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戰敗的訊息很快,最先是從江州一帶傳過來的,其實比樞密院的戰報還要快了很多天。

隻不過最初訊息在開元府傳開的時候隻有少數人說,多數人是不信的,朝廷都說了大軍節節勝利,哪會敗呢,再說皇上都改遼南京為燕山府了,那必定是已經大局已定。。。。。。。

說辭差不多都是這些,各種文人義士歌功頌德,圖個痛苦,跟風的也不少,所以勝利的事彷彿已經板上釘釘了。

不隻是民間,連朝堂也是如此,有時隔三差五議事,對北方戰事的討論,說著說著就會變成誰功勞大,誰該賞賜之類的,又有奉承討好幾位主帥的,但居然有半數還是批評的。

有人說楊文廣殘暴無度,有人說楊洪昭擁兵自重,浪費錢糧,有人說魏朝仁作戰不利,居心叵測。。。。。。。

這些人遠在千裡之外,卻個個如有神通,可不要小看這些無中生有的攻擊,古往今來多少名將就是毀在這樣的口舌之中。

這幾乎是無解的命題,將在千裡之外,無法為自己辯解,朝中大臣可以恣意誹謗編排,可能是私仇,可能是文武對立,最多的是擔心武將立功,在政治上壓過文臣,所以必然會有一批人在集體利益驅使下聯合起來誹謗。

如果遇上耳根子軟的皇帝,天天有人這麼說,很容易就會信了,曆史上這樣死的武將不在少數。

直到戰敗的訊息傳來,第二天上朝的時候,皇帝並冇有掩瞞,而是直接讓福安當著眾人的麵宣讀三份戰報,一時間,眾人嘩然,很多人臉色都變了。

之前就一直彈劾主帥的人,如今有了實實在在的把柄,更是義憤填膺,開始對楊洪昭,魏朝仁和楊文廣窮追猛打,口誅筆伐,在這些人看來,戰敗這一事實遠遠比不上搬倒幾人重要。

德公則臉色完全黑了,太子目瞪口呆,彷彿慌了神,溫道離隻是歎了口氣,溫道離資曆比不上楊洪昭等人,但他是打過仗的,之前還更皇上說過,就擔心楊洪昭太過謹慎,冇想一語成讖。

朝堂上還在吵成一團,有人維護楊洪昭,有人責罵楊洪昭,有人在勸解,但關於如何解決和麪對當前難題,冇人說話。

有人是一心隻想扳倒楊洪昭等人,有人則是裝糊塗,知道這種關頭,誰還能拿出個主意?

比如湯舟為那胖子,看似他說得激烈,可李星洲細心聽了一下,說的都是“對對對,劉大人說的對。”“昆此言有理。。。。。”“這麼說來好像也是。”之類的話,還一臉凝重表情。

他差點笑出來,不得不說,這是個聰明的胖子,至少在明哲保身這點上冇人比他聰明,這種時候皇上要是問起誰能拿出辦法呢。

這死胖子啊,為人處世確實自有一套。

最後是德公站出來穩定大局,“陛下已經發旨北方,楊洪昭有罪無罪,等他回來再說不遲,當下緊要是議出個章程來,如何應對北方局勢!”

德公如定海神針一般,他一開口,眾人也不吵了。

“現在是國運繫於一線的關鍵時刻,北方不隻有遼人,還有金人!”德公語氣肅然,話音也高了三分:“光一個遼人已經如此能對付,那金人呢?

金人就駐紮在居庸關,山海關,連西麵大同府也在他們手中,你們有些人隻怕連居庸關,山海關,大同府是何地都不知,隻知道攪弄口舌,結黨攻伐,禍亂朝堂!”

德公高聲罵道,李星洲很少見他這麼生氣過,跟何昭的壞脾氣比起來,德公向來是脾氣好的,很少紅臉,大軍出發後,朝局暗流湧動,但為顧全大局,德公一直周旋其間,調和關係,好讓朝中不出事,大軍安心打仗。

結果現在戰敗訊息傳來,連他也再也壓製不住了,回頭指著一個剛剛叫囂要如何處罰楊洪昭等人的吏部官員大罵:“說了半天,你可知岐溝關在哪,山海關有在哪!

金人兩年不到把諾大遼國打得隻剩南京一城,你不知道嗎!大同府金人屠戮十數萬你不不知道嗎!

楊洪昭如何處置,待他下月回京自有分曉,你們現在就記著論,無非是想給他扣上一點大帽,反正他不在,也無法爭辯,你以為皇上不知道,你為我老夫不明白嗎!

大敵當前,國難當頭,不思解決進取之策,反而黨同伐異,為口舌之爭,你們算什麼朝廷重臣?對得起皇上,對得起天下嗎!”

德公臉色漲紅,年紀大了動怒,大罵之後差點站不穩,李星洲趕忙扶住他,他一通罵,朝堂安靜下來。

“王卿說得對,議個應對章程,彆說那些無用的。”皇上也麵無表情的開口,這一句話,也絕了彆人反駁德公的路。

可到議論章程的時候,所有人都安靜了,正如德公罵的,一些人連山海關,居庸關在什麼位置都不知道,他們怎麼議。

不過也有紙上談兵的,扯些書上的話生拉硬套還能自圓其說,何昭則則直接沉默下來,皇上問他的時候他老實搖頭:“啟稟皇上,臣一時也無對策。”

“那眾位愛卿呢,誰有對策?”

雅雀無聲。。。。。

皇上又看向他,李星洲其實也很無奈,他冇有可行高效的對策,但從來不是謀士,而更習慣領導者,所以他更擅長的是引導人思考。

他拱拱手道。回頭道:“事要一步步來,飯要一口口吃,首先要確定的是燕山府還打不打?”

“你這不是廢話,都大敗了,還打什麼!”太子想也不想就道。

他引出一個話題,眾人都紛紛思考起來。

不一會兒,度支使薛芳也站出來:“皇上,臣覺得不能再打了,國庫中的銀子起初因南方平叛已消耗得差不多,後來平南王補充進來百萬兩,但此次出征,三路大軍加輔兵,達二十餘萬,出兵快三個月,已經消耗一半。

如果神武軍和武烈軍撤退,岐溝關一帶隻餘下魏朝仁的關北軍和嶺捷軍攏共六萬於,國庫確實還可以再支撐半年以上。可今年入夏之後天降暴雨,連日不絕,道路橋梁垮塌,各地接連傳來信報,有役工死在各種天災之中,糧草運輸難度大增,這樣下去隻怕支撐不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