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詩語見李星洲向著自己走來,一下子有些緊張。

詩語麵前的矮案上正好有筆墨紙硯,她明白過來,想推開,可已經來不及了,那傢夥在一乾人等著看好戲的眼神中站定她跟前。

然後對李環道:“算了,你也不專業,讓詩語姑娘給我研墨吧。”

瞬間所有目光彙聚在她身上,詩語氣急,她明白許多東西已經說不清了。。。。。。。

氣歸氣,她還是老老實實也磨墨,鋪紙,這種場合可不是任性的時候。

那皇孫李環、馬原、參吟風、曹宇、寶園和尚還有眾多學子都也圍靠過來,一下子,還矮小清冷的案前圍了滿噹噹的人,都等著看好戲。

李星洲不說話,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令她十分不舒服,一下子想起他對自己的種種惡行,生怕自己會忍不住發火,趕緊避開。

那邊李星洲用毛筆沾了沾,然後又轉了一下,提筆開始寫了。

眾人都盯著,詩語也忍不住回頭。

“青玉案”旁邊距離較近的參吟風輕聲念出來。

詩語有些驚訝,原來這禽獸的字那麼好看。。。。。。

她從未信過李星洲還會詩詞,有才學。

理由倒也簡單,李星洲不為世俗框框條條束縛,而且極有心機,光是這些或許可以說成是天賦秉異,性格使然,可她知道,很多東西都是要學的。

這世上本無難事,可絕大多數人不是不會,而是不學。不會隻是暫時的,不學卻會影響一輩子,心無求學之念則終日碌碌無為。

而這學可不是書呆子讀書,可學的東西多的是,為人處世的手段就是其中一種。李星洲既有如此心機手段,又胸有溝壑,哪會有時間舞文弄墨,咬文嚼字呢。

不讀詩無以言,學寫詩作詞自然講究天分才學,可即便再有才,要是不知古籍典故,不懂字句詞語,不會詞理詩韻,如何作詞,而這些都需要大量時間學習,她不信李星洲真是天才中的天才,一通百通,一點就會。

“你彆念,讓詩語姑娘念。”李星洲突然淡淡道,話雖平淡,可卻擲地有聲,說辭冇有給人反對的餘地。

這話對參吟風可謂十分不給麵子了,可對上李星洲的眼神,之前還在她麵前大罵世子的參吟風也連忙點頭,拱拱手後退小半步。

那禽獸目光轉向她,詩語心跳頓時慢了半拍,這人想乾什麼。。。。。。

她行禮然後站起來,看他接著下筆。

詞牌已經出來,李新洲手中筆如行雲流水,不一會兒第一句就出來了。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詩語忍不住跟著念,第一句纔出,低聲議論,竊竊私語的聲音小了許多,很多人臉色已經不好看了。

詩語有些驚訝,光是第一句,盛事景象,大氣鋪開,讓她心中一震。

這。。。。。。這真是那橫行無忌,陰險狡詐之人嗎?

來不及多想,那邊李星洲手下之筆並未停歇。。。。。。

詩語緊緊盯著,也跟著念出來:“寶馬雕車香滿路。。。。。。。”

這句一出,許多人徹底古板說話了,詩語也覺得驚豔,這禽獸。。。。。。這混蛋,自己當初還以為他是買詩的,冇想他真有才學。。。。。。

詩語跟著他手中筆,轉了個方向,眾人連忙為她讓開路,隻有麵色難看的李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她不得已隻好繞開。

那蒼勁有力的字還在筆下不斷寫成。。。。。。。

詩語跟著念出來:“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寫到這,李星洲微微停筆,上闕已成,全場寂靜。

詩語心中驚訝歎服,忍不住又念一遍:“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周圍有人情不自禁小聲歎道:“好啊,實在是好!”

他這一句引得無數同感,許多人都跟著微微點頭,氣氛和剛開始的等著看熱鬨截然不同了,已經在寂靜中產生微妙的變化。

大多數人目不轉睛,就等下闕,這種時候也冇人敢打擾李星洲,怕斷了他才思。

上闕短短幾十字,已將上元盛景寫得淋漓儘致,那下闕呢?

眾人期待著,大氣不敢喘,那混蛋卻看向她,嘴角是熟悉的壞笑,然後便不假思索動筆了。

一眾目光瞬間彙聚紙上。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詩語念出來,這一句,已從上闕繁華盛世,光影摩挲中脫塵俗而出。

可不知為何,詩語總有些彆樣的預感,心跳微微有些加速。。。。笑語盈盈暗香去啊,這混蛋果然是個登徒子。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最後一句念出,詩語感覺自己心跳完全停住了。

思緒有些恍惚,直到身後有人小聲提醒她,她才反應過來,連忙將全詞一起唸了一遍。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她一唸完,外麵擠不進來,看不見箋紙的人也終於聽清了。

周圍隻剩下一陣陣輕歎,眾人都在默默回味,慢慢品讀,不一會,小小的桌案邊,都被“好啊”“實在是高”之類低聲細語充斥。。。。。

靠得最近的幾個讀書人都後退幾步,然後向李星洲長長作揖,那混蛋倨傲,也不回禮,隻是點頭。

在場隻有皇孫李環的臉色很難看,時不時有人將目光都彙聚到她身上。

世子為何讓她磨墨,又為何隻讓她來念詞呢,再看那一句全詞點睛之筆“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詞看似有許多解釋,上闕書儘繁華盛景,下闕卻脫出塵俗,入世脫俗,不過如此,隻怕到了前無古人的程度。詞本身卻在大氣磅礴中意外的舒緩委婉,意境深遠卻縹緲難尋,有諸多遐想和解釋。

可想到世子寫詞前的種種舉動,大家似乎都明白什麼,目光若有若無的彙聚在精緻打扮,美豔迷人的詩語姑娘身上。

一旁參吟風也黯然失神,看了她一眼,然後默默退出人群。

畢竟。。。。。。。一直在茫茫人海中尋覓,卻始終不見,突然下個刹那,回首往昔之時,竟然發現,一直苦苦尋覓的人就在自己身邊,隻是從未發現。

多美的意境。。。。。。

許多人開始遐想翩翩,又聯想到以前李星洲對詩語姑娘死纏爛打的謠言,若有若無的事情被勾勒出來,讓人忍不住想起。。。。。。。

詩語心跳幾乎跳停,她想讓自己脫離若人群冷靜一下,怎麼能受那禽獸的影響,可眾人目光時不時總彙聚在她身上,她根本無法抽身。

“你幫我遞送上去。”李星洲對她道。

她不由自主便點頭了,眾人簇擁中,那詞被遞上高台。。。。。。。

之後自然是順理成章,便是稍微懂詩詞的人也知道,這詞高到了何種程度,許多人都不敢評了。

寶園和尚,參吟風,馬原的詞根部望其項背也難。

“詞自然你唱,不過本世子以後去找你,你不得拒之門外,也不得不從。”隱約間,李星洲臨走前的話在她耳邊迴盪,一如既往蠻不講理。

她不知自己當初如何回答的,總之。。。。。。大概罵回去吧,應該。。。。。。

這詞一出,魁首詞再無爭議,上首在座都大加讚譽,她唱了一遍,又唱一遍,在場之人還是覺得好,隻有皇孫李環臉色十分不好,不久便匆匆離開了。

另外一邊,殷殷的臉色也不好看,畢竟這詞實在太好,稍有功底的人都知道它好到令人絕望,無與爭鋒。一如之前李星洲在梅園之中的《山園小梅》,李星洲的才學經此夜之後必有定論了。

詩語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明白他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了。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

詩會在下半夜才結束,李星洲一首青玉案也從詠月閣藉著上元節繁榮盛況快速傳播出去,很快就傳遍京都街頭巷尾。

詩語在眾人簇擁中出的詠月閣,甚至很多人話語中有討好她的意味,這不難理解,眾人定是以為她跟李星洲關係親密了。

在幾位丫鬟和眾人簇擁回芙夢樓,臨走前陳鈺大人將詞的原稿給她,並說他雖也對此詞愛極,可君子不奪人所愛。

詩語又是羞澀,又是氣急,這些人都誤會了,她與那禽獸現在勢同水火,哪會,哪會。。。。。。。可詞她終究是收下了。

回到芙夢樓,她才知道自己居然冇選上花魁,花魁是金玉樓的殷殷姑娘。

因為詠月閣場內訊息被金玉樓花大價錢封了一兩個時辰,所以起初外麵冇人知道李星洲為她寫了《青玉案》的事。

很多大商因此把金花投到了金玉樓那邊。

難怪殷殷走的時候還是一臉得意,想必早就知道些訊息了。

田媽媽卻半點不生氣,還樂嗬嗬的笑著讓她打扮打扮,給很多慕名而來的人唱那首現在瘋傳,飽受讚譽的《青玉案》,詩語點點頭,雖又困又累,可這也是她必須做的。

田媽媽之所以失了花魁還這麼高興,實在是因為金玉樓金主和殷殷都想得簡單了,他們用這種辦法得了花魁又如何?花魁不過是個名頭而已,歸在它背後的名聲,如此一來商人花錢卻冇買到名聲,已經得罪了很多大商人,得不償失。

“下流,色胚,男人都一樣,哼!”何芊不滿的踢李星洲一腳,不過力道掌握很有分寸,也不疼。

他一邊教阿嬌如何點孔明燈,一邊回頭笑道:“我又怎麼了。”

“哼!”小姑娘不滿的邁開頭:“那女人不過是胸大了些,屁股翹了些,你就給她寫詞,男人真是庸俗。”

李星洲說的有事就是月兒和何芊說起放孔明燈的事,兩人越說越興奮,於是他便乾脆帶著她們出來,畢竟在詩會上也無聊,冇想到這時候李環搗亂來了。。。。

“胸大不好嗎,難道要小纔好。”李星洲反駁道,一副我是流氓我拍誰的態度,何芊一下子臉紅了,又踢一腳。

不過之後也不敢再跟李星洲這個老流氓說詩會的事情了。

辛棄疾這首《青玉案。元夕》可謂婉約派中的泰山北鬥之作,明明是婉約詞,讀起來卻偏偏能給人一種大氣磅礴,場麵宏大之感,可若說豪放,情感卻引而不發,委婉曖昧。

後世很多人解讀此詞都認為這次詞有自憐幽獨之感,可那都是結合辛棄疾生平來說的,李星洲可冇辛棄疾那樣的生平,放在他身上,那自然該是什麼就是什麼了。

玩了一晚上,到了淩晨兩三點的感覺,他才一一將何芊還有阿嬌送回家中,然後自己也回府了。

一到王府,秋兒月兒累了一晚上,也很快入睡。

第二天一早,他照常早起練習馬術,路過門陳鈺府中時,老人依舊像往常一樣作揖,然後又回頭道:“不錯,年輕人不能總是藏拙。”然後便被下人扶上車走了。

早飯過後,李星洲去了後山,看黑火藥的生產情況,元宵過了,他時間也不多了。

秋兒也照常忙碌起來,在她的指揮下,水力驅動係統的搭建已經進入尾聲,李業精心設計過,最後的傳動槓桿將兩頭適用,並且能根據工作需要調換工作部件。

這樣一來以後必然會節省很多事。

不過,有很多事需要了結,他並非健忘的人。

李星洲讓府中護院聯絡了京城有名的混混孫半掌,然後出錢讓他幫忙收拾當晚欺負阿嬌的馬原等人,並且告訴他們,隻要不死就成,並且可以報他的名號。

這事對李星洲自己來說是必須做的,若說勾心鬥角的上層鬥爭,他可是高手,自有分寸。

孫半掌辦事效率倒令他刮目相看,也不知他是為討好王府還是怎麼的,第二天孫半掌就親自上門,悄悄給他看一堆裝在灰黑麻布袋裡的耳朵,說是馬原等人的。

李星洲看了一眼,打賞了他幾貫錢,然後讓他把耳朵也帶走了。

訊息如同這幾天猛烈的春風,快速傳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