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趙四是在京都小有名氣的木匠。尋常時候一年四季很多人都會上門找他做些家中器件,若是遇到窮苦人家他也會優待一些,少收點錢,因此在城東一代名聲很好。

雖然妻子因他少收錢時常抱怨,但他家日子比一般人家過得舒坦多了。

也正因此也有達官貴人會請他做木工,到時不止有工錢,做好了還會有不菲的賞賜。隻不過這樣的機會少之又少,而且出入朱門言語行動都要小心翼翼。

有機會出入達官貴人家中也讓他明白那些大人物是絕不可惹的,這其中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差距隻有親眼目睹才能明白。為此他每日安安分分,規規矩矩,娶妻生子,努力賺錢,想要就這麼過一輩子。

可就在今早,一個晴天霹靂打在他腦門上。

現在是年末,根本無活可接,加之天冷,好不容易得閒,他每日很晚才起床,可今早卻被急促敲門聲驚醒。

心中不滿,睡眼朦朧的他推開被子下床,還被媳婦抱怨。穿過積雪的小院,擱置打開正麵老木門,發現門口是自己二叔,身後還跟著一個人。

趙四揉揉眼道:“二叔這麼早敲我家門乾嘛,有事不能晚點再說嗎。”

二叔一臉焦急的道:“不是我有事找你談,是瀟王府有事找你,這位是王府來的嚴大人!”

瀟王府!一個響雷在腦中炸開,趙四一下子睡意全無,連忙抹了把臉道:“大人有什麼吩咐。”

“世子想請你到王府一趟,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趙四一愣,驚慌道:“好好好,小人這就去收拾。。。。。。”

“動作快些,可彆讓世子多等。”

“曉得曉得。。。。。。”趙四笑臉連連,可一退入院中就失了魂一般,踉踉蹌蹌進屋,妻子不解的問:“你這是怎麼了?”

“瀟王府招我辦事。”趙四哭喪著臉回答。

“王府!那不正好,又有許多工錢,不然憑你那點本事,以後怎麼給孩子請先生。”妻一邊整理床鋪一邊道。

“你知道什麼,那瀟王府可有李星洲啊!”趙四幾乎哭出來了:“李星洲可是京都大害,蠻橫不講道理,兩年前隔壁劉公家兒子就因在街上不留神擋他的道,被活活打斷腿,落了一輩子腿疾啊!”

聽到這妻子也慌了:“那不去了,家裡雖然缺錢,但掙錢的機會多得是,不急於一時。”

趙四絕望搖頭:“我若去了,遭殃的就我一個,可我要是不去恐怕我們全家都要遭殃啊!”

妻子呆愣當場,彷彿天一下子塌下來,流淚抱著丈夫道:“平日裡我都罵你,可那是氣不過,你纔是家裡的主心骨啊,你要是出來事可怎麼辦!”

成天被家中娘子罵的趙四突然聽到這話,一時感動也忍不住哭出來,夫妻倆抱頭痛哭。

好一會趙四才冷靜下來,下定決心撫著妻子的背道:“娘子,若是我在王府出了什麼事,你就帶著兒子和家中積蓄出京吧。有多遠走多遠,那些銀錢你當嫁妝,另找好人家嫁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嫁了你就是你們趙家的人,你要是出事我,我也不活了。。。。。。。”趙四娘子哽咽道。

“娘子。。。。。。”

“趙四你在乾嘛,快點!”院外傳來王府大人的催促。

趙四忍著悲痛抹了抹眼淚道:“這就來!”

李業在荒廢的院中見到城東有名的木匠趙四,被他一副視死如歸要上戰場的表情搞得滿頭霧水。

“嚴申,他真是木匠不是軍士?”李業問帶他來的嚴申。

“絕對冇錯世子,我找周圍人都打聽清楚了。”嚴申很肯定。

此時整個院子的雜草和雪已經被家丁剷除,囤在廂房中的木材被堆放在院中。

李業上前對戰戰兢兢的趙四道:“我派人向周圍的街坊鄰居打聽過了,城東一代你的木工最好,大家都承認,所以纔派人把你請來。”

趙四點點頭,心中有苦差點哭出來,平日他都會看在大家鄉裡鄉親的份上少收點錢,哪怕被妻子罵也在所不惜,為的就是結下善緣,冇想在這關鍵時刻卻害了自己啊!

李業繼續:“我叫你來是想讓你幫我做個東西。”說著李業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上麵畫著詳細的圖解。

“就是這樣,木板之間可以用釘子也可以用榫卯,這個你比較懂,你自己看著辦,目的是為了讓木板緊密一些,儘量不透氣。”李業一邊給他看圖紙一邊道。

趙四卻已經看待了,世子畫的圖紙又漂亮又簡明易懂,似乎還怕他看不懂,從不同方向畫了一遍,簡直如同老匠人一般。

“世子是要做一個大蒸籠嗎?可為何冇底。。。。。。”趙四看著圖紙有些不解。

“你不要多問,隻要按我給你的圖紙做出來就好,做好了賞你十貫錢。”李業道。

十貫!一聽這個趙四直接呆了,他辛辛苦苦掙一年也不過十貫錢,難道就做這麼一個無底的大蒸籠就可以!不管是真是假他都激動得不行,也顧不得怕了,連忙道:“世子放心,小人一定做得滴水不漏!”

李業點頭笑道:“那你開工吧,越快越好,用到什麼器具跟下人說,讓他們帶你去庫房找。”

趙四連連點頭,然後急忙開工。。。。。。

其實釀製蒸餾酒並不難,需要上下兩口鍋。

下麵的鍋放水防止燒燬,然後用竹子編成園盤裹上紗布放在鍋麵,上麵放一個圓柱形木質結構,就像無底的蒸籠,但要大很多。

用鐵做氣密性會更好,後世很多酒廠也用的是金屬材質,但是鐵遇水容易生鏽,時間一長釀出的酒會帶有鏽臭。

圓柱在鄉下也叫酒籠,裡麵裝上發酵好的糧食,接著酒籠上方放一口鍋,這口叫“天鍋”。

當釀酒時下方的鍋底加熱,其中的少量水沸騰,酒籠底部就會快速升溫,如同一個蒸籠。這時候發酵糧食中的酒精沸點低,快速汽化,然後上升,觸碰天鍋的底部。

最重要的一步來了,天鍋必須有兩個水槽,一個進水,一個出水,時刻保持天鍋中的水是涼水,相當於一套原始的水冷係統。

這樣一來天鍋一直是冷的,汽化的高溫酒精觸碰冰冷的天鍋底部,會瞬間凝結成液體水滴狀,附著在天鍋底部,因為鍋是圓弧,液化的酒就會向下流淌彙聚到天鍋底部然後滴落,這時候隻要一個酒槽就能把天鍋底部彙聚的高度酒引導出來。

這就是蒸餾酒的釀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