國大王。”哲彆冇有拒絕,接過了完顏宗弼的寶劍。

“回去轉告你們可汗,還有王汗,諸多部落首領,等戰事結束,本王在陰山北麵設宴,封賞所有此次討伐叛逆有功之人。”完顏宗弼道,他明白如此才能彰顯金國作為宗主國的威嚴。

哲彆點頭,再次謝過他的獎賞,隨後轉身告辭。

“王爺,為什麼不殺他,他說得有道理嗎?”身邊的親兵不解的問。

完顏宗弼歎口氣,“想我這種打了一輩子仗的人,心最剛硬,也最柔軟,他說的話碰到我的軟處了。

以後的事看子孫們吧,他們如果有本事,草原上多一個哲彆,少一個哲彆都不怕。他們要是冇本事,有一個哲彆,冇一個哲彆,都會遭殃。。。。。。。”

親兵聽得一臉懵逼,完顏宗弼卻調轉馬頭,放棄了追擊,剩下的就交給韃靼人收尾吧。

“王爺,你覺得這哲彆很厲害嗎?”狄至看著戰報,永明郡主為他們送來茶水,這裡是他給狄至買的大宅,春節過後,侍衛親軍步軍指揮使狄至將在這迎娶康親王家的永明郡主。

如今狄至傷好了很多,已經可以下地走路,隻是需要人攙扶,所以李星洲就來找他。

“你想想,如果遇上這種戰術風格的敵人,你該如何對付。”李星洲道,很多話他自然不能說。

哲彆是第一個攻破金國居庸關的人,哲彆也是攻破金國都城上京的人,他敗乃蠻部,滅西遼,伐花剌子模,打敗欽察人,阿蘭人,俄羅斯(那時候那一帶的人叫斡羅斯,但為方便理解,以後都寫俄羅斯,大家理解一下)諸國聯軍,一路從東麵殺到歐洲。

這樣一個人,他不關注都不行,隻是此時,他又無法和狄至等人明說哲彆的可怕之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