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遠遠的,李星洲見過來的是一隊人馬,幾十人,人人著甲,個個彪悍。

正中人騎一匹白馬,年紀看起來四十多歲,骨架寬大,但很瘦弱,眼窩深。

等走到一半,他停馬,隻帶兩人就向這邊走來,馬蹄很慢,幾乎冇什麼響聲,但隨之靠近,李星洲身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傳說中的完顏烏骨乃,北方第一雄主,當世最傑出的人,所有人第一次親麵其人,壓力也好,好奇也罷,總會有的。

完顏烏骨乃啊,隻怕百年之內,他也是最為出色的人物了。

彆說李星洲的功績,不過打下蔚州、安定、南京,三地算起來,還遠冇有遼國一道之地,可光是這些地方,景國耗費上百年,數次征伐,損失無數,流血無數才終於拿下這大概三分之一左右南京道的土地。

可遼國有五道,上京道,中京道,南京道,西京道,中京道。

眼前這個男人,隻用三年多,接連拿下遼國上京道、中京道、東京道、西京道,連南京道也被壓縮得隻剩南京道的部分土地留給景國。

這樣一個人人物,彆說他,就是景國繼太祖皇帝之後最能打的塚道虞也遠遠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所以當他打馬上前,身邊隻帶四人就直接走到新軍陣前時,新軍將士也好,周圍人也好,都感到一股壓力。

李星洲拍了拍眉雪,眉雪上前幾步,脫離劉季和魏雨白的保護。

完顏烏骨乃也絲毫不把他身後數千士兵放在眼中,打馬上前,脫離與他同來的幾人,身後隻隻跟著落後半步的劉旭。

兩人在兩軍之中站定,之間隻隔二三米距離,能清醒看到對方表情。

對麵的人不像天下雄主,比李星洲想象中年輕一些,也瘦弱一些,不過看他骨架很寬大,應該是得病了。

這並不奇怪,大多征戰沙場的人多少都會留下毛病,晚年很難過。

完顏烏骨乃臉上帶一絲笑。

“皇上說平南王是少年英雄,而他愛惜英雄,再者貴我兩國之前結盟對付遼國,如今盟約依在,兩國還是盟好之國,所以招待盟友本來就是應該的。

王爺可以留下來住幾日再走,我們讓出營地讓貴軍駐紮,準備酒肉供貴軍士兵享用,還有大金、高麗美女陪伴王爺,保證讓王爺賓至如歸。”劉旭的翻譯。

李星洲拱手:“多謝你們皇上,不過我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請告訴你們貴國皇上,如果有機會,儘可來景國,本王會用同樣的禮儀招待。”

劉旭一頓,還是如實翻譯過去。

聽完這,其臉上的笑意也消失了,接下來的說高了幾分,雖然聽不懂,但有種不威自怒之感,加之其身份,一般人肯定早都怕了。

不過這招對於李星洲顯然是冇用的,他毫不在意,就如冇看見完顏烏骨乃的臉色一般,直接看向劉旭,示意他翻譯。

劉旭也看他一會,大概見他根本冇有變化,有些失望的道:“皇上說你這是不給他麵子,若是如此,他說不定會動怒。”

李星洲放開韁繩拱拱手:“確實有事在身,所以抱歉,不過貴國熱情我記下了。”

劉旭翻譯之後,完顏烏骨乃臉色更加不好,又說了一堆。

“皇上說現在看來你不是英雄,冇有英雄的膽色。”話是劉旭翻譯過來的。

李星洲看著眼前的男人一笑:“本王要是個英雄,早該有人給我收屍了,英雄不好當,所以本王從小到大都冇想過做什麼英雄,如果貴主上是英雄,來日請到開元一聚。”

劉旭翻譯了一會,完顏烏骨乃臉上怒色卻漸去了,隨即開始說話。

“真不愧是傳說中的平南王,今日能見你也不錯,朕冇有白白南下。”

“能見你本王也很榮幸。”李星洲回答,話說到這,對方已經冇有了怒色,反倒是像兩個普通朋友說話,因為話到這,試探也好,算計也罷都結束了,大家都明白拿對麵的人無可奈何,如此自然可以平視而談,心平氣和說話了。

這大概就是上位者的談話吧,如果冇有實力和智慧,那早就死了,自然也冇有平等說話的權力,所以青梅煮酒論英雄之魅力就在於,身處弱勢的劉備,能機敏的與上位者曹操談笑風生。

所以物理基礎的弱小隻是一時弱小,而內心的懦弱卻是長久的懦弱。

能見到完顏烏骨乃,確實是人生一大幸事,李星洲冇有說謊,敵視他也好,憎惡他也好,可他當之無愧是一世之傑,當世最傑出的那幾個人才。

“哈哈哈哈。。。。。。。”完顏烏骨乃大笑起來。。。。。。

“夏(西夏)王,高麗的國王,還有蒙兀國王都(1)說過差不多的話,冇想到的是今天聽你一個小孩說出來,居然是最令我高興的。”劉旭老老實實的為兩人翻譯著。(注:金國封西北草原上的遊牧部族首領大汗為蒙兀國王,北方眾多遊牧民族部落的聯合政權才被稱為蒙兀王國,可能是“蒙古”這一稱呼的最早來源,但為好寫,所以作者就提前把西北草原上的遊牧部族統統稱為蒙古了。)

李星洲也笑起來,“你這麼說我也很高興,如果我膽子再大一些,我想跟你喝酒。”

完顏烏骨乃聽完之後點點頭,神色不明,又像歎息,又像無奈,他輕歎一聲開始說話,劉旭不斷翻譯,“等我回到國都上京,朕會向天敬酒一杯,等你回到開元,可向天敬酒一杯,這樣就算我們對飲了!”

李星洲拱手,點頭道:“我會記住的。”

完顏烏骨乃也點頭,然後悠悠道:“像你這樣的人,如果有可能朕實在不想在戰場上見到。”

“像你這樣的人我也不想在戰場上見到。”李星洲認真道,這是真話,他真的一點都不希望在戰場上見到這個三年時間滅亡遼國的男人,不過希望是希望,現實是現實。

所以他接著補充:“不過如果見到,我會竭儘全力殺了你。”

劉旭翻譯完,完顏烏骨乃在馬背上豪爽大笑,最終隻回了一句簡短的話:“我也是!”

李星洲也大笑起來,一老一少,相隔一兩步,仰天大笑,最終拱拱手,默契的調轉馬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