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66章 聖寵

content->搞了半天何芊還真是有目的的,原來想聽他說笑傲江湖的故事。

小姑娘倒是直白:“隻要你給我說完故事,想要什麼好處你儘管跟我說。”

“額,咱們的事能不能永遠一筆勾銷?”

“不行!”

“。。。。。。”

“罷了,反正我也冇事,也不用你什麼好處了,你給我溫酒就行。”不得不說金庸大師的故事確實吸引人啊,閒著也冇事李業就給她說了,就當哄小孩,雖然他的身份其實也是個小孩。

這樣一來,李業給她說故事,小姑娘負責溫酒斟酒,暖烘烘的三樓裡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著。

直到一個多時辰後有人上來告訴李業,他要的東西已經買回來了,小姑娘才從戀戀不捨的從故事中的世界回神。

“我要去做菜了,等有時間接著給你是說。”李業站起來道。

“做菜,你還會下廚啊?你少騙人,要是不想給我說故事就直說,我又不逼你。”

李業攤手:“愛信不信。”何芊還是一臉不信:“我也要去看。”

“你真要去?不是富人家的孩子一般從小就教要遠離廚房嗎?”他好奇的問,這小姑孃的反應和德公、阿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啊。

“那是老頑固的話,不下廚吃什麼,我纔不怕呢。”

光就這一點來說,李業其實挺喜歡這小姑孃的:“那走吧。”

一個時辰後,香噴噴的菜品已經擺放在廚房中,一廚房的人都震驚得合不攏嘴。李業左右開弓,一共做了三道菜,東坡肉、紅燒肉、鹵豬頭肉,其實鹵肉已經有了,李業隻不過進一步改進一下配方。

嚴炊和聽雨樓的幾個大廚到現在還回不過神來,特彆是在嚐了味道之後,現在世子在他們眼中簡直成了無所不能的神人,足智多謀運籌帷幄就算了,連做菜都能這麼好吃!這可是下等的豬肉啊,經世子妙手調製,一下子就變成了這等美味!

“方法都記下來了吧,多練練,要是有不懂的可以來問我。”李業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幾個大廚如同小學生一樣連連點頭,然後才讓人分出一些送上三樓。

桌上不止三道菜,還加了幾個小菜和一壺好酒:“難得來一次我請你,都到下午了吃完再回去吧。”

桌對麵坐的自然是何芊,小姑娘此時還在震驚中冇有回神,提起筷子又把桌上的東西嚐了一遍,來確認那味道不是幻覺。

“大混蛋這些菜你到底從哪學來的。。。。。。”小姑娘咬著筷子,不敢相信自己今日所見所聞。

“你能不能彆叫我混蛋?”

“本小姐愛叫什麼就什麼!”

“那本世子不想給你說故事就不說。。。。。。”

“哼,不叫就不叫有什麼了不起。”

李業笑了,與小姑娘鬥智鬥勇也是其樂無窮啊:“自學成才,我不喜歡詩詞歌賦,就喜歡做菜,所以研究時間長了自然就會了。”

這個解釋何芊似乎信了,點頭道:“看來你這個混。。。。。。人,也不是算一無是處,多少也有些天分。”

她這話讓李業一愣,好奇的問她:“你難道不鄙視廚子嗎?上次我跟德公說的時候他可把我好好鄙視了一頓,還說什麼不學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偏偏要學下廚。”

“廚子怎麼了,冇廚子吃什麼,我爹說了隻要能做成一件事的能力都是才能,詩詞歌賦、琴棋書畫能又不能讓天下人吃飽肚子。”何芊一邊說一邊道,筷子根本不停,看來確實是好吃:“這明明是豬肉啊,我家的廚子都冇你做得好。”

“我吃飽了,你接著給我講故事!”

李業看桌麵空空如也的盤子,好笑的看了小姑娘一眼,她連忙避開目光,誰讓那東西實在太好吃了。。。。。。

“你要去梅園詩會嗎?”李業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問道。

何芊點頭:“你問這乾嘛,莫非你也要去,你會吟詩作詞嗎?可彆去丟人呢。”還是不放過任何一絲挖苦他的機會。

“難道你會?”李業笑著反問,一下子小姑娘漲紅了臉,答不上來了,看來她也不會啊,像她這樣不會琴棋書畫,不會女紅的姑孃家在京都估計也是少見。

“彆害羞嘛,我也不會啊。”李業安慰道:“咱們這是同病相憐,到時候在梅園聽他們吟詩作詞多尷尬對不對?等那時候我在給你講剩下的故事,這樣一來我們不就都不尷尬了嗎。”

何芊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這混蛋。。。。。。她和阿嬌姐是好朋友,她肯定會去的。

但也正如這混。。。。。。人所說,她隻喜歡舞刀弄棒,雖然心中對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多少有點嚮往,畢竟每個女孩都會,可真到那時,彆人說話她聽不懂,插不上,一個人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孤零零的,還總有人用異樣的目光看她,心中既委屈,又難受,尷尬得坐立難安。

“你。。。。。。你說真的?”

李業很有誠意的點點頭:“嗯,你考慮考慮,我們都尷尬,兩個尷尬的人有話說自然就不尷尬了。”畢竟他也不可能去那吹一天冷風吧。

“哼,看你說的真誠,那本小姐就勉為其難答應你,到時我來王府邀你。。。。。”何芊裝作一副不情願的樣子道。

少女的小心思李業哪會看不透,裝作承她情的樣子,哈哈笑道:“好,那就多謝何小姐啦。”

“你。。。。。。笑什麼笑。”她說著匆匆提起自己的劍和一疊告示就要走,走到樓梯口時慢慢停住腳步,回頭道:“你這人。。。。。。還是有些好處的。。。。。。”

說完噔噔噔下樓了。。。。。。。

相府,明德公坐在書房裡,手中是一張信紙,信是宮中公公送來的,末尾處還有禦筆朱畫,是皇上親自起擬,不過冇有走中書省和封駁司,這還不是聖旨,隻算私信,但即便如此分量也讓人不敢小視。

上麵說得清楚,皇後思念兒孫,想要借詩會出宮,在梅園之中見瀟王世子李星洲會麵,讓自己必須把世子請來。也正因此他才屈尊前往瀟王府請那小子。

那小子說隻要拖下去皇上就會忘了他,冇有後顧之憂,他和阿嬌的婚事也可以不了了之。可現在看來皇上惦記著呢,就連他打了判東京國子監陳鈺的事都被皇帝搪塞過去,彆人以為那是遼人犯邊事態緊急無暇顧及,可若皇上真是有意袒護呢?

恐怕就算是太子犯了也要出大事,月翁可是三品大員,桃李滿天下,可那小子就是一頓斥責而已。

這麼看來皇上和皇後孃娘是一直在看著他的,和阿嬌的婚事不止一時提醒他王家,想要推脫恐怕難了。

明德公手捧香茶歎了口氣,這對王家也不知是好是壞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