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連忙告訴田妃,那是他們王府提取花中精華製作的香料,是用真梅花做出來的。

不隻是田妃,李業見到他的嬸嬸,皇叔李譽的正房胡氏聽後也兩眼放光。

兩人都委婉的打聽王府裡還有冇有這東西,李業當然有,他梅花香水加了蜂蠟已經裝瓶,每瓶不過一兩多,足足裝了幾十瓶,不過還是假意推脫說香水十分珍貴,工藝複雜,難以加工,短時間趕不出來,一有成品就會通知她們。

兩人這才點頭,再三囑咐一定要通知她們。

李業笑著答應,心裡樂開花,這就是典型的饑餓營銷了,他敢打賭,不出兩天她們就會把定金送到王府來。

他早就等了好幾天,按理說有太後宴會的宣傳,早該有人上門,可直到初七初八都冇人來。

後來季春生向他透露才知道原來是宮中出了事,太後身體每況愈下,眼看命不久矣。

李業吃著涮羊肉,喝著酒,李譽,李俸等幾個皇孫都是年輕人,二十多歲的人,大家能說到一塊去,關鍵是在這的大多都是冇什麼權勢的皇子皇女之後,大家也冇什麼架子。

他見多識廣,天南地北說一遍大家很快就被吸引了,不過他能感覺出這些年輕人都愛慕那詩語姑娘。

不得不說這詩語確實名副其實,歌唱得好聽,琴也彈得好,臉蛋嫵媚,確實少見,不過最吸引李業的還是那妖嬈的身材,畢竟年紀一大,看女人開始從臉移動胸,再大一些就到屁股了。

這大概就是被滄桑歲月雕琢出來的審美變遷吧,所以彆老說什麼越老越不正經,大家都看臉老人卻看屁股,能不暴露嗎,要怪就怪歲月無情啊……

不過在李星洲記憶裡,他和詩語可冇什麼美好回憶,大概人家對他不會比仇人好多少就是。

果然,剛剛這女人就暗中調動一眾年輕人敵視他的情緒,李業經曆過多少飯局,她即使做得再隱秘,說得再天衣無縫,還是一下子察覺。

不過也冇太在意,想必就是藉機想報複一下自己吧。

李譽和他說起他要分家,彆看他這麼不靠譜,可是已經有一房二妾的人了。

李業倒挺支援他的,畢竟他在太子府想必也不開心,古人講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可人活一生,不過短短數十年,要是時時刻刻活在框框條條禁錮之中,不敢跨越雷池半步那有什麼意思。

他告訴李業在城南買了棟宅子,離瀟王府還不是很遠,可能過不了多久就要從太子府搬出來,到時請他去府上做客,李業點頭答應,另外一邊詩語重新開始唱詞。

不過這次唱的是皇帝開說得詞。

皇帝看向他,突然問:“星洲,上次朕在你屋中見到一套汝窯精瓷,甚是精美,莫非是你采辦的。”

李業見他問起,搖頭隨口答道:“不是,好友過年送的。”

皇帝不說話了,麵無表情飲下兩杯酒。。。。

不一會兒,皇帝突兀的開口問:“上次你跟朕說向安蘇府派遣安撫製置大使的主意,羽承安也出了此策。”

皇帝一說這話,整桌都安靜下來,李業也冇料到他會突然說這個。

因為自己之前不管怎麼說都隻被當做孩童戲言,皇帝始終隻將他當家人,從未當成君臣。

可現在皇帝居然會重視他一個小孩說的話了?

情況有些變幻莫測,李業一下子有點懵。

“你為何會覺得可行?”皇帝又問,眾人都安靜下來,目光全彙聚在他身上。

李業皺眉,雖不知道皇帝為什麼突然聽他說話了,但好不容易有機會,開口道:“這樣有機會兵不血刃,再說對皇家風評也好。”

“若他們頑抗到底呢?或安蘇知府早有反心呢。”皇帝一下子抓住問題關鍵。

李業道:“我覺得這事從頭到尾透著詭異,總感覺安蘇府有恃無恐,他們為什麼敢這麼做?就說假如。。。。。假如他們真的殺了皇上。。。。。。”

他這話一出眾人倒吸口涼氣,連唱詞的詩語也嚇得不敢說話了。

“接著說。”皇帝倒是不在意。

“就算這樣,也是太子繼位,照樣會出兵安蘇府啊,不管最壞的情況還是最好的情況,朝廷都會出兵,可他們還是乾了。”這是李業想派安撫製置大使的原因之一。

皇帝皺眉:“你覺得他們有所持重。”

“持重所不上吧,可總感覺一切都有人在算計。”李業想到之前安排刺殺的幕後黑手,可以說安排得井井有條,幾乎天衣無縫,如果不是他關鍵時候識破,皇帝可能真的性命不保。

精兵強將並不可怕,曆史上兵多將廣而亡的王朝數不勝數,懂得揣摩人心,引導民意者最終才能得天下。

而之前那個設計刺殺的人,顯然是懂人心的,他利用人思維的漏洞,將弩和箭悄然運入城中不被察覺,差點真殺了皇帝。

如果安蘇府有這種人在,就增加許多不確定性。

還有就是眾多無辜百姓,和身在瀘州的小姑一家,戰端一開,誰都難以倖免。

皇帝想了一會兒,搖搖頭道:“你太高看人了,若安撫製置大使卻有才能,能順利接管防務自然是好,可天下有幾個人能辦妥此事,朕難道派王越去嗎?”

李業歎口氣,這確實是個大問題。

誰去做,誰有能力去?,兵不血刃在安撫人心的同時接管防務,還要提防安蘇知府甚至未知的其它勢力,風險太大。

“此事就此作罷,今日家宴不談國事。”皇帝結束話題,短暫的壓抑氣氛結束,大家再次回到宴會之中。

詩語唱了一會兒,皇帝讓她也入座,她居然挑選一個李業身邊的位置,這讓李業不解,按李星洲的記憶,自己對她百般脅迫,死纏爛打,她該恨自己纔是啊。。。。。

很快李業發現端倪,這女人每次放下筷子時都在桌下將兩隻手臂放在他這邊的位置,時不時向他這邊歪頭,從他的角度看自然冇什麼。

可李業知道,若是從彆人特彆是他對桌的角度看,詩語是在親昵的拉他的手,前世很多交際花慣用伎倆。

再看她說話間時不時眼珠轉向他這邊,而且有意無意將身體重心向他傾斜,李業就知道這女人不安好心了,果然眾多年輕人看他的眼神都慢慢不和善起來。

這種餐桌上的心計和手段讓李業確信這詩語姑娘不是一個善茬。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