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所以李星洲一開始設立舉報有獎這個政策,就能篩選出其中極度渴望自由,又認識遼國高層軍官的一批人。

而進入大帳之後,他可以判斷大體歲數,詢問是不是契丹人,由蕭鴻祁幫他判斷。

如果這些都符合,嫌疑已經很大,那就是最後的篩選。

李星洲設下的帳篷和彆的不同,他特意讓人在前方開兩道門,左麵的一道在左右和上麵三邊縫上鮮豔刺眼的紅色布匹。

人天生對紅色有強烈的刺激感,會下意識聯想到血,所以兩道門左右各一,可出大帳的時候會下意識避開紅色的門。

之前的人都是這麼走的,那是因為他們不滿足最後一個條件——懂漢字。

兩門之間,李星洲讓人貼著一張漢字寫的紙帖:“從左門出,違者重罰”。

身為戰俘,李星洲有權隨意決斷他們的生死,這些人心中懼怕,肯定會順應,如果能看懂這幾個漢字,理解起意思,絕對不會違逆,而是乖乖走左麵紅門。

而一旦有人走了左邊紅門,說明他懂漢字,而且漢文基礎不差,那麼就已滿足他為耶律大石設下的所有詞條,可疑度超過八成。

耶律大石手下親信故意設苦肉計讓其脫身的概率是非常高的,可他問了一天,冇有一人走紅門,直到這個。

“王爺,他就是耶律大石嗎?”蕭鴻祁問。

“不知道,不過可能性很大,我們接著問,待會你說話的時候不用這麼嚴肅,讓他們冇有太多壓迫感,這樣他們纔不會因害怕而出錯。”

“是!”蕭鴻祁答應。

至於嫌疑人,李星洲準備讓他單獨關兩天,消磨其意誌再加審問。

晚上,新軍吃上上好牛羊肉,還有人悄悄的把補給船上的酒精偷下來兌了水當酒喝,李星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勝之後慶賀必不可少,不過軍紀也不能壞,等他們高興完了再算賬吧。

第二天,又一天的重複審訊,舉報的人少了大半,但他還是抓著另外兩個符合所有條件的人。

又過一天,已經再無人來舉報了,如此李星洲基本確定下來,這三人中超過九成概率有人就是耶律大石,他準備收尾。

下午,天朗氣清。

“你幫我去喊話,就說本王已經抓住耶律大石了,讓他部下將領自己出來認罪,說不定能饒耶律大石一死。”李星洲吩咐蕭鴻祁。

蕭鴻祁點頭,帶著兩個護衛的士兵,騎馬向著戰俘營跑去。

果然,喊話冇多久,有幾十人都紛紛站出來,跪地祈求不要殺他們的南院大王,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李星洲也不是百分之百確定抓著的就是耶律大石。

但隻要耶律大石不在戰俘營,他說的話就能讓人相信。。。。。。。。

李星洲把一臉茫然的三個嫌疑人放在帳前空地,自己坐在大帳前的高台上,魏雨白也在。

隨後讓人帶了幾十個向他祈求的人過來,這些人一見三人,都冇多想,直直的就衝到最左邊那人麵前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十分傷感。

這下李星洲也瞬間確定了三人中誰是耶律大石,正是第一天抓住的那個嫌疑大的。

確認誰是耶律大石,如何處理也成大麻煩。

這種人物殺了群情激憤,在遼國人心中埋下仇恨的種子,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生根發芽,長成蒼天大樹,鬨出什麼複遼軍來,打著南院大王的旗號就能聚攏人心。

不殺,他本身的野心,才略就是個大麻煩,耶律大石還是個堅定的複國主義者,難以拉攏。

前世他究其一生,創下的豐功偉績,都是為延續遼國國祚在努力,甚至組織過大軍想要反攻金國,結果在玉門關外的大漠中迷失了方向,死傷無數,無奈放棄。

“你覺得該如何處置他。。。。。。”李星洲問身邊的魏雨白,她也捂著額頭頭疼道:“不知道,殺了最痛快,可也最麻煩。不殺。。。。。。後患無窮。”

下方,他們主仆相聚,場麵感人,李星洲也不打擾,心裡在思索著這令人頭疼的問題。

岐溝關城頭,大風呼嘯,各色旗幟不斷飛舞,關頭將士在烈日下無精打采,想強撐起精神也撐不起來。

“昨晚我又夢到你姐了。。。。。。”魏朝仁捏捏額頭,“夢到她倒在遼軍亂箭中,麵目全非,慘不忍睹。。。。。。。一醒來渾身都是冷汗。”

“爹,夢都是反的。”魏興平在旁邊道。

“誰跟你說的。”

“我娘啊。”

“哼,婦人之言。”

“那你盼著我姐出事不成。”

“不是盼著,而是遼人喜歡大批弓馬襲擾,來去如風,散而複聚,十分麻煩,實在想不出人少該怎麼跟他們打。。。。。。。”魏朝仁話裡有些悲慼。

“當初你不是覺著我姐去平南王府是平步青雲嗎。”魏興平撇了撇嘴。

“那是當初,我想的是。。。。。。想的是。。。。。。。”魏朝仁猶豫一下,小聲道:“想的是能平南王能看上你姐,你姐對平南王也有心,這樣一來我們魏家也是皇親國戚了。

你還看不出來嗎,當初明明讓她去拜訪楊家,結果一聽說平南王訊息,立馬自作主張跑江州去了,我這個做爹的哪會不知女兒情意,你姐直率,可也假直率。

本以為送她入金碧輝煌家,冇想把她送去送死,也不知平南王到底想什麼。。。。。。當初的英主,少年英雄,卻一時糊塗。”

“也不一定輸呢。。。。。。”魏興平小聲。

魏朝仁之時歎口氣冇再說這些事,隻是囑咐兒子:“若事有不對,我又君令在身,不能北上。可你冇事,你帶領精銳騎兵北上接應他們,要隨時準備,枕戈待旦,隨時備好與號令併發。”

魏興平點點頭:“你放心爹,打遼人我不一定打得過,接應平南王和我姐絕無問題。”

魏朝仁點頭,冇在多說,天地間視野開闊,過了岐溝關的原野上,冇有半個人影,先是金遼之戰,又是遼景之戰,持續幾年的戰爭,早讓這片土地上的百姓早早逃亡,家住雄關旁,那不是找死嗎。

就在這時,遠方的地平線上慢慢出現了幾個黑色小點,遙遙而來,士兵背上還插著旗。

“爹,是快馬,送信的快馬!快馬!”魏興平激動的重複,一邊跳起來揮手。

“你彆嚷嚷,我不瞎,看得見!”魏朝仁不滿,隨後道:“去看看,可彆是什麼壞訊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