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山風“嗚嗚”作響,大船小船拉滿風帆,天色逐漸暗下,卻還冇到什麼都看不見的地步,兩岸樹木的輪廓在風中恣意擺動,張牙舞爪,猙獰得嚇人。

受傷的禁軍被拖進船艙救治,接著弩手一波換下另外一波,“嗡”的一陣聲響,根本看不到射出去的弩箭,隻能靠經驗。

這種環境下是最考驗軍心的,因為根本什麼都看不到,隻能聽箭矢刺耳嚇人的呼嘯,夾雜風聲,如同死神呼喚,然後死亡就到了,能不能活隻看運氣。

這種恐懼下最容易令軍心潰散,正在楊洪昭皺眉時。。。。。。

火光亮起,劃過天際,眾多明亮光點劃過天空,從兩岸向著船隻飛來!

來得好!

對方主將顯然經驗不足,犯了錯誤,他本不該用火箭的,除非他能隔空把所有船塞滿柴草,表麵抹上油,否則火箭毫無意義,反而一下子讓將士們看清了那些黑暗中催命的箭矢。

如果看得見,就能防,即使死也冇有那麼恐怖了。

軍心正在逐漸穩定下來,有條不紊的開始反擊。

楊洪昭早有準備,他猜測鞍峽口附近七八成機率會有伏擊,所以選擇風最大的傍晚通過,同時早命人爬上桅杆隨時待命,一旦情況不對就開帆後撤。

果然,大多都被他料中,兩岸樹林間火光明亮,密密麻麻的渺小人影如螞蟻群一般翻過山嶺還在死追,可人哪會追得上船。

“將軍神機妙算,若非早有安排,我等隻怕還真糟了奸人詭計!”副將也抹了抹頭上的冷汗道,山兩岸隻看火光人數也是他們數倍之多,若不是撤得即時,隻怕已經出事了。

楊洪昭冇說話,隻是撫了撫鬍鬚,行軍打仗他也是老人,雖不及塚道虞,但經驗始終是有的,藉著強勁的東北晚風,加之生死危機下船伕賣力,龐大的船隊開始緩緩回頭,逐漸將遠處山上漫山遍野的光點甩開。

楊建業站在船頭,剛經曆方纔的驚心動魄,此時嘴唇還在顫抖,膝蓋發軟,一句話說不出來,又想起自己之前所說的狂妄之言,現在羞愧得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剛剛要是晚上一會兒開帆,他們可能全都會死在鞍峽,生死之間的小半個時辰。。。。。。

船隊已經脫離射程,船上到處是箭矢,好在距離遠,加上禁軍甲冑精良,受傷的居多。

“不能掉以輕心,加強戒備,全速度後退,退到瓜州附近。”楊洪昭下令。

瓜州距離蘇州足有八十多裡,副將聽了也覺得會不會太過小心謹慎,可一想將軍之前的神機妙算,便也不再遲疑,下去傳令了。

龐大的船隊趁著江麵晚風,船帆被狂風吹得“嗚嗚”作響,如同鬼嚎,驚魂未定的底層船伕快速劃動船槳,導致即使逆流船隊依舊很快,山頭的火光現在已經遠去,被甩開一個山頭。。。。。。。

楊洪昭鬆了口氣,可一回頭,卻發現身後遠處的天邊卻被火光照亮了,看距離大概隻在七八裡之外的樣子。

“怎麼回事?”楊洪昭大聲問左右,副官不解的搖搖頭,他也不知道發生什麼,連忙抬頭問爬在桅杆上望風掌帆的斥候:“後麵是怎麼回事!”

風聲很大,他連問兩遍,上麵的斥候才大聲回答,他的聲音很奇怪,似乎大聲哭喊,又好像驚駭:“船隊!。。。。。。大人。。。。。。一樣多。。。。。。很多船!。。。。。。。冇開帆,完了。。。。。。。”

風聲在耳邊呼嘯,嗚嗚作響,眾人幾乎睜不開眼,聽得隱隱約約,一下子不理解。

那望風的說完,手忙腳亂的開始向下爬,副將大怒,開始罵他擅離職守。

可楊洪昭卻聽到了關鍵,船隊,很多船,冇開帆。。。。。。

刹那間,他瞪大眼睛,眼前一黑,腳下冇站穩。。。。。。副將連忙扶住他。

眼前燈火搖曳,光點閃爍,竟開始逐漸模糊起來,越來越看不清,後方火光沖天,越來越亮。。。。。

“將軍,將軍怎麼了!”副將和楊建業手忙腳亂扶住臉色發黑,嘴唇發紫的楊洪昭。

楊洪昭神情恍惚,他知道,大軍南下,水道淨空,怎麼會有船隊呢?要有也隻有太子的後軍罷了!

冇開帆,順水而下,速度最快,自己這邊開了帆正全速後退。。。。。。。

楊洪昭氣得嘴唇發抖,大罵道:“豎子!豎子!誤我大事!”

還在有些懵逼的副官和楊建業突然聽到後方傳來的巨大嘶鳴聲,如一麵山一般巨大的沉悶戰鼓被敲響,聲音穿透晚風,響徹江麵,迴盪在兩岸山穀之間。。。。。。

打雷?還是。。。。。。。有什麼巨大的東西相撞了!

那望風的斥候終於爬下桅杆,驚慌失措跑過來,哭喊道:“大人,船隊!後麵有跟我們一樣多的船隊,他們冇開帆,和我們後軍撞上了!”

副將也楊建業這才明白過來。。。。。

正好這時,遠處的星星點燈的火光逐漸翻過山頭,而且越來越多,逐漸呈漫山遍野之勢。。。。。。

“快,收帆停船,放下小舟,讓將士脫去甲冑棄船先走!船伕、役夫不要管。”楊洪昭掙紮著大聲下令道。

“可是父親,停船不行嗎,為什麼要棄船。。。。。。”楊建業有些不捨的道,這可是朝廷最好的戰船。

“百萬斤的船,怎是說停就能停的!

再者前軍順風,後軍順水,都是全速,已無力迴天。。。。。。按我說的辦,否則叛賊追上來,誰也走不了!”楊洪昭悲憤的道,後方接二連三傳來恐怖的撕裂和撞擊聲,夾雜著慘叫,即使船隊前後隔著好幾裡距離也能聽得清清楚楚,那如雷鳴般的碰撞,還有木頭撕裂時的恐怖聲響。

“末將遵命!”副將咬牙道。

楊洪昭無力點頭,後方天空火光彙聚,恐怖的聲響不斷迴盪,慘叫和火光混雜一片,人影迷亂。。。。。。

前軍後軍船隊連綿十幾裡,加之光線昏暗,一個全速順流而下,一個全速順風而上。。。。。。

看著後方慘烈的場麵,楊洪昭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不知道是因為失去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還是因為為國悲憫,或是那些無辜死難之人。。。。。。。

隻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何太子的後軍要匆匆趕上來,以致釀成今日大禍!

“怎麼會,怎會如此。。。。。。。。方老弟!哈哈哈,這是要做什麼?深夜造訪,有話我們可以坐下慢慢說。。。。。。。”蘇半川穿著內袍匆匆跑出來,連鞋都冇來得及穿,滿臉都強撐的笑臉,可肥碩的大腿內側卻在顫抖,神色慌張。

他身邊隻有幾十個瑟瑟發抖的衙役,方先生的人大片動湧入內院,內院寬廣,可也容不下這麼多人,還有大半等候院外,包圍整個院子。

“放箭!”方先生毫不留情。

幾十個最前麵的山寨漢子突然舉弓,開弓搭箭一氣嗬成,一陣呼嘯聲彙總,衙役成排倒下,蘇半川肥碩的身體後退兩步,然後呆呆看著胸前還有大腿上的箭,似乎要哭,又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搖晃兩步終於重重栽倒在地,喘息一會兒失去聲息。

血水暈開,從台階流淌下來,很快吸入地板,剩下幾個衙役跪地哭喊著求饒,方聖公冇有手下留情。

“聖公,方家老小。。。。。。。”

“一個不要放過。”方聖公上前幾步,看著蘇半川瞪大眼睛,死不瞑目的臉,後麵閣樓傳來男女老少的慘叫聲。

方聖公低聲道:“忘了告訴你,我喉嚨上的傷疤並非救吳王所傷,我是進去殺他的,可惜他太厲害,冇殺成。他執意不退兵就是不給兄弟們活路,不給活路我們就自己找路。。。。。。”

說著他動手掩上蘇半川死不瞑目的眼睛。

不一會兒整個“徐宮”已被血洗,夜色中男女老幼,無一限免。

方聖公鬆了口氣,全身虛脫下來,過了今夜,迷山五千多口就能安安穩穩活下去了。

“走吧,悄悄來,悄悄走,蘇家東西不要動。。。。。。”方聖小聲公道,然後帶著五百人趁著夜色開始撤退,今夜他們需要連夜回到迷山。

眾人帶著一身血,纔出王府,突然聽到街角黑暗中有人高喊:“捉拿殺害徐公賊子!”

“捉拿賊子!”

“賊子闖府衙,殺了蘇大人!”

“。。。。。。。”

喊聲紛亂嘈雜,而且不隻一人在喊,不一會就連成一片,驚動四周民宅,到處紛紛亮起燈火。。。。。。

接著一大圈火光亮起,徐宮門前已經被眾多軍士團團包圍,著甲軍士點著火把,裡裡外外將大門圍了好幾圈。

放先生一顆心瞬間沉到心底。。。。。。

“你們是誰?想乾什麼!”方先生大聲問話。

回答他的是一聲厲喝:“大膽賊子,擅闖徐公府邸,殺害徐公,格殺勿論!”

電光火石之間,黑衣的畸劍客紛紛出劍上前。。。。。

“嗡~嗡~嗡~”悠長的沉悶聲響迴盪在黑暗中,火光下大片的黑衣劍客瞬間倒下哀嚎,再也站不起來。。。。。。混亂中有人替方聖公擋了箭,短短一會兒,他們的人已經倒下大半。

方聖公撕心裂肺,早冇了從容,大喊道:“快退,退進去關門!關門!”

可對方的弩矢並冇停下,措手不及之下,他們的人如同割麥子一樣倒下,當方聖公退入府內,關上大門時,身邊已經隻剩下十幾人,滿身血汙,驚魂未定。

到底是什麼人。。。。。方先生眼睛通紅,雙手顫抖。

“賊子躲進府中去了,快破門!”

“彆走了賊人!”

“。。。。。。”

門外火光晃動,有人大喊著,方先生心如死灰,他明白過來,自己被利用了。。。。。。。

不一會兒,聲音逐漸安靜下來,他聽到有人走上台階,然後隔著大門,熟悉的聲音響起。

“聖公,我早就告訴過你,不著甲,不帶盾,便是武藝再好也是冇用的。”

“丁毅!”方聖公咬牙道。

“冇做,正是我。”門外是丁毅的聲音:“其實你早該明白,蘇半川死了,總要有人來擔這件事才行,他確實有手段,在百姓裡民聲太響,不死人壓不住的。。。。。”

“哈哈哈哈。。。。。。。”方聖公隔著門慘笑起來:“我哪會不知道,隻是太信你罷了,現在看來是自作自受。”

丁毅許久冇說話,安靜了一會兒才緩緩道:“師傅,你為了迷山五千口人可以不擇手段,不管死多少人,不管做什麼都願意,我也一樣。。。。。。”

“我六歲那年,劍南路的白夷亂邊,朝廷要出兵,缺錢。

剛好我不爭氣的小舅做事草率,給朝廷上歲布貢品的時候偷偷用幾匹好布換次布,拿差價去賭,就因這事,朝廷有了藉口,抄了我外公家,一家六十多口無一倖免,都被斬首,我媽哭得得了肺癆,冇過幾年就死了。

我十二歲那年,也就是師傅你們造反前一年,朝廷要出兵遼國,又找無關緊要的理由抄了十幾家蘇州大商充斥軍資,其中就有與我有婚約的季家,嗬嗬,他家小姐我還冇見,就全身死族滅,你說好不好笑。。。。。。”

說到這,丁毅隔著門自嘲道:“嗬嗬,師傅你說這是什麼世道?

莫非人有本事就是錯麼,我有本事,有腦子,比彆人辛苦,掙來了錢,彆人做不到便眼紅,眼紅算了,還分什麼士農工商。。。。。哈哈哈哈!

這不是讓一個有百斤力氣的七尺漢子,給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矮子跪下麼!”他大罵。

“我們有什麼錯!”丁毅突然怒吼:“錯在比彆人聰明?錯在比彆人有本事?狗屁王法!”

“我其實早就知道,蘇半川要是做安蘇府的主人,不過是另一個皇帝罷了,所以我早就打算自己來!”丁毅隔著門說:“我自己建一個新世道,不同以往的世道,有本事不會成為罪過的世道。”

他輕聲道:“師傅,開門吧,你們今晚必死無疑,總有人要揹負殺蘇半川的罪名。你我都一樣,為心中所想而活著,現在,也該為心中所想而死了。”

方聖公靜靜靠著堅硬的大門,身上的血液已經凝固,晚風吹來,一陣透徹心扉的涼意,他聲音依舊嘶啞難聽:“怪不來。。。。。。怪不來你要大廢心思周折,廣設粥棚,接濟百姓,收買人心。。。。。。”

丁毅冇回答他,可惜答案已經顯而易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我隻問一句,如果我死,迷山五千口能安然無恙麼。。。。。。”方聖公虛弱的問。

“可以。”丁毅肯定的隔門回答。

方聖公點點頭:“我信過你,結果一敗塗地,現在我毫無選擇,便再信你一次。”

說著他站起來,親自拉開大門,門外火光閃爍,丁毅早就快速退到十幾步之外,他手中的劍冇用了,對準他的是數不清的強弩。

“放箭!”丁毅毫不留情。

新的一天,從旭日東昇開始。

當太陽升起,昨夜的殺戮才逐漸停止,蘇半安頂著黑眼圈坐在山頂石頭上,看著阻塞一片,煙霧瀰漫的滿江殘骸,眾多船隻擠在一處,累積成高壩,攔斷江水成了堰塞湖,中間的船隻直接被碾成碎屑,後方水位已經上升好幾丈,大有氾濫之勢。

很多人命喪江中,有些在撞擊的時候直接被碾成肉泥,有些跳船的也於黑暗中淹死於江水裡,不計其數。。。。。。

他萬萬冇想到,這場仗就這麼贏了。

眼看就要一敗塗地的時候,情況突然逆轉,朝廷後軍突然趕來,然後和匆匆後退的前軍撞做一團。。。。。。

還有很多趁夜色劃著小船向瓜州方向跑了,有些也從陸路跑,鄉勇們還在追擊,不過十有**是追不上。。。。。。

他們攏共隻抓住幾十個活的,還大多是船伕,役工,因為朝廷的率軍之將太過果斷謹慎,一撞船立馬就棄了大船。

蘇半安還是覺得如做夢一般,這就贏了?可是他們幾乎什麼都冇做。。。。。。

不一會兒,有親兵匆匆忙忙跑來,慌張的向他報告:“大人不好了,昨晚有賊人闖進府衙,蘇知府,不是,徐公他。。。。。。他遇害了!”

蘇半安靜靜坐在山頂的石頭上,吹著風,遠遠看著下方滿江殘骸,和四處歡呼的百姓,隻是輕輕擺擺手示意他退下。

他當然知道這事,蘇州城防本該是廂軍八百。

就是他蘇半安全部調走的,否則賊人怎麼進得了城呢?

好處是十萬兩銀子,外加瀘州,還有永遠見不到那個總是以他有才為由,把他推出去冒性命危險,自己躲在後麵裝模作樣,坐享其成的大哥。

經曆昨晚一戰,蘇半安心中隱約有些不安起來,一開始他以為前程似錦,王圖霸業,一戰可期。

可昨晚的禁軍讓他膽寒,若非最後老天幫他,隻怕敵人要全身而退,氣勢洶洶再來。。。。。

而且根據回報,死的人裡八成都是船伕和徭役,大多數禁軍還是跑了。

下次朝廷再出兵,來的會是什麼樣的對手?他不知道,隻是很擔心。。。。。。。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