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0章 阿嬌

content->梅園提供一些糕點,零食,比如肉乾,茴香豆,瓜子花生之類的,當然還有酒。下人們會擺放在園中角落桌上,可以自取,當然很多人也自帶酒水和自製點心,大多都是女子,若是遇上心儀才子還可以邀約共食。

可李業看了身邊的何芊一眼,她壓根就什麼都冇準備,想想也是,這怎麼符合她的風格呢。。。。。。

在青衣侍女帶領下,李業在閣樓一角取了兩壺酒,一碟茴香豆,並把它遞給何芊。

“乾嘛?”

“你端著啊。”

何芊不情願的看他一眼,還是乖乖端了。

“走吧,找個地方混日子。”

“。。。。。。”

雖說客人到場主人家出門相迎是禮,但並非人人都有這個待遇,普通才學之士自然由梅園中管事迎接即可。而若是朝堂大員,則會引入內堂,由王家本家人親自迎接。

阿嬌站著梅園高處小亭向下看去,大半梅園儘收眼底。

這次負責迎客的是她的二叔王觀河,二叔和誌在仕途的父親,經營商場的六叔都不同,他誌在學問,隻談風雅逸興,對官商之道都不感興趣。

爺爺也不多過問,還表示支援,之前二叔南下蘇州遊玩訪友,探討學問,近日收到家書聽說梅園詩會才匆匆趕回來。二叔的到來也讓她輕鬆很多,二叔雖愛讀書,愛才學之士,但不是古板之人,接待客人,人情話語他也會說。

很多大人物外門看了請柬,識得人後便立刻讓下人帶路,直上內堂,能進內堂的都要由二叔親自接待,都是不可怠慢之人。

阿嬌遠遠的看也認出幾個,比如何芊的父親何昭,當朝開元府尹;還有當朝太尉,參知政事羽承安;武德司武德使朱越;當朝翰林大學士,判東京國子監陳鈺大人;在野的儒學大家珙桐;好遊山玩水的皇子李昱等等,還有些她也認不出,她雖長年住在京中,兒時卻是在江州長大的,因為父親是江州知府。

這些大人物人都會由外門下人直接接引內堂,本家人親自接待,梅園中其他人想見也見不著。

而還有一些需要王家小輩親自迎接,雖進不了內堂但也足以說明身份,比如京都最出名的幾個才子,還有真正的權貴之後。

這些就落在阿嬌頭上,因為她比較特殊,本來若是彆家自然該由家中男子來,但她是京中出名的才女,梅園詩會中不少人也是衝著她的才氣而來。

可她此時卻心不在此,之前迎接了慶安公主的長女李梅,還有羽府女眷,都是客套話,此時閒暇下來忍不住又想世子業該來了吧。

按他的身份是該有人接引進內堂,到時自己再去相迎的,可她總有一種預感,按世子的行事作風,興許不會來,便越想越心憂。

正當她胡思亂想之時,小惠匆匆上了小亭,提醒她道:“小姐,又有貴客來了。”

阿嬌收迴心思,點頭下了亭子,帶著幾個家丁和女婢出去,外麵已經等了幾人,最前麵的一個公子她認得,是晏家公子晏君如,交友廣闊,平時在文人墨客中很有名氣。

寒暄幾句後讓身後家丁收了禮,和本家人見過麵禮就算到了。

在他之後是京都很有名的才子曹宇,據說詠月詩文是一絕,同樣拜謝收禮,走完流程。

阿嬌隻是依例行事,這時麵前的公子她一下子想不起來,眼神示意身旁的小惠,小惠默契的不著痕跡看了一眼請柬小聲報給她,原是蘇州第一才子,名叫方毅,怪不得她不認識。

可下一位卻讓她愣了一下,原是塚勵公子,雖然他們隻在蘇州有一麵之緣,但當初畢竟父親之前答應過她和塚家的婚事,心裡多少有些尷尬,客套兩句,見他神色激動開口要說什麼連忙一句:“塚公子請!”堵住。

雖冇什麼,但不知為何阿嬌心慌慌的,要是世子知道了該如何解釋呢。。。。。。

對方麵無表情和那丁毅一起走了,這時下一位她也不認識,小惠想看請柬卻被那二十多歲的公子攔住。

“王姑娘不必看,我冇請柬。在下乃太子府中二子李譽。久聞梅園詩會大名,今日就是想來看看這地方是個什麼模樣,所以直接進來了,相府肯定不會怪罪吧。”

阿嬌話語一滯,太子府二子,那就是皇孫!

說話是要看場合的,這話要是一個市井匹夫說出來算極度客氣,但在這樣的場合說出這樣的話卻是十分囂張!擅闖不說,接著不是請罪,而是直言相府不會怪罪!完全不把相府放在眼中。

阿嬌心中微氣,但還是壓住,對方畢竟是皇孫:“是我們怠慢了,本該給奉上請柬的。”

“那倒不必,冇有請柬本皇孫還不是進來了,哈哈哈。。。。。”他得意笑了幾聲,阿嬌周圍下人此時也聽出些味道,但都敢怒不敢言。

他並未送禮,轉身要走時突然又像想起什麼:“說起來王小姐似乎與堂弟李星洲有媒妁之言,以後也是一家人,哈哈,可惜我那堂弟脾氣不好,還請多多擔待。”

這下是人都聽出來**裸的挖苦了,這婚事可是所人員默認京都才女心中永遠的痛。周圍下人低頭咬牙,卻不敢漏半分不滿,那可是太子之子啊。

奇怪的是當事人的王憐珊表現怪異,她先是一愣,隨即臉色微紅,躬身道:“這是小女子分內之事。”冇有半點惱怒的意思。

這下換李譽呆愣當場,本認為最傷人的譏諷反而冇半點效果。嗬,強顏歡笑嗎,隻好一揮衣袖就此走了。。。。。。。

風波不過是個插曲,很快就過去,之後還來了許多人。

不過隻有一個阿嬌記得,那就是京都有名的才子,行文詩詞以俊逸優美著稱的謝臨江,因為他上來就問世子李星洲有冇有來,從言語中看得出他是崇敬世子的。

在那之後阿嬌推辭了一些才子和閨中密友的同遊邀請,靜坐在亭中等候,可直到下午也冇等到人。會不會世子已經來了,隻是他不想上來呢,這樣想著她叫來小惠,讓她去門口檢視名冊。

不一會小惠就匆匆回來,果然世子真的來了!隻是冇有登門拜禮而已。

我去找他。。。。。。剛有這樣的念頭,又想到梅園中這麼多人,自己光天化日之下去找一個男子,那也。。。。。。太不合禮法。阿嬌輕咬下唇,雙手揪著手帕左右危難之際,突然內堂來了婢女,說有人要見她,爺爺讓她儘快過去。

有人要見她,還是爺爺讓她儘快過去,阿嬌有些疑惑,但還是點頭,是誰要見呢,連爺爺都催促她?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