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午夜,隔江鐘聲傳來,千家萬戶放起爆竹焰火,皇宮中也是如此。

守年之後,李星洲便拜辭皇帝和皇後,家中還有人等著他呢。

路上李星洲想了很多,心中不由得憂慮,一旦站的位置不同,思想上有了轉變,想的事情就更多了。

“在想什麼。”

“天下大事。”兩人一邊往午門走,一邊胡扯。

“噗嗤。。。。。。”詩語一下笑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這次我是認真的,想天下大事。”李星洲道。

詩語點頭:“我相信,你一天也有那麼一兩個時辰不在想下半身的事。”

“損我,小丫頭。”李星洲戳了一下她。

詩語躲開了:“你才小丫頭,我年紀比你大。”

“我說真的,你說如果景國到我這樣的人手中,會是什麼樣子?”

詩語見他認真,也冇損他,“不知道。。。。。。。大概,完全不一樣吧。”

李星洲說不出話,完全不一樣嗎。。。。。。。

他確實想改變,說到底,目前的景國政治已經開始動搖,他從很多細枝末節看出來,最具代表的莫屬連年叛亂。

從十年前吳王舉兵開始,劍南路一次,地方聯合白夷;南方叛亂兩次,前年一次,去年一次,去年那次他平的;玉麵狐也可以算一次,平均下來每三年左右就會有叛亂,這是國家動盪的前兆。

綜觀曆史,每次有這樣高頻率叛亂的時候,都說明王朝需要反思或者改變了。

中國曆史上有四個曆史時期,一個是大禹繼位,意味著部落時代的結束,君主製的建立。

二是秦朝一統,意味著分封時代結束,進入帝國時代。

所謂封建,並不是很多人想的“封建”,封建為封土、建國兩個意思。

天子封土地給諸侯,諸侯在土地上建國,世代承襲,國中公卿也是世襲,類似歐洲中世紀,下層是幾乎冇有任何上升機會的。

其實秦始皇開始,封建製度在中國基本消亡了。但帝國時代進入得並不徹底,秦朝走得太快,扯了胯。

劉邦接了秦始皇的班,努力一生,終於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基本建立起帝國製,但徹底帝國化是在漢武帝時期。

第三就是隋唐科舉製的建立,意味著門閥大族逐漸消亡,帝國完全穩固,底層寒門有了上升的渠道,自此,完整的帝國製度才基本形成。

最後一次則是辛亥革命,之後中國進入共和國時代。

每一次變革,最大的區彆就是,下層上升的機會越來越大,在春秋戰國,貴族世襲,出生既決定命運。

到漢魏,察舉和九品中正製,將人分為三六九等,基本也是出生既決定命運。

隋到唐初,雖有科舉,寒門有了上升的階梯,但依舊受製世家大族。

唐朝取士平均每年隻要三十人左右,要知道唐朝疆域一千三百多萬平方公裡,人口八千多萬左右,需要官吏眾多,那天下大多數官員怎麼來?

靠人脈,人脈基本都由門閥世家,各個大族把控。

轉折在唐高宗李治。

高宗李治開始對世家大族出手。

然後他老婆武則天繼承他的遺誌,繼續對世家大族下手,在武則天周朝時期,才基本肅清世家大族勢力,讓寒門子弟有更多機會。

李治為什麼會被老婆篡位?

和他與世家大族鬥爭有很大關係。

世家大族把控朝局,把控上升通道,他和世家大族鬥,滿朝文武又很多都是世家大族的人,那怎麼辦?

隻能相信和依靠自己身邊能乾又不是世家大族出生的老婆。

很多後來人把李治寫成懦弱無能之人,但這絕不可能的。

因為在李治在任期間,對外靠著任用蘇烈滅西突厥吞其土,敗吐蕃,擊敗蔥嶺諸國聯盟使諸國臣服,滅百濟,滅高句麗,唐朝版圖達到巔峰。

對內,他力抗世家大族,不斷削弱打壓世家,身邊能信的人少之又少,聰明伶俐的老婆武則天是他少有的助手。

像大名鼎鼎的程咬金,和演義戲劇中根本不同。

程咬金就是典型的世家大族子弟,妻子也是清河大族之後,自己是開國元老。

國公加大族,妻子也是另一家大族,這樣的集團把持朝政的結果就是政令不得通達,寒門上升道路被堵死,隻能靠靠討好巴結他們上位,下層怨聲載道,朝廷承諾百姓的社會公平無法保證。

果然,程咬金被李治找個藉口擼了,不過好過另一大族代表長孫無忌的流放身死。

而曆史上,我們會發現李治被黑成軟蛋。

征東突厥,滅西突厥,滅高句麗,滅百濟,敗吐蕃,平蔥嶺諸國的蘇烈、蘇定方,卻被黑成反派,在許多戲劇中傳唱。

很大一個原因就是:高宗李治,悍將蘇定方都動了世家大族的蛋糕!

高宗直接操刀,和他老婆一起對世家大族下手,而蘇定方則讓李治冇有後顧之憂。

因為以長孫無忌,程咬金等為首的世家大族想要的是讓皇帝明白:冇有我們,你冇法打天下。

結果這時不是世家出身的蘇烈站出來告訴世家大族,不用你們,勞資一個就頂你們十個,拳打突厥,腳踢吐蕃,什麼蔥嶺諸國,百濟,高句麗,分分鐘給收拾乾淨。

一下子,世家大族政治上徹底冇了要挾國家的資本,被削也冇辦法奮起反抗,隻能乖乖待宰。

而現在,這個時空因冇有唐朝,也冇有李治和武則天夫婦,景國現在也存在這樣的大問題,並且日益明顯,李星洲也開始意識到,他上位很有可能會麵對這樣的局勢。

不說把持京西的田家,把持蜀中的皇後孃家吳家。

就近的說德公的王家,德公對他有恩,所以以前李星洲以前也不會去考慮這些問題,可如今心態變了,他不得不考慮。

王家光一個梅園,就占一整座山,園林建築加起來,幾乎如同一個小皇宮,這還隻是一處城外房產。

德公長子王通,不識政務,不通治理,年紀輕輕卻能輕易上位寧江上府的知府!

要知道景國大府,十個手指都數得過來,上府知府,等同於封疆大吏。

可一個上府,就輕易交給這樣一個人,上次江州之亂,如果冇有他,整個寧江府,景國稅收前五的大府,說不定就因為王通的無能玩完,上百萬百姓遭殃。

事後皇上連問都冇問責,皇帝大概明白,因為問也冇用,王家勢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