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件事有些不好說。

但他還是覺得該早點提醒皇帝,畢竟人心安定否,能覺得景國在麵對金國時會不會一潰千裡。

心理的作用遠超人們的想象,有時它的影響真是超過物質。

就像日本,他們的人均GDP很高,生活水平很高,但自殺率在世界排名居高不下,人民幸福感很差。

有時候人們都會很奇怪,你說日本人有吃有喝,生活富足,為什麼還不幸福?還要自殺。

但從心理學來看,這很正常,因為人的幸福感,很多時候來源於增量,而非存量。

這個月賺五百,下個月賺五百五,再下個月賺六百,人的心理就會處在積極狀態,幸福感不斷累積。

這個月賺五萬,下個月賺四萬九,再下個月賺四萬八,看似比之前多很多,人的心理卻會焦慮,不安,消極,各種負麵情緒不斷累積,享福感不斷下滑。

所以強調潛力是很重要的,偏偏中書些文章安定民心,卻一直在強調他的功績。

皇上有些不解:“此話何解?”

見大家都看過來,李星洲又拱拱手:“意思就是,皇上要安定民心,不能隻讓他們看過去,看現在,主要是要看未來!未來的潛力比現在的功績更加激勵人心。”

皇帝聽完默默思考,何昭、德公、塚道虞等人也思索起來。

這是一種常識性錯誤,新手麵試,一定會強調我以前乾過什麼什麼,有何種何種履曆,就算冇有也要強行編一些。

厲害的老手麵試,履曆自然要說,但他會把重心放在說自己將來的潛能和抱負,會為公司帶來什麼。

說白了,心理學研究發現,過去已經確定,你再說,還是過去,未來纔是大多數人關注的焦點,想激勵人,想讓人有動力,那就多說說未來,說說各種夢。

這就是心理學者經過大量案例研究給出的知識,“人們對潛力抱有的期待勝過現實。”

所以如果你是賣房的,對一個人說,未來這地方很有潛力,將來可能會開放,可能會漲多少多少,他絕對心潮澎湃,賣腎都想買,而忽略這破地方現在到底值不值這錢。

但如果你一直隻是強調,這地方現在有多好多好,硬體如何,交通如何,那賣出去的機率就會大幅度降低。

如今的民情驚懼也是如此,中書還有翰林院這些書呆子,寫文章自然厲害,可不懂這道理,一位強調他戰功有多厲害,可再厲害,怎麼跟一年差點把遼國滅了的完顏烏骨乃比?

“中書文書,應該多強調本王還年輕,前程大好,潛力無限。

對比對比完顏烏骨乃十六七歲時在乾嘛也可以,這樣纔有安撫人心的作用,一位強調戰功,怎麼可能比得過完顏烏骨乃,不是以己之短,接彼之長,民眾當然不安心。”

李星洲繼續解釋,“如果要以我安民心,那我勝在潛力,完顏烏骨乃勝在現實。

拿過往軍功說事激勵百姓,就是用我的現實對他的現實,怎麼可能贏。隻有強調未來潛力,百姓纔會覺得或許真能一戰,纔會安心。”

德公聽完似乎恍然大悟,點點頭道:“此話有理,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當以己之長,及彼之短纔是。”德公說著拱拱手,“陛下,老臣支援平南王的說法。”

何昭也微微點頭:“哼,冇想到平南王自賣自誇也有套本事。。。。。。不過,確實有理,臣也附議。”

皇上滿意點頭:“平南王見解獨到,細細想來十分有理。

中書翰林擇日重新改寫文書吧,若有問題可以向平南王請教,也由他覈查,寫完之後就不必過尚書了,直接交給開元府督辦粘貼,安穩人心。”

中書省,翰林院的官員還有何昭連忙跪下領命。

朝會結束時快到中午,幾十個太監由於福安公公帶領等在長春大殿之外,每個出來的大臣都贈送一個精美盒子,李星洲也有一份,裡麵是珍貴的山參,麝香等物。

眾多大臣自然感恩戴德。

李星洲在大殿台階上抬頭看了看日頭,大概中午,冇有急著一起離開,而是趁著發東西的時候告訴福安,他有事求見皇上。

福安連忙讓身邊的小太監帶他去見皇帝。

小太監就是稍微有些腿瘸的太監,他低著頭,一路引著李星洲往後宮走。

路上,李星洲有些好奇,他總覺得這小太監眼熟,還有就是一個腿有些瘸的小太監,如何成為福安公公親信呢?

“我們是不是見過?”轉過一個牆角,高大的坤寧宮出現在眼前,兩邊緋紅高牆,人影稀疏,他發問。

小太監受寵若驚一笑:“王爺還記得小人!小人是福安公公手下管事太監貴臨。上次在長春殿外,小人給王爺送過傘呢。”

李星洲一下子想起來,那是他去江州之前的事了。

確實有個小太監在長春殿外給他還有太子送過傘,隨後低頭看了他的腳,一下明白過來,那天太子因為遷怒於他,惱羞成怒重重踢了這小太監一腳。

想必福安之所以讓他送傘是把他當成心腹,想讓貴臨在太子和自己麵前露臉,冇想遇上那樣的太子,遭無妄之災。

小太監見他看自己的腿,連忙低下頭去。

李星洲歎口氣,世界就是如此,彆說用力一腳,太子就是怒火之下殺了他,也冇人會為一個小小太監申冤,“太子乾的?”

小太監點點頭,低頭小聲道:“太醫說小腿後骨斷了,以後,以後都是瘸子。。。。。。”

李星洲拍拍他的肩膀冇多說,得罪太子能活下來就是好的,雖然那根本算不上得罪。

小太監繼續為他帶路。

兩人很快來到坤寧宮,貴臨進去通報,他等在宮門外,不一會兒,貴臨回來,送他進去然後恭恭敬敬告辭。

宮女告訴他,皇上正在換衣服,讓他等一會,隨後送來茶點。

過了一會兒,換下朝服,穿著普通華服的皇帝在兩個宮女攙扶之下出來。

皇帝在主位坐下,李星洲剛站起來要行禮就被攔住:“一家人,免了,你說有事見朕,所為何事。”

李星洲坐下,躊躇一下,想了想措辭開口道:“我想為新軍設一廂指揮使,統轄馬軍。”

“這種小事,你自行決斷。”皇上隨意道:“你即是王爺,又是新軍指揮使,虎符也下放你手中,這事不必問朕。”

李星洲早就想到皇帝會這麼說,可是。。。。。。

“這廂指揮使是個女人。”

皇上一下愣住,手中才端起的茶杯連忙放了回去,還好冇摔。。。。。。。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