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海豚科中的一些海洋哺乳動物有著高智商。

海豚科中的佼佼者,稱霸世界各個大洋,從巨型鯨類,到大白鯊,再到小魚蝦都是盤中餐的虎鯨,大腦容量是人類的四倍,智商等同人類七歲到十五歲之間,會與漁民合作捕獵,會抑鬱而主動擱淺自殺,也會像人類試圖與他們交流那樣,試圖模仿人類的語言與人類交流。

嘗試與人交流時它們模仿的是船隻的馬達聲,因為它們誤以為那是人類的語言。

但就是這樣的生物,依舊無法進化出人類一樣的高度文明,原因可能多樣,但其中一樣是可以肯定的,它們冇有人一樣靈巧的雙手,可以用於製作工具。

它們的生存和殺戮隻能靠自身身體素質,所以虎鯨的殺戮技術一直在發展變化,在學習中進步,日新月異,讓它們輕而易舉到達食物鏈頂端,在各大洋裡橫著走,但是之後就不能再進一步。

可人可以,靠著靈巧的雙手,靠著創造工具。

就跟手工拉膛線一樣,手段打磨鏜刀也十分困難,但是隻要工匠們下定決心,或者以巨大利益誘導,就冇什麼做不到的。

到五月中旬,秋兒高興的告訴他,第一台蒸汽機已經組裝完成了,當然使用壽命的問題依舊冇有解決。

這點在意料之中,鏜刀就是為解決蒸汽機壽命問題而製造的。

他也和秋兒秉燭夜談了好幾晚,就是關於下一代蒸汽機的問題,氣缸將會采用圓形來消除四角應力,同時氣缸內部孔徑將由第一代蒸汽機帶動的鏜刀床鏜出,這樣就能解決使用壽命問題。

當然,這些都是講建立在鏜刀打磨出來的基礎上。

另外一邊,趙四帶著鐵牛,關仲等人,新炮彈的研究卻進入瓶頸,原因很簡單,錐形彈頭無法控製炮彈的飛行姿態,會導致炮彈脫離預定目標很遠,一旦上了距離就打不準了。

這幾天趙四天天住在後院,都快一個月冇回家,人也瘦了一圈。

李星洲去看了好幾次,都讓他不要有太大壓力,慢慢來,可趙四這人跟自己較真起來居然十分認真,硬是死磕在那不走了,連他都說服不了。

新軍那邊,有魏雨白的幫助,騎兵的訓練終於進入正軌,魏雨白起初也被王府的全身板甲嚇了一跳,畢竟工具鋼水準的鋼鐵打造的鎧甲,那可不是開玩笑的,若是五十米之外,就連王府的遂發槍也冇法確保擊穿,更不用說弓弩。

李星洲還專門讓王府工匠照著魏雨白的尺寸為她打造一套獨特的板甲。

三千騎兵,對於景國來說已經是不小的數目了,而且這次留新軍守京城,也讓魏雨白有更多訓練騎兵的時間。

王府的騎兵全是按照輕騎兵來訓練的,所謂騎兵輕重,並不是靠裝備重量區分,而是看作戰時的功能。

輕騎兵負責襲擾,包抄。重騎兵則需要正麵衝散敵人陣型。

新軍的騎兵不需要衝擊正麵戰場,如果正麵衝擊,反而會阻礙火器射擊。

所以新軍騎兵雖然裝備防禦力好,卻是當成輕騎兵來訓練,這點他也和魏雨白交代清楚。

蒙古鐵騎最後的落幕就是敗在法蘭西的抵近射擊中慘敗。

火槍兵,炮兵完全能夠接管正麵戰場,如今李星洲完全相信,天下冇有哪隻軍隊敢跟新軍正麵硬鋼。

新軍怕的是對方打不過就跑,難以擴大戰果,而這也就是新軍三千騎兵存在的意義。也是十八世紀世紀火器戰場上活躍著眾多胸板甲騎兵的原因。

狄至也看得很透徹,曾經向他建議不要留八百全板甲騎兵,應該全部改成半重裝的胸板甲騎兵。

李星洲聽後很欣慰,顯然狄至已經逐漸理解新軍的作戰理念,但他還是拒絕,八百全身板甲騎兵是最後的保險。

王府一切照常,在李星洲準備去康王府赴約的時候,宮裡又發生一件大事,翰林大學士陳鈺再次跟皇上在禦書房內爭執,理由還是老生常談的話題。

反對孟知葉,程禁等人奉命著書的事,結果這次皇上真的生氣了,震怒之下將陳鈺貶為庶民,除去翰林大學士之位。

這次風波冇有塚道虞那麼大,而且因為很多人早有心理準備,陳鈺頂撞皇上已經不是一次兩次。

李星洲聽聞後心裡歎氣,這老頭就是死認真,不鬆口。。。。。

明明那麼大年紀,都快善始善終,卻還不惜身,就算捨去一身功名利祿,也要堅持自己的真理。

陳府就在隔壁,冇有大將軍府那麼避諱,當晚李星洲就去看他。

陳鈺倒是麵色如常,還說什麼他早料到如此之類的話。

李星洲笑道:“要是早料多,陳大人就該脫身。”

“脫身不了,脫不了。。。。。。。”他搖搖頭:“老朽隻認理,王爺是認事,所以有做事的人,就要有認理的人,功名利祿,不過過眼雲煙。”

李星洲不再多少,說了一會兒話,然後放下禮物離開。

來到門口的時候,送他的是陳鈺的長子陳文習,他臉色猶豫,似有所求,李星洲就道:“陳叔若是有事,不妨直說。”

陳文習猶豫再三之後,不好意思的道出實情,因為父親罷官,冇了俸祿,加上頂撞皇上,眾多親朋好友,官場同僚也不敢與他們往來,如今陳府已經逐漸入不敷出。

加上還要經營生意清冷的詠月閣,更加難以為繼,他想將詠月閣轉賣出手,想問問王府買不買。

李星洲一下也不好做決定,因為如果要買詠月閣,至少也是幾萬兩的生意,還有後續能不能賺錢的問題。

於是推脫之後回去找詩語商量。

第二天一大早,與康親王約定的日子到了,李星洲已經迫不及待。

一大早在阿嬌服侍下梳洗打扮,吃了早飯,然後去王府馬廄喂好眉雪,後山也接連傳來趙四試射火炮的生意。

隨後,他派人去城外新軍大營把狄至叫回來。

狄至騎快馬到王府見他後聽說要去康王府,也是一臉懵逼。

“王爺去王府尋常不過,可。。。。。。可這和屬下有什麼關係?”狄至問。

“關係大了,你與我隨行。”李星洲對一臉懵逼的狄至道,然後將準備好的一些禮物掛在他的馬鞍上:“等下到了康王府,就說這些是你送的。”

“哈?”狄至一臉懵逼,但還是點點頭,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