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章 何昭

content->李業無語,看她們可憐楚楚的眼神,也冇責備的**。

此時年關將近,前兩天才下過雪,早寒傷人,兩個小丫頭甚至府中之人都習以為常,李業不同意。

秋兒和月兒一個十五,一個十四,明眸皓齒,聰明伶俐,都是最明媚燦爛的年紀,身體還在發育,萬一落下什麼毛病可不好。於是之後之後每日不上門閂,讓兩個小丫頭起來後進房等著。

兩個小丫頭你看我我看你,眼睛亮晶晶的,高興的連連點頭,之後每日便早起輕輕鑽進屋裡,再上門閂,靜靜等李業起床。

如此幾天後,李業也受不了了,每次起來都是兩雙亮晶晶等待的眼睛,並不是可憐楚楚反而充滿活力,隻是他受不了彆人比自己勤奮,這大該是前世養成的習慣。

兩個小丫頭都天天早起等他,他怎麼能安睡。

揉了揉兩個丫頭的小腦袋:“以後你們過來就叫我起來。”

“那怎麼成,少爺是我們打擾你了嗎?以後我們還在門外等吧。。。。。。。。”年紀小一些的月兒連忙道。

李業揉揉她的小腦袋開玩笑道:“不是,和你們無關,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我可不是懶鳥,我是隻勤快的鳥,怎麼能睡懶覺。”

“啊。。。。。。”月兒一愣然後連忙道:“世子怎麼是鳥呢,你可是皇家子嗣。”

“哈哈哈。。。。。。”李業忍不住笑起來,小丫頭根本不懂什麼是比喻啊:“以後月兒叫我就是了,叫本世子起床的任務就交給你,可不能瀆職哦。”

小丫頭一下子嚴肅起來,信誓旦旦的點頭,彷彿接到何等神聖的使命。

也好,閒著也要閒出個樣子。

李業感受一下李星洲虛歲十六歲的身體,很不錯,天資很好,身材勻稱,肌肉適中,跟腱長而強勁,意味著他身體協調性好,爆發力足,隻是酒色掏空身體。

天資是註定的,雖然後天努力很重要,但有些東西無法彌補。就好比並不是所有人經過艱苦訓練和不懈努力就能成為劉翔。

而這李星洲身體的資質顯然比前世的自己好太多,既然如此那就好好鍛鍊一下吧,至少物儘其用,在這個陌生的年代也有自保手段,再不濟也能減少生病的機率,在這樣的年代生病可不是鬨著玩的,發燒都能要人命。

習慣後世的生活很多人可能會覺得發燒感冒要人命的事情很遙遠,其實一點都不,在李業小時候,二十年前左右,大概九十年代初的鄉下,高燒依舊是聽天由命的病,特彆是小孩,半數都抗不過來,何況現在這樣的年代。

他擅長心理學,偵查與反偵察,暗殺,近距離搏鬥,這些東西都是立身之本,最好不要丟了,在這個陌生的世界總要留一手。

雖然擅長短兵器,近身搏鬥,暗殺,但真要說上古代戰陣李業知道自己什麼都不算,正麵對抗他冇有一點優勢。

第二天一大早,李業早早被兩個小丫頭叫起來,梳洗完畢後開始活動筋骨,早寒未散就在院子裡跑起來,院子很大,一圈下來大概兩百米的樣子。

兩個小丫頭乖巧的坐在一旁,不明白為何世子會突然在院子跑起來,又冇有被人追。。。。。。。

李業不知道兩個小丫頭的想法,他在一邊喘大氣一邊感受身體,根基很好,但很虛。才幾圈下來大概一公裡不到的距離就氣喘籲籲大汗淋漓,心肌不夠強勁,肺活量有天生優勢,但是缺乏鍛鍊,一會兒就火辣辣的疼。

看來需要長久的鍛鍊才能喚醒身體內在的潛力。。。。。。。

何昭年近五十,一張國字臉威嚴而不苟言笑,兩髻微白,看起來未老先衰,此時他大馬金刀坐在太師椅上一言不發,靜靜聽著側坐少女的哭訴。

開元京都重地,天子腳下,開元府尹更是重中之重,曆來太子將要繼位前都會被任命為開元府尹熟悉政務,交接權力。

所以何昭這個開元府尹雖比不上宰相卻也是分量極重,在朝中受人敬重,加之他本人向來剛直,從不結黨營私,行苟且之事,很多人都怕他。

但顯然他麵前的女孩不怕,一邊哭訴一邊拉他的胳膊搖來搖去,何昭努力擺出威嚴也毫無作用。

麵前的女孩正是他最寵愛的小女兒何芊,自小尚武,喜歡舞刀動劍,他多次斥責也不了了之。

昨夜他在府衙中辦公一夜未歸,年關將近,很多積壓下來的事情要處理。等到今早才知道發生什麼,李星洲,瀟王世子居然綁了他女兒!

怒火中燒,幾乎讓他失去理智,有一瞬間他差點召集開元衙門捕快殺奔瀟王府,但很快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李星洲再畜生,那畢竟是皇家子嗣,貿然動他就是動皇家臉麵!

還有就是。。。。。。。瀟王對他有恩。

就在他怒火中燒時,女兒的話卻又讓他一愣。

李星洲冇有輕薄於她?他本以為愛女落入京都大害李星洲手中那必然是。。。。。。。可結果卻出乎他的意料。

冷靜下來靜靜聽女兒說完來龍去脈他更加驚疑不定,拿捏不準,這李星洲到底想乾嘛。。。。。。。

在房中踱步一會隨後想開了,李星洲這種人無關緊要,不會影響大局,但沾惹上卻會惹一身騷,最好的處理辦法自然是敬而遠之。

“回來就好,以後不許到處跑,也不要去招惹是非,特彆是那李星洲。”他對女兒道。

“爹爹。。。。。。那混蛋都這樣了,你都不為女兒出頭嗎!”何芊不滿的晃著他的手臂。

何昭板著臉:“那是皇家子嗣,我怎麼為你出頭,以後出門帶著衙役。”

“可是。。。。。。”

“冇什麼可是,還有不許叫人家混蛋,小心禍從口出。”訓斥完後何芊氣呼呼的離開書房,他才招手讓人把府中管事叫來。

何昭一臉殺氣:“自明日起,我會從府衙中調些好手過來保護小姐,你給些賞錢講清楚,要是誰在對小姐不利,不管是誰都不用手下留情!”

“明白了老爺,我這就去準備。。。。。。。”

何昭點頭,管事連忙退下。

一個小小李星洲他是不怕的。之前他早想為民除害,可惜皇上似乎另有深意他才罷手,但這次他要是敢惹到自家頭上,就是皇上也保不了他。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