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突然將放在桌下的左手抬起,端起碗,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夾起肉片去涮,一下子所有人都能看見他的雙手。

身邊的詩語一愣,連忙把桌下的手放到桌麵上,眾人似乎明白什麼,瞬間餐桌之間所有淡淡的陰霾消弭於無形中。

這下李業完全確定了,這女人就是故意的,故意想整他,若自己還是之前那個冇腦子的李星洲,遲早會被她弄死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之後李業開始自己吃自己的,時不時跟她說兩句,但都是無關痛癢的話,他不動聲色消除所有不安因素之後,宴會氣氛一直很好。隻要他有所防備,對方不可能有機會。

皇帝似乎也很開心,一張苦大仇深的臉難得露出幾次笑容。

中途,李業藉著如廁的機會離席,廁所在樓下,下樓時居然見一樓有幾個說書先生在說書,芙夢樓雖說青樓,但裡麵大多都藝伎。

可由於藝伎地位低下,導致普通藝伎在賣藝和賣身之間難有明顯界限,可芙夢樓依舊不是狎妓的地方,所以一樓有幾個說書的倒也正常。

可聽著聽著李業卻開始發覺不對,這不是在說他和魯明的故事嗎?

正好,整個芙夢樓的總管田媽媽匆匆來到他麵前,急急道:“這些不懂事的狗東西!世子且等片刻,老生這就去收拾。。。。。。”

李業抬手笑道:“不用,我覺得他們說得挺好的。”

田媽媽大駭,以為李業生氣了,連忙道:“世子,老身確非有意,請世子恕罪啊,我這就讓人趕走那些窮酸說書的。”

“都說不用了。”李業又強調:“不過我有事問你。”

李業說著從拐角的樓梯向樓上走起,田媽媽趕緊跟上。

隨著視線抬高,他開始能看到下方全景,幾個說書的正如他預想一般受到眾人排斥。

他一階階走著,然後問:“這是誰的主意?”

“啊,這個。。。。。。這是詩語的主意,世子恕罪,那孩子絕無她意,隻是覺得找幾個說書人能吸引些客人,所以,所以就。。。。。”

李業點點頭,詩語,又是她。

突然腦海閃過一道光,眾多線索串聯起來,接著問:“她不會這些天還專門見了國子監學生吧。”

“世子怎麼知道!”田媽媽驚訝,一時口快,想收回已經來不及了。。。。。

李業眯起眼睛,事情似乎以出乎意料的方式開始逐漸露出廬山真麵目了……

他就說以魯明那天的言行來看,怎麼都不像能做到這步的人啊。

李業拱拱手,臉色也冷下來:“我自己回去,你去忙吧。”說著不等田媽媽說話,自己上了樓。

重新入席,酒會到達**,眾人開始拚酒,李業也被李譽、李俸他們拉著喝起來,皇帝也在田妃陪同下喝了幾杯,就說這酒不好,比不上王府的將軍釀,不過依舊喝得開心。

慢慢的,在場除去女人,大多都已經醉了。

到後半場,李譽藉著酒勁也唱起詞來,比鬼哭狼嚎好不了多少,不過冇人生氣,酒一上頭上麵都不重要了。

到了最後,因為宵禁的緣故,田妃和皇帝先走了。

而他們這些皇子皇孫小輩最後才走,大家扶著樓梯慢慢下樓,整樓的人生怕出岔子都來幫忙,畢竟這些人都是皇子皇孫,不管是誰若在這出事大家都逃不開乾係。

詩語親自送眾人到門口,路上他一直扶著李業,表現出關懷備至的樣子。

眾人互相告辭後,都上各自府裡的馬車,然後向著不同方向駛離。

詩語一直扶著他,走向停放車馬的位置,後方芙夢樓燈火通明,王府的馬車停在樓側小巷中,轉過拐角,光線被遮擋,兩人頓時隱冇黑暗中。

這時,李業突然一個踉蹌,詩語扶他的手下意識放開了,可惜的是他一下子就自己穩住。

“世子冇事吧!”詩語驚呼,然後連忙上前檢視。

李業靠住身後冰冷的牆壁,揉了揉太陽穴:“好了,你也彆裝了。”

黑暗的小巷安靜了一下。

“小女子不知世子此話何意?”

李業確實醉了,他是沾酒就難停的人,這毛病難改。

可熟悉了後世的高度酒,這個世界十幾度的“好酒”還不至於將他輕鬆放倒,他還能理智思考,不過手腳開始逐漸麻木,反應開始遲鈍,火氣莫名其妙大起來。

“何意?”李業冷笑:“哈哈哈。。。。。老子這麼跟你說吧,在我王府裡,六個對我忠心耿耿的護院受了傷,一個小臂骨裂,差點報廢終身,還有一個我最滿意的下屬差點冇了命,那落石離他太陽穴不過幾寸而已。”

李業說著一伸手將她困在手臂和冰冷的牆壁之間,女人下意識後退,可退無可退。

背部貼在冰冷的牆壁上,她明明比李業大幾歲,可卻偏偏比李業小很多。

“最可恨的是,他們明明能把。。。。。把那幾個狗屁國子監學生單手掉起來打,卻怕給我惹禍甘願如此,你知道這世上最大的悲哀是什麼?有奮起之力,卻還屈膝沉默不發活活溺死。。。。。”說著李業的火氣更大了。

“抱歉,恕小女子愚昧,還是聽不懂世子說什麼。”詩語努力冷靜的說。

黑暗中,李業看了一眼她妖嬈的輪廓:“我還真冇想到。。。。。把我王府害得這麼慘的居然你這樣的人,我就說魯明那些國子監學生惹是生非,做點小壞也正常,不至於到那種地步,可換做你似乎合情合理。”

“世子,若無其它事,小女子先回去了。”她的語氣開始有些急促,可惜李業牢牢困住了她。

“讓堂兄弟對我的記恨,找說書的散佈謠言,激國子監學生到王府鬨事。。。。。”李業喘著粗氣說:“你,你一個女人能做到這些,還真是。。。。。真是令人佩服。”說著李業打了個酒嗝,眼前視線有些模糊起來。。。。。。

“世子醉了,快回王府歇息吧,毫無憑證的酒後之言切勿再。。。。。。”

“我問過田媽,說書的你請的,最近也常常會見國子監學生,你還如何狡辯,我洗耳恭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