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王府大船的水手開始指揮使大船緩緩減速,然後調整向岸邊泊靠,江州不愧大城,渡口吃水很深,王府大船這樣的巨無霸停靠也不成問題。

在眾多熟練的王府水手通力配合之下,大船緩緩靠岸,但要靠穩,整個過程要一個多小時左右,大船吃水兩千噸級彆以上,在後世來說確實不算什麼,但在如今,很大的船了,慣性非常可怕,必須小心翼翼。

景國造船技術比起宋朝微有進步,最大的船李星洲也見過,就是禁軍旗艦,那艘大船在鞍峽口之戰被焚燬,吃水估計接近千噸,如果極限轉態大概能到一千兩百噸左右。

而前世出土的證據表明,宋朝能造出最大的實用船隻吃水七百多噸,極限狀態接近千噸。景國之所以造船業更加發達一些,大概是因為朝廷更加重視水軍。

這得益於塚道虞,當初他伐白夷之時,身為主帥下令分兵兩路,一路從劍南路走陸路出兵,另外一路走水路,順大江南下,然後借道大理國,兩麵夾擊,大敗白夷,一戰之後至今白夷都不敢犯景國邊境。

也是那時皇帝開始看重水軍的潛力,這也導致景國造船業更加發達,可惜再發達最後都被太子鞍峽口送了。

不過這些船在王府吃水超過兩千噸的大船麵前都不夠看。

李星洲估計定能級大船如果滿載吃水,可以到兩千五百多噸,設計上船身修長,船麵甲板平坦,甚至可以跑馬,所以他把眉雪也帶來了。。。。。。

看著水手們讓大船緩慢停靠,一名神機軍士就跑來報告他,眉雪大概暈船鬨脾氣,怎麼都不肯出船艙。

李星洲一笑,馬和狗都被認為最通靈的動物,所謂靈就是萬物之靈人,古說通靈意指通人性,他準備親自去船艙裡將鬨脾氣的眉雪請出來。

可就在這時候,背後傳來嘈雜聲,隱約夾雜尖銳的救命聲。。。。。。。

“什麼情況?”李星洲迅速靠向另外一邊甲板。

一眼看去,前方幾十米,離江岸不遠處的江水已經被大片染紅,四個人在兩條交接一起的船上廝打,小船搖晃,明晃晃的刀光晃動,眨眼間,又一個人被連刺好幾刀栽到江水裡,血大片在水中暈開。

岸邊有人在圍觀指點,嚇得驚叫。

李星洲明白過來,是剛剛撞船的兩邊人,口角爭執變成你死我活的性命相搏。。。。。。

很快王通和他的護衛都看見了,可大船還冇靠岸,他們下不去,王通著急的隔著幾十米的距離大喊:“本官是寧江知府,你們幾個給本官住手!快住手!否則治你們死罪!”

那幾人顯然聽見了,但無人理會,才過十幾息時間,有人滿身是血倒在床上,還有一個又掉進江裡,隻有一個大漢捂著肚子大跨步跳到岸邊,可冇走幾步也栽倒在地,他一跳腹部傷口被扯開,內臟流一地,已經活不成了。

周圍十幾個百姓男女老幼都有,隻是圍觀,似乎習以為常。

過了許久,有兩個衙役慢悠悠過來,驅散圍觀百姓,也不驚訝,不理會船上有奄奄一息的人呼救,從路邊找來碗口大的石塊,給那奄奄一息的大漢腦後補了一下。

然後一個人守,另外一個衙役走了,大概是去找人來處理屍體。

大船隔著另外一邊幾十米,李星洲就這麼看著。

就算王通亮出知府身份,那幾個人根本不理會他,氣氛十分尷尬,王通臉色陰沉,李星洲卻心中感慨,都說江州亂,但江州有多亂他並不知道,冇想纔來就見識了。

光天化日之下鬥毆殺人,官府管不了,知府的話都不聽。。。。。。

大船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完全停靠完畢,李星洲從船艙裡拉出眉雪,它撒丫子在甲板上跑起來,甲板寬大,足夠它跑的。

李星洲注意到,河岸另一邊,不一會就有四五個衣著襤褸的人在衙役帶領下將那死在岸上的大漢屍體抬走,死在船裡的,屍體直接丟進河裡,血跡都冇清理。

連屍體都丟了,看來官府根本不準備立案,想就這麼草草了事。

王通氣得隔著幾十米的江麵大罵,隨後又說要讓人去查那兩個衙役到底是哪裡辦事的,要趕走他們。

李星洲卻搖搖頭,看那兩個衙役還有民眾麻木的態度,處理手段的乾淨利落,想必是經常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衙役們想管也管不過來,最後都麻木了。

拿了兩個衙役又如何,其它衙役還是隻能這麼辦,這種事一天出個一兩次,全要查清備案,整個寧江府給上萬衙役都管理不完,治標不治本。

下了大船,新軍火槍手列隊案邊,引來周圍民眾好奇圍觀。

李星洲心裡一直在想剛剛的事,慢慢已拿定主意。

大隊人馬纔出渡口,江州大小官吏已在街市口恭候相迎。

街道被打掃得乾乾淨淨,眾多衙役打出肅靜、迴避的牌子攔開百姓,開出一條大道來。

“下官等在此恭迎冠軍大將軍京北轉運使新軍指揮使鴻臚寺卿軍器監少監平南王大駕光臨!”一人帶頭一口氣高呼完,都不帶換氣,幾十個官員齊刷刷的跪下了。

他們這一跪,李星洲反而看得清楚,街道中間雖然被打掃得乾淨,但是被衙役和百姓遮擋的兩側依舊雜亂不堪,爛瓜果菜葉,泥土還有畜生糞便堆滿角落,街道牆壁上被木炭還有其它顏料塗畫得亂七八糟。

李星洲擺擺手對舉著牌子的衙役道:“你們幾個讓開。”

幾人讓開後,百姓也趕忙跟著讓開,一下子惡臭撲鼻,角落裡的臟亂也更加顯眼了。

帶頭的官吏嚇得肩膀發抖,悲慼道:“王爺見諒,王爺見諒啊!下官等無能,下官無能啊,江州如今治亂,官府人手花銷都用於穩固治安,四處奔走,實在已經無暇。。。。。無暇照顧這些細枝末節啊!”

李星洲點頭,確實,他說的想的也有道理,治安都到這份上了,那還管得過來街道清潔,而且一旦道德底線被突破,誰都不願意老實遵守那些規矩,人家都在當街殺人了,我隨手丟點垃圾算什麼?

“起來吧,此事不怪你們,先去府衙吧。”李星洲道。

眾多江州官吏這才起身,簇擁著他往衙門走。

江州亂像要治,必須出奇製勝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