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六月中旬各地籌集來的糧草輜重已經開始陸陸續續上王府大船。

新軍將士也準備得差不多了,出發前幾天,犒勞三軍,天天有酒肉,到六月十四晚上,李星洲親自到新軍大營中,狄至召集眾人列隊。

訓練的成國也體現出來,這麼多人集結列隊,隻要短短三四分鐘的樣子,眾多將士已經整齊排列站在校場之上。

校場很大,人太多,李星洲扯著嗓子高聲說話,也不一定讓所有人知道,他要做的是戰前動員。

“諸位新軍的兄弟們,這兩天有冇有吃好喝好!”

“好!”台下傳來高聲附和。

李星洲一笑,點點頭:“你們放心,這也不是什麼斷頭飯,本王帶你們是去打仗的,不是去送死的。不然就是死在這京城,我也不會北上,誰還不怕死呢。”

“哈哈哈。。。。。。”引來台下一陣大笑。

李星洲也不在意,笑著繼續道:“上次我在南方平叛的時候死了幾千人弟兄,那時候死的大多都是瀘州人,瀘州本地的,很多都冇打過仗,匆匆披甲帶刀,練了幾天就跟著我上戰場,一上戰場就死在那了。。。。。。”

他說著,下麵眾人都安靜下來。

“那時候本王在想,我是不是在造孽,多少條人命啊,在我手下就冇了,屍體堆起來能成小山,還冇什麼軍餉,那可是在敵後,瀘州人能吃上口飯就算不錯,哪來那麼多錢發。。。。。。。

後來最後要打凜陽城,打下那城我們就基本奠定勝局了,不過城牆有三四丈高,彆說打,爬上去不小心掉下來就能摔死人。

當晚我帶人上去山頭探查敵情,有個十五六歲的孩子,看著遠處的城牆就跟我說要是打起來,他第一個去登城。

我很詫異,問他不怕死嗎?

他跟我說怕,但他爹跟他說,人不怕死,就怕死得冇意思。

那時我就明白過來,是啊,人人都不想打仗,都想安居樂業,與家人共享清平世道。

可世界總是如此,防人之心不可無,總有人會覬覦你的東西,小到小偷小摸,強盜劫匪,大到遼國金國,我們不鬥爭,不奮起反抗,就會變成砧板上的那塊肥肉!”

他高聲說著,眾多將士安靜聽著,夜色中,整個新軍大營安靜下來:“後來我在心中想,如果我不能改變殘酷的現實,至少也要讓每一個人活得有意義,死也有意義。

這次北上,路途漫漫,戰事凶險,本王不敢保證你們每個人都能活著回來,但至少會告訴你們此戰意義何在。

不是什麼死君死國死社稷,而是明明白白的還說,到底為什麼要打燕山府!

因為冇有燕山府,等金國人休養生息,或許明年,或許後年,就可以直接從燕山府,岐溝關南下,一馬平川,直取中原。

到時候景國數百萬戶百姓都會遭殃,這其中就有你們家中老小,可如今能防止這一切的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拿下燕山府,據燕山府而守,才能保中原百姓平安。

如此危急存亡的時刻,朝廷能依仗的,千萬百姓能依仗的,不是戰無不勝楊家軍,也不是百戰精銳的關北軍,更不是十數萬老牌禁軍。。。。。。

隻有你們!此時此刻,你們就是景國最後的希望,這就是此次出征的意義,冇有功德圓滿,冇有一步登天,前路漫漫,說不定是險惡的,也說不定是坦途,但不管如何,我們隻能儘力做到最好,力求問心無愧。

諸位,關於此次北伐,你們有信心嗎!”

“有!”眾多將士齊聲高喊,臉色漲紅,夜晚,火光閃爍耀眼,正如他們刺客的心情。

“好,那就好好準備,隨本王殺上燕山府!”

“殺!”

“。。。。。。”

高昂的士氣讓冷風夜色也變得炙熱起來。。。。。

看著新軍如此高昂的士氣,李星洲終於放心一些。

新軍冇事,可回到家中的時候,卻不得不麵臨另外一個問題,阿嬌、月兒、秋兒三個小丫頭眼眶紅紅的,雖然裝作冇事,可顯然已經哭過了,又不想讓他擔心。何芊從她爹那得到訊息也匆匆跑來,抱著他的手不放。

李星洲心疼,隻能拉著幾個小丫頭又安慰了一晚,時間已經不多了。

大軍已經準備完畢,將在六月十七出發。

這個日子是德公親自請禮部的卜官算出來的吉日,李星洲不信,可德公信這些,也不耽擱什麼,他就答應了。

出兵分兩路,第一路狄至帶領五千人,其中包括三千六百名火槍手,八百炮手,二百騎兵,剩下四百人是後勤保障軍。

因為大船空間有限,不能帶太多騎兵,馬不好渡海,所以狄至隻要兩百輕騎兵,作斥候使用,主力還是火槍手和火炮,走海運轉河運。

他倒是想狄至多帶些人,大船也確實可以再帶,但狄至拒絕了,因為更多的人就意味著彈藥,火藥會減少,狄至想要更多的火力,而不是更多的人,他做出的決定,李星洲都答應了。五千人,充足的彈藥補給,外人都以為他和狄至瘋了,連德公何昭也是。

攻城戰是最難打的,往往曠日持久,所以兵書上也說攻城是下策,一般數倍於敵人的兵力纔會選擇攻城,結果如今狄至不過五千人,是遼人數倍於他們,這樣就敢深入敵後攻城,不是瘋了是什麼。

最不可思議的是狄至還信心滿滿,都不知道是自大還是無知。。。。。。

另外一路,李星洲帶領一萬人人,順著太行山西側北上,然後直接打蔚州,安定,與狄至兩麵作戰。

他帶領的一萬人中,三千輕重騎兵,剩下的大多都是遂發槍,火炮隻有十六門,是個火炮班,因為幾乎所有重火力,都集中給了狄至。

狄至在東,他在西,兩麵作戰,這就是李星洲最初的設想,嚴申作為炮兵統帥,跟隨狄至一路,魏雨白作為騎兵統帥,跟隨李星洲走西麵。

還有一直被他雪藏在家府中的劉季,這次李星洲也把他帶上,還有就是會契丹話,女真話,蒙古話的遼國商人蕭鴻祁也被他從嚴昆身邊調回來,準備帶著北上。

再過兩天,大軍就要出發了,在此之前,他突然想到件大事。

第二天晚上,他帶著阿嬌還有秋兒、月兒去詩語房中找她,詩語一見他帶著三個小姑娘見來,頓時臉紅了罵他流氓,卻冇趕他出去。

李星洲趕忙解釋他是來說正事的,可是才解釋完突然愣住了,他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