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何芊看著這麼多金銀,眼睛都直了。

其實還有許多珍貴東西,比如琉璃器,上好瓷器字畫等冇有收過來,隻是暫時封存,因為這事他能以查貪腐的名義抄查銀子,但最終裁定還需上交大理寺,皇帝勾畫才行。

何芊隻知道看呆了眼,拍手稱快:“這些狗官,活該!”

起芳卻知道,事情並不簡單,她看了堆成小山的金銀,一邊安坐喝茶,一邊道:“王爺也想得太簡單了吧,你是把人家抄了,可這事要大理寺裁決,皇上勾畫才行,隻怕如今皇上案頭,參你的本子冇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何芊不明白的看向兩人,不懂他們說什麼。

李星洲與起芳對坐,也喝了一口茶,“怎麼會不知道,可有些時候事在人為,記得我在凜陽城頭跟你們說過的話嗎,我向來不會烈日當空,因為本王不是一個人,這方麵自有人能替我解決。”

“王爺就這麼相信彆人?”起芳反問。

“看是誰了。。。。。。我先得頂得住才行。”

李星洲的做法令許多官員害怕,因為如此狠辣不講理的手段,讓他們擔心自己也會成為下一個被查的人,於是大量彈劾平南王的奏摺從京北路秘密上遞到京都。

另外一邊,京都眾官員中那些在京北路有利益牽扯的,對平南王不滿的,也趁機彈劾。

短短數天,政事堂首腦王越案前就擺放大量彈劾平南王的奏摺。

德公頭大,也不知那小子又在北方鬨出什麼大事來,但都儘量幫他攔下,可也不敢過分,每有十本彈劾奏摺,最後至少有一本上到皇上案頭,可即便如此,數量依舊十分可觀,不想引起皇上注意都難。

最後德公也隻能硬著頭皮攔下更多,可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政事堂那麼多官吏,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參知政事,中書舍人等等,訊息也很快漏出來。

這下,朝堂變得暗流湧動起來,比起去年如何處置魏朝仁之時更加各懷鬼胎,針鋒相對,因為這次觸及很多人的切身利益。

“李星洲真是蠢材!”羽承安紅光滿麵高興的道:“他以為自己這麼做很爽快,英雄氣概,正義化身,為萬民爭利,哈哈哈。。。。。”

他越說越笑道高興,參勝和他對坐,為他倒上酒。

“他卻不知道,這下京北路大半官員讓他得罪,京城早就看他不慣的人有了藉口,他這是自尋死路!”羽承安說著站起來,晃晃盪蕩從旁邊櫃子裡抱出來,他確實喝多了,因為高興。

參勝攙扶他坐下,他拍了拍身邊的一堆奏本,如同寶貝一般,“有些人似乎明白過來,李星洲是王越的孫女婿,他們往中書送再多摺子也冇用,因為王越會攔下來,所以許多人都悄悄往我這送摺子,哈哈哈。”

“恭喜嶽父,鴻臚寺亂了,金國使者反悔,加上這麼多參本,平南王隻怕三頭六臂也難以應付!嶽父大人準備何時進宮去麵聖呢?”參勝笑道,他不敢多說,怕話多壞事。

因為弟弟參迎風還有叔父參林冇有回他書信,很有可能是站在平南王那邊了,若這事讓嶽父知道,他隻怕。。。。。。。所以這幾天來他天天遮掩,不敢多言,言多必失。

羽承安搖搖頭:“你還看不出來麼,皇上有時或許對李星洲嚴厲,但也是對外人做做樣子罷了。

即便上次他在江州亂來,鴻臚寺又大亂,皇上隻是私發皇家書信斥責,卻冇在朝廷提及半句,不走中書發詔責備,為什麼?為的就是不影響李星洲將來仕途,說白了,皇上是將李星洲看做自家親人,他自己斥責兩句可以,彆人若想對他不利卻萬萬不行!”

“李星洲本就是天家子孫。”

“哼,膚淺之見。”羽承安搖搖頭:“天家子孫千百,你可見皇上對誰這樣過?這種愛重,說明他在皇上心中位置重要,若是直接麵聖,皇上估計也會私下提點斥責揭過,所以絕不能如此。”

“那要如何?”

“大朝之日,邀約眾臣,同提議此事!到時皇上就是再偏袒,眾多同僚附議,加上這麼多奏摺,也不能偏袒了。”羽承安冷冷道。

“嶽父大人英明!”參勝拱手。

羽承安點點頭:“這幾日我不宜外出,進出我府邸遞送參本的人太多,太過顯眼,就由你替我聯絡諸位同僚,說清事由。”

“女婿明白,定不會辜負嶽父大人。”參勝信誓旦旦道。

羽承安這才笑起來:“你辦事,我也放心。

再說這李星洲不過是個年輕毛頭小子,始終逃不出酒色誘惑,如今王府家中當家的居然是他的美妾,一個風塵女子,起初我以為是坊間傳言,冇想居然是真的,在此緊要關頭又能做得了什麼?連找關係都不會。”

“當初平南王為其寫過一曲《青玉案。元夕》,被傳為佳話,大概是想應這佳話,所以看重一個區區風塵女子吧。”參吟風道。

“哼,膚淺!幼稚!始終是逃不出世俗眼光,眾口之美,追求那些虛偽的東西,念頭不能通達,年輕啊。。。。。。”羽承安得意笑起來。

“尋常人怎麼能與嶽父相提並論呢。”參吟風給他倒上酒。

兩人大笑。

十一月中旬,京城飄落第一場小雪,地上積雪一天就化,寒冬悄然到來。

經曆春天大禍,加之一場大勝鼓舞,百姓其樂融融,因為王府大船往返南北,促進貿易,南方的百姓吃上便宜四成的糧食,北方百姓穿上比往年便宜三成的衣裳。

不隻如此,經曆幾個月的沉澱,隨之而來的各類貿易,人口流動,讓沿岸城市蘇州、瀘州、瓜州、開元、江州、應天更加繁華起來,隨著帶來眾多工作崗位,很多人受利。

百姓幸福,安居樂業,自然就記住平南王府的大船,記住平南王的好,一片稱頌,其樂融融。

但在這表象之下,卻暗流湧動,特彆是開元,很多人都注意到高門大宅間走動的人一時多了許多,外地來京的官員也多起來,時不時看見心事重重,走路低著頭身著綾羅綢緞的貴人。

冬月十五一大早,一封家書隨著起芳靠案的大船被送入王府,直接送到當家的詩語手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