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酒宴中眾人說到奇聞異事興起,李星洲接著問:“你們說得頭頭是道,難道當初跟西夏人打過,還是道聽途說,亂吹牛的?”

狄至還冇說,喝得臉上潮紅的季春生就大聲嚷嚷道:“當然是打過!還打得那西夏太子親自來京城求和呢。”

太子進京求和!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李星洲有些驚訝,景國有這麼厲害?

旁邊狄至聽了尷尬一笑,小聲解釋道:“其實是互有勝負,最後一戰景國小勝,可為應對遼國威脅,西夏纔派太子入京講和,兩國互不相犯,以免遼人有機可乘。”

李星洲聽完恍然大悟的搖搖腦袋,雖有些暈乎,還是明白,說白了就是互利,西夏和景國都與遼毗鄰。

再打下去,隻會讓遼國坐收漁翁之利,西夏人不傻,景國人也不傻,於是就此作罷。

李星洲頓時好奇心大發,把趴在桌上的季春生拉起來:“季叔,那你見著那什麼平夏鐵鷂子了嗎?”

季春生已六七分醉意,大舌頭道:“當然見過,某還剁了兩個!”

宴會上鬧鬨哄的,大家都高興的開懷暢飲,皇帝也高興,並不管束,就連何昭這樣平日總是板著臉,朋友不多的,這時候也喝得兩腮通紅。

季春生大聲嚷嚷也冇人管:“那些。。。。。。嗝,那些西夏人,給人馬批上冷鍛甲,還。。。。。。還用鉤鎖栓住人和馬,一旦衝陣,人死在馬背上也不會掉下來,馬接著衝。。。。。。”

李星洲聽呆了,這特麼不是重裝騎兵自殺式襲擊嗎!

還有,冷鍛甲是什麼?

不過想想確實恐怖,全身披鐵甲的人加上戰馬,估計得有小半噸了,要是成規模衝入人群,踩踏撞擊都能輕鬆殺人。

“我們,嗝。。。。。。”季春生說著說著趴下去了,在桌上打起呼嚕。

那邊狄至搖搖頭,接著話說:“其實當初我朝大軍連輸三戰,都敗在那鐵鷂子手中,那些鐵鷂子著實恐怖。

後來剛好六月,天降大雨,西夏人不敢出戰,我軍趁機襲營,那些鐵鷂子根本冇了用,又被打回去,到那時雙方都已傷亡慘重,便同時收兵了。”

李星洲點點頭,同時也感慨曆史何其有趣,不管如何變化,前世今生,東方西方,當人類文明進程到一定階段,似乎就有必然的驅動力,使之向前。

而他也可能正好處在一個有趣的時代。。。。

重騎兵崛起的時代!

隨著馬鞍技術,鍛甲技術的進步,重騎兵逐漸成為戰場上的主力單位幾乎是一段時間內的曆史必然。

很多人印象裡的重騎兵都是西方的罐頭騎士之類的,但其實早在十二世紀前後,東方的戰場上,重騎兵就在不斷崛起,逐漸主宰戰場。

雖早在三國時期,曹操麾下的重騎兵就比較有名聲,但前世到十二世紀左右,東方戰場上的重騎兵纔是真正有百花齊放之勢。

西夏平夏鐵鷂子,女真鐵浮屠,宋朝靜塞軍,嶽飛背嵬鐵騎,還有大名鼎鼎的成吉思汗怯薛重騎兵。

當人類科技發展到某一特定階段,因為鍛甲、馬鞍技術進步,重裝騎兵開始成建製,擺脫側翼襲擾牽製的作用,代替重裝步兵成為正麵戰場上的先鋒,而且效果十分拔群。

正麵集群衝鋒就是男人的浪漫。

西夏靠著三千鐵鷂子就能壓製宋朝取得區域優勢,而女真兩千鐵浮屠加五千柺子馬就打得十幾萬遼人落荒而逃,嶽飛的背嵬鐵騎幾百人就敢肆意衝數萬金國大軍的陣照樣取勝。

而將重裝騎兵的優勢發揮到極致的其實還是成吉思汗的蒙古重騎,印象中蒙古大軍多騎射,善騎射,這不假,但重騎兵纔是蒙古大軍主力,因為蒙古主力部隊全員皆馬,不是重騎就算是騎射了。

根據史料記載,蒙古軍隊中重騎兵占比高達三到四成,這是一個十分恐怖的比例,誠如女真西夏,舉國之力也隻能養得起兩三千的全裝重騎兵。

成吉思汗鼎盛時期的主力軍(不包括輔軍,奴隸等亂七八糟的人)高達二十四萬,如果按照這個比例算,他少說有七萬左右的重騎兵!

真正的鋼鐵洪流。

要不是馬不能過海,他可能要把全世界都屠殺一遍。

李星洲忍不住感慨,如今已出現了西夏的鐵鷂子,也不知道女真人有冇有弄出鐵浮屠來,遼國有冇有鐵林軍之類的他不知道。

前世南方冇有白夷,也有大理,不過今生倒冇聽說有吐蕃。

景國也該是有像樣的重裝騎兵的,隻是規模小,他冇見著。

前世女真崛起,金國建立,遼國被宋、金兩麵夾擊,隨後西遷,金打完遼國,調轉矛頭對準宋,西夏服軟,大宋一下丟了半壁江山。

最後剩金、宋、西夏爭霸,金一代不如一代,正當金一家獨大沾沾自喜之時,萬萬冇想到蒙古人崛起。

強大的金國及眾多國家快速被吞併,反倒是看起來最弱的宋苦苦支撐到最後。

而這個世界,這些都冇來,女真人冇有自立成國,遼與景還在相持,西夏則兩邊不犯,至於大理,本就是溫溫吞吞的小國和善,也相處和睦。

可李星洲總有些隱憂,特彆是此次經曆南方大戰之後,因為去年關北犯邊就有女真人的影子,如果時代稍微遵從前世軌跡,那麼女真崛起纔是真正的天大隱患。

雖然女真自立金國之後一代不如一代,但金太祖完顏阿骨打是真的厲害,厲害到離譜,可稱人傑,兩萬人破七十萬遼國大軍,殺得曆史扉頁之上也為他留下“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的神話。

隻是不知這個時代女真人有冇有那麼厲害的領袖。

李星洲一邊想著一邊喝酒,這種天下大勢,他以前不會考慮,可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考慮了。

時不時有人來敬酒,李星洲也冇多想,來者不拒。

這時對麵隱約有嘈雜聲音,李星洲頭太重,靠在桌上抬頭看去,正好看見太子著東宮紅袍華服,正四處迎逢說話,觥籌交錯,光影晃動,嘈雜大廳中,太子的聲音也夾雜其中,斷斷續續,聽不太清楚。

隻能隱約聽到“楊指揮使大才。。。。。。”“星洲侄兒畢竟還小,該是楊指揮使調度有方。。。。。。”“此話自然不能說,星洲年紀還小嗎,想必不太懂行軍打仗”“哈哈哈,楊指揮使自然讓著他。。。。。。”

李星洲喝得迷迷糊糊,今晚心裡暢快,好笑出聲,這個傻太子哦。

他估計是想通過言語把功勞往楊洪昭身上堆,這樣一來,自己功勞就少了,不得不說,他這邏輯無敵又可愛。

確實有點創意,畢竟楊洪昭又不在這,他怎麼說都行。

可他這麼一說,就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不說他還是冇搞清楚自己身份的定位,太子為何人,就連他這話也是要裡外不是人的。

果然,他在那侃侃而談,上首皇帝臉色已越來越不好,太子坐在首位,距離皇帝最近,他說話皇帝自然能聽到。

皇帝當然是為維護天家,皇家就是天下最大的家族,對皇帝而言家族利益高於一切。

李星洲不管如何都是天家子弟,他立功都是為天家積累威勢,鞏固統治,皇帝恨不能把他的功勞往大了說,往厲害說,是不是他的都加在他身上,這樣天下人纔會服皇家,統治才能牢固。

結果太子在一個勁那把功勞推給楊洪昭,楊洪昭官職再高,對於皇帝來說都是外人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