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越是在人治的時代揣摩人心,洞悉人性就顯得越發重要。

故而官場的爾虞我詐,人心不古就不奇怪了。久在京中又身處朝堂之人誰不懂察言觀色,誰不懂趨炎附勢順手推舟呢?

中書舍人末敏雲便是如此。

按景朝製,中書省,尚書省,門下省等行駛政權機構合在政事堂下,而他們的最頂頭的上官就是政事堂之首當朝太傅,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王越大人,如今王越告病就由政事堂二把手參知政事羽承安暫領。

按景朝製,中書舍人正五品,掌侍進奏,參議表章,凡詔旨製敕,璽書冊命,皆起草進畫。

話雖如此他頂多不過負責最後一項,聖上若有旨意,中書舍人便負責起草冊命詔書。

至於掌侍進奏,參議表章不過說著好聽罷了,若是看一眼,說上一句也叫參議政事那也算吧。

不然很多事情他們雖能開口,也無人攔阻,最後都是中書令口定,隨後上承王相,皇上強勢獨斷,數十年來彆說中書省,門下省都不敢開口,聖旨一下便直達門下給事中,隨即執行。

按理來說聖旨當走五步:皇上下諭,中書舍人起擬,皇上禦畫,丞相過目附屬簽名,隨即交付門下給事中複審準行;隨後才能發出,若少一道程式聖旨便是無效的。

在前朝也有聖諭被中書舍人駁回,被門下給事駁回的事,但在現在不行。

當今皇上在位幾十年,曾用鐵血手段除了很多和拖拉吊墜甚至反對聖意的大臣,天威漸嚴,當朝除去王越大人恐怕無人敢頂撞皇上,而如今就連王越大人也告病了,他們這些人又能如何。

一切都是皇上聖心獨裁,有時下旨甚至直接繞過輪值的中書舍人發給門下給事中。

像末敏雲這樣的中書舍人如今除去趨炎附勢,隨波逐流又能如何?

朝堂內這種情況他心中擔憂,但也毫無辦法。他處境稍微好,他的一個姐姐嫁給太子為妾,憑藉這層關係多少還能所得上話,但若到了軍國大事他也隻能乾看著。

比如這幾日的魏朝仁之事,太子讓他發聲他便發聲,太子讓他彈劾魏朝仁他便彈劾。

反正就連副相個眾多文武大臣都想要魏朝仁死,他跟著說說又如何,若是到時事成還能分得功勞,在太子麵前得到重視,太子殿下可是未來的皇上啊!

可偏偏這兩日事情急轉直下,初看來不過是件小事,開元府尹何昭在群臣爭論不休之時打岔提出新立關北節度使之事,頓時朝中風向開始變了。

眾多武將之首,如殿前指揮使楊洪昭,侍衛軍馬軍指揮使童冠等統統一改之前口風為魏朝仁求情,之前隻字不提的何昭也不斷提及關北之事,那架勢顯然是要偏向魏朝仁。

最為重要的就是今日就連戶部使湯舟為可突然開口提出開赦魏朝仁,戶部使何許人也!戶部司首官,朝廷二品大員,掌管天下稅務重責,旁人便是想見都見不著啊,他也為魏朝仁說話了!

長春殿上太子再三眼神示意他,他心中焦慮害怕,但還是忍住裝作冇看見的樣子,從頭到尾再冇說彈劾魏朝仁的話。

他不敢啊,這一開口便要得罪半個朝廷的大人物啊!這到底是怎麼了。。。。。。。

一下朝他匆匆避開太子回家,開始心中焦慮慌亂,久久不能平靜,隻能借酒消愁。

他當初已經開口了,可是那時不是滿朝堂都在彈劾魏朝仁嗎,為何說變就變了呢?他現在繼續開口得罪一堆大人物,不開口便要得罪太子,已是進退兩難前狼後虎的局麵!

“老天爺喲,求你救救我吧。。。。。”末敏雲趴在桌邊一邊往嘴裡灌酒一邊唉聲歎氣道:“京中風雲為何變幻如此之快,這是要置我於死地啊!”

“這便是你要救他的理由。”聽雨樓三樓,德公放下手中酒杯。

昨日在湯舟為等一眾人目瞪口呆中,秋兒僅用兩個多時辰就把他們一堆人劈裡啪啦打算盤需花一兩日才能算清的算術題全做完了。

一眾人看小丫頭的目光跟見鬼一樣,李業想想就好笑。

再三感謝並承諾日後必有重謝後湯舟為才匆匆離開,歡快的步伐感覺他一個胖子都快飄起來了,畢竟是保住烏紗帽的大事,他自然高興。

與之不同,德公卻在意李業為何要幫魏朝仁的事,所以今天李業隻能跟他親自解釋,一解釋就是一個多時辰。

“嗬,我還以為你有了功利之心,於你的才智手段而言功利之心是好事,人都要逼一逼纔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德公隔著桌子盯著他道。

聽德公這麼說李業心中一跳,嘴角一扯,嘿嘿一笑糊弄過去了。

這老頭說得太大,他本以為自己來自幾千之後,都有一種高高在上一覽眾山小的優越感,現在看來古人還有比他心還大的。

德公盯了他半天見他如此糊弄隻能搖搖頭收回目光:“罷了罷了,說說彆的吧,其實此事你大可求我,若我一句話陛下殺不成魏朝仁。”德公撫須道,這話說的平靜,若是旁人隻怕要麼會得意囂張,要麼會刻意自謙,但他是明德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身在其位早已泰然自若。

“不用,我自有分寸。”李業隨意道,他不會求德公,因為在這個時代他就這麼一個可以隨便說話的朋友。

有的人會把朋友當成自己的籌碼和資源,可一旦如此那就再也不是朋友了,這種人事業無論如何,做人都是失敗的,李業不會如此。

德公似乎懂了什麼,哼了一聲也不說話,隻是老臉上還是露出些許笑意,轉移話題道:“你這豬肉確實做得好。”他夾了一片梅菜扣肉放嘴裡,隨即問“不過你不怕惹事上身嗎,自古開先例者可都不好過。”

“有啊,前幾日就有好幾個人在門口叫罵,說豬肉乃是鄙賤之肉,聽雨樓離經叛道,不成體統。”李業無奈道。

德公幸災樂禍的笑起來:“那你如何處置?”

李業嗬嗬一笑:“當然是讓人打出去。”

-endcontent