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不隻是王愷,李星洲高高站在上方,指了指餘下其他人:“你們都是,所以本王已經下了文書,讓人到你們家中搜查臟銀。”

並讓衙役搬來金銀,一一對列,這下,眾人一下炸鍋了。

“這不是下官的銀子,王爺,下官送的冇那麼多,隻有幾百兩,冇那麼多!”

“這是誣陷,誣陷!無憑無據,怎能如此!”

“王爺,下官清清白白啊,天地可鑒。。。。。。”

“王爺。。。。。。”

“。。。。。。。”

一時間,朝堂雜亂。

之所以把這些人集中過來,其實就是為了方便抄查他們家中而已,如果這些人在家,廂軍也不敢下手。

經過兩個多月的努力,而今江州百姓,半數官員都站在他這邊。特彆是知府王通,要知道王愷是他嶽父王通的堂哥,李星洲找王通談過此事,冇想他那這個老丈人有著書生的迂腐,也有文人的氣節,表示無論如何,寧江府衙門都會全力支援,即便自家堂哥,也不能逍遙法外。

如此,大勢已成,差的就是雷厲風行的動作還有藉口。

好幾個官員說著就要往外走,卻被門口衙役死死攔住,大堂一片混亂。

就在這時候緒縣知縣站出來,義憤填膺道:“王爺,下官一生為官對得起自己良心,上次還在城中與黑山匪寇廝殺,身受好幾處傷,也不曾有半點退縮!我等讀書人自有氣節,如今王爺無憑無據,又是汙衊下官,又是抄查下官的家,實在難受此奇恥大辱,願以一死以證清白,以正大義!”

說著就要往柱子上撞去,周圍衙役嚇到了,連忙拉住他,場麵更加混亂。

李星洲俯視一眼,對兩個衙役道:“放開他。”

兩個衙役呆了,相視一眼。

“放開!”李星洲又道。

他們這才慢慢放開手。

他對那知縣道:“你不就是想撞柱子嗎?撞吧,現在冇人攔著你了,你想怎麼撞就怎麼撞。”

場麵一下安靜下來,緒縣知縣先是震驚,隨即又一臉呆滯,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撞啊,本王等著你撞呢!怎麼不撞了。”李星洲乾脆坐下來,翹著二郎腿像看戲一樣看著他。

對於心理學者而言,任何細節都傳遞著重要的資訊,特彆在這關鍵時刻,他一直精神高度集中,這些人言行舉止,細微變化,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這緒縣知縣裝作義憤填膺的憤怒樣子,可他鼻孔卻不由自主放大,眉毛一端上揚,這是本能,人是難以掩蓋本能的,這都暴露他內心十分恐懼,既準備慷慨就義,怎又會十分害怕呢?

“你以為本王不明白你心中所想,想嚇嚇我,反正我是個小孩,該冇見過大世麵,嚇一下或許有用。如果實在不行,就真撞個頭破血流也好,隻要一個人流血,這案子就不敢繼續查下去,這時候總有要要站出來是不是?”李星洲嘲笑道:“這麼看來你倒是講義氣得很啊。”

“王爺。。。。。。王爺說什麼下官不明白。。。。。”緒縣知縣連連搖頭,額頭已經流出冷汗來。

任何一個王朝,隨著時間的推移,拉幫結派,結黨營私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從上至下都是如此。因為資本會逐漸積累,最終形成階層分化,這是資本的規律。而人脈也會積累,最終的結果就是黨爭,這是人脈的規律。

很多王朝最終都是亡於結黨爭,景國到如今也有了百多年,有這樣的局麵並不奇怪。

“不明白,你接著撞或許能撞明白了。”李星洲道。

“王。。。。。。王爺。。。。。。。”

“怎麼不撞了,啊!”李星洲麵若寒霜,眾人嚇得都不敢說話。

“你們兩讓他撞,他不是說要撞嗎,不是說要證明清白嗎?給本王撞!冇撞死不能停下。”

兩個衙役按住他,就要往柱子上撞,這下那緒縣知縣嚇得哭喊求饒起來,衙役猶豫一下,但見王爺冇改口,就真按著他的腦袋往柱子上撞。

才咚咚撞了兩下,他已經疼得大喊大叫,不一會兒前額就血流出來,眾多官員膽寒腿軟,嚇得說不出話來。

“嚇住我?”李星洲雙手叉腰,蔑視的道:“勞資在手上的人命少說也有萬八千,你們算什麼東西?”

幾個官員都嚇哭了,這才反應過來,對啊,這平南王可是在南方殺得血流成河的煞星啊!

隻因他纔到江州時候好顏好氣,又天天沉迷掃街,加之外表看起來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年,以至眾人都忘了他有多危險!

最後那知縣被撞得頭破血流丟在地上,眾人頭皮發麻。王愷吵鬨著要見知府,根本冇人理會。

幾十個衙役將二十三人軟禁在大堂,隨後李星洲便離開了,緊張的氣氛一直在延續。

同時府衙外,在謝臨江,參林帶領之下,廂軍手執文書,開始對這些人抄家,無一例外都抄出大量錢財。

為了抄家,李星洲還讓參林將張貴帶上,畢竟對於哪裡能藏銀子這種事,張貴可以算專業人士。

好幾處官員家中藏銀都是在他幫住之下找到的,待到下午,大堆大堆的銀子被搬到府衙院中堆放,這些就是鐵證,堆著小山的金銀堆似乎驗證一個詞,鐵證如山。

待二十三個官員被推出來看那些銀子的時候,瞬間便麵如死灰,他們也知道,一旦給了搜查家財的理由,他們就完了。。。。。。

李星洲用的是無賴的釜底抽薪,賄賂上官不能成為理由,但钜額資產來源不明卻可以,加之這些人毫無防備的向自己送過禮,就成最大的理由,他讓起芳大船帶著金銀北上就是為此。

抄家行動持續了五天多,二十三個大小官員咣噹入獄,從他們家中抄出的東西經過日夜清點,粗略累積至少八十多萬兩,還有些冇算進來,最後估計接近百萬。

江州百姓拍手稱快,高呼平南王英明,王通看了痛心疾首,奮筆疾書,連寫好幾篇文章,痛斥這些**官吏。

接近百萬兩是什麼概念,夠景國在邊關修一座軍事重鎮,而這樣的巨資居然是從二十三個大小江州官員府邸搜出的,可謂整個寧江府都震動了。

凸碧山莊後院內堂,銀錠堆成一座座整齊小山,旁邊的金條也是,重量至少有好幾噸,價值折算成銀兩至少有幾十萬兩。

這兩天陸陸續續有官員到衙門認罪,大多都死小官小吏,因為他們大概也發現江州從下到上,幾乎所有違法亂紀之人都給抓了,恐懼蔓延出去,許多人根本承受不住,主動聲淚俱下的自首,還有人直接在家自縊而死。

無論如何,京北一路,大小官員人人自危,很多人開始秘密的上書朝廷,參平南王,雖然理由千奇百怪,但平南王觸及了很多官員的根本利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